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34.

34.

 

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一起上完最后一节课结束以后,他们三个就聚在图书馆里写论文了。赫敏还叫来了金妮,而没能和他们一起上课的罗恩是最后赶到的。

“怪事儿发生了。”匆匆跑进来的罗恩获得了平斯夫人愤怒的‘不许在图书馆奔跑’,“我刚才路上遇到海格了,他说他养的公鸡突然都死了。”

“都死了?”德拉科抬头看着他,“被人杀死的?”

“海格说应该是被人杀死的,但是不清楚是谁。”罗恩在赫敏旁边坐了下来。

“一定是那个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你们忘了吗?蛇怪最害怕的就是公鸡的打鸣,因为这对蛇怪来说是致命的!”赫敏压低了声音,旁边的金妮突然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看来这个继承人近期会有大动作。”德拉科沉思了一下,“杀死公鸡是第一步,接着打开密室放开蛇怪,肃清血统……”

“我突然想起来我有点事,我先走了!”金妮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匆匆收了东西就离开了图书馆。

“金妮怎么了?脸色好像很差……”罗恩看着金妮的背影喃喃道。

“她是你妹妹,她有什么你问我们也没用。”赫敏白了罗恩一眼。

 

图书馆的事情刚过去没几天,原先哈利在二楼女厕所水槽处布下的感应咒就被触动了。

“等会儿他开始召唤卡米拉的时候,我就骑着火弩箭从打开的洞口里飞下去。”哈利踩在卡米拉出去的洞口,嫌弃的往洞壁上丢了几个清理一新。“先前因为邓布利多他们查的严,他已经有阵子没有过来过了,也不知道卡米拉被我们关起来了。”

德拉科点点头,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洞口缓缓的打开了。

“你在这里不要下去。他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马尔福家族的人……我们无法保证魂器之间没有感应,任何风险我们都不能冒。”哈利跨上火弩箭,回头看着德拉科。

“但是……”德拉科还想说点什么,哈利却举起了魔杖。“统统石化!”

德拉科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哈利,哈利已经却趴在火弩箭上准备飞出去了:“德拉科,你的父亲是食死徒,如果魂器之间有感应,将来伏地魔通过魂器复活,就会得知今天你帮着我销毁他的魂器,你的父亲会陷入麻烦的。”

哈利催动火弩箭,头也不回的飞出了洞口。躺在地上的金妮已经陷入昏迷,而汤姆•里德尔正站在她身边,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飞出来的哈利。

“嗨,里德尔。”哈利驱使着火弩箭慢慢下降,冲着吃惊的里德尔打了个招呼。“原来你一直在金妮那儿?”

身体看起来非常模糊的里德尔看着他,点点头,却死死盯着哈利的脸,“你对我的出现好像不吃惊。”

“我带你来的霍格沃茨。”哈利耸耸肩,下降到和里德尔腰的位置。

“也就是说,一开始和我对话的人是你,是吗?”里德尔听起来咬牙切齿的,哈利毫不怀疑如果里德尔的脸色和正常人一样的话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了。

“是的。”哈利点点头,“不过后来日记本不见了。”

“她说她在图书馆捡到的日记本。”里德尔看向金妮,“金妮•韦斯莱,你的爱慕者。她只是把我当做一个普通的日记本了,想看看你有没有留下什么秘密,结果反而是她把自己的秘密向我和盘托出了。”

哈利看着里德尔一个人近乎癫狂的讲述着他和金妮的故事。

“小金妮一直在上面写日记,告诉我她所有可怜的担忧和悲哀:她的哥哥们怎样取笑她,她怎样带着二手的长袍和书来学校,她怎样认为著名、美好、伟大的哈利•波特不会喜欢她……”他说话时,视线一直未离哈利的脸,眼中隐含某种渴望,却依然继续说着:“闷极了,不得不听着十一岁女孩那愚蠢可笑的小烦恼。但我非常耐心,我写回信给她,我富有同情心,心地善良,金妮单纯地爱我。‘没人能像你一样了解我,里德尔……我真高兴我可以在日记里透露心声……这就是我有一位可以随身携带的朋友……’”

里德尔放声大笑起来,笑声高亢、冷酷。

 “要我说我自己,哈利,我总是可以迷倒我所要的人,因此,金妮把她的灵魂都给了我,而她的灵魂恰好是我要的。以她最深处的恐惧,最黑暗的秘密为食粮,我的力量越来越强,我变得比小韦斯莱小姐强大有力多了,强大到我也可以喂给韦斯莱小姐一些我的秘密,给她一点我的灵魂力量……”里德尔的语气变得温柔起来,“是她打开了密室的大门,也是她伤害了霍格沃茨里的人,还在墙上涂写威胁信息……”

“是你利用了她,她不是斯莱特林的后裔,不会蛇佬腔。如果不是你,她不可能打得开密室。”哈利平静的打断了里德尔,里德尔脸上又露出了一个滑稽的错愕表情。

“我很高兴…不得不夸你,哈利。你竟然知道我是斯莱特林的后裔这件事情……你知道这是多么伟大而又令人兴奋的事情么?我一直渴望见到你……只是我没想到,你居然是以别人的身份来接触我……”里德尔向前迈了一步,试图抓住哈利,哈利连忙催动火弩箭飞到了他无法碰到的地方。

“50年前就是你开启密室杀死了桃金娘并且嫁祸给海格,50年后密室再度开启,而海格依然在霍格沃茨,所有人第一反应都会是海格做的,你甩的一干二净。”哈利飞到了里德尔头顶的正上方。

“你不止有个神奇的历史,你还有个聪明的大脑。怪不得那个脏兮兮的分院帽会把你分到斯莱特林呢,哈利。”里德尔放声大笑,“谁让那个肮脏的半巨人总是养一些危险的动物呢?不怪人冤枉他。”

“海格是我的朋友,金妮也是。”哈利平静的回答他,已经找到了日记本的位置,并且缓缓向那边移动。

“你最好朋友的妹妹遇袭,你无论如何都不会袖手旁观的——”里德尔的声音怪异的停住了,他保持在抬头看哈利的姿势上,瞪大了双眼满是不可置信。此时哈利已经落在地面上,往日记本上倒了一点蛇毒。

“你没能用来杀死麻瓜出身的巫师的蛇怪毒液,你是五十年来第二个感受到它的。”哈利冲着他举起了瓶子,“再见,里德尔。”

随着一声绵长,痛苦,疯狂的尖叫,日记中的笔墨喷射而出,湍流如注,溢满地板,里德尔蠕动着,扭曲着,尖叫着,痉挛着,接着…

他死了。四周一片沉寂,只剩下不断从日记涌出墨水的滴水声,毒液在日记上烧穿了一个洞。

哈利把金妮背上了火弩箭,带着她顺着出口飞去。

“噢!你是什么时候进去的?怎么我不知道?”桃金娘在出口处张望,看到哈利吓了一跳。

“也许是你打了个盹。”到了女厕所里,已经恢复意识的金妮和哈利并排站着。

“金妮!”门打开后所有人都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紧接着韦斯莱夫妇扑向了哈利身后的金妮。

“哈利!这是怎么了?”罗恩跟在他们后边,却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哈利。

 “噢,我的天…”韦斯莱先生抱着金妮在扶手椅上坐下,韦斯莱夫人冲过来给了哈利一个大大的拥抱。“你救了她,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也是我们大家都想知道的。”麦格教授虚弱无力地说。

“我看见她一个人去了二楼的女厕所,那里一般没有别人去,因为有桃金娘在那儿。所以我很担心她,就跟过去看了一下,结果发现她打开了一个洞口。”哈利在金妮开口之前先向所有人解释道,然后掏出日记本递给了邓布利多,“后来我发现她其实是被这个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本迷惑了,那些事情都不是她愿意做的。”

“这么说你们发现了入口在哪里……我还得补充一句,你们一路上违反了一百多条校规……”麦格教授点点头。

“噢…这是就是为什么我收到消息说他可能躲在阿尔巴尼亚的森林里,却又能够迷惑金妮的原因?”邓布利多接过日记,低下他长而弯的鼻子认真的看着那些潮湿烧灼过的日记纸。

“什么?”韦斯莱先生惊讶的问。“‘那个人’?用魔法迷惑了金妮?可是金妮不是……金妮没有……她有吗?”

“是这本日记,他在16岁的时候留下来的日记。这本日记能够和16岁的伏地魔对话,同时还会被他迷惑。”哈利迅速的回答。

“聪明!”邓布利多柔和的说。“当然,他大概是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聪明的学生了。”

“他告诉我他叫汤姆•马沃罗•里德尔,他在空中写下了这个名字,然后调换了字母的顺序,变成了‘我是伏地魔’……”

“是的,他在学生时期就叫这个名字,是他母亲给他起的。”邓布利多点点头。

“可是金妮呢?”韦斯莱夫人说,“我们的金妮和……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的日……日记本!”金妮抽泣着说,“我一直在……在上面写字,整整半年,他……他不断地给我写回话……”

“金妮!”韦斯莱先生惊得目瞪口呆,说道,“我难道没有教过你吗?我一直怎么跟你说的?永远不要相信任何能够独立思考的东西,除非你看清了它把头脑藏在什么地方。你当初为什么不把日记拿给我或你妈妈看看?像那样一个可疑的东西,显然充满了黑魔法的妖术!”

“我……我不知道,”金妮仍在伤心地哭泣,“我在图书馆发现的,我以为是没人要的……”

哈利听见金妮的话,回头看着她,金妮泪眼朦胧的和他对视了,轻轻点了点头。

“韦斯莱小姐应该立刻到校医院去,”邓布利多不由分说地插嘴道,“这对她来说是一场痛苦的折磨。学校不会对她有什么惩罚的。许多比她年长、比她足智多谋的巫师都被伏地魔蒙蔽了。”他大步走到门边,把门打开。“卧床休息,或许,还应该再喝上一大杯热气腾腾的巧克力奶,我一向觉得那对改善我的心情很有好处。”他说,一边低头慈祥地冲金妮眨眨眼睛。“你会发现庞弗雷夫人还没有睡觉。她刚才在分发曼德拉草药水……我敢说,蛇怪的受害者随时都可能醒过来,蛇怪并没有造成任何持久性的伤害。”

韦斯莱夫人把金妮和罗恩领了出去,韦斯莱先生跟在后面,仍然是一副受了很大打击的样子。

“你知道吗,米勒娃,”邓布利多教授若有所思地对麦格教授说,“我认为,这么些事情,很值得开个宴会庆祝庆祝了。我能否请你去通知一下厨房呢?”

“行,”麦格夫人干脆地说,也动身向门口走去,“波特就交给你处理了,是吗?”

“当然。”邓布利多说。

 

邓布利多坐在了取暖器前的一张椅子上,“坐吧,哈利。”

哈利坐了下来,他并不担心邓布利多会处罚他。

“你的表现让我吃惊,哈利。你及时注意到了韦斯莱小姐的不对劲并且阻止了一场恶行伤害,你会获得‘服务学校特别奖’,并且——让我想想——对了,我想你可以为斯莱特林学院加上100分。” 

哈利表现出得到加分的高兴样子,随即又收敛起来:“在密室里的时候,里德尔说我像他。”

“他这么说了?”邓布利多银色睫毛下的一双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哈利。“你怎么看呢,哈利?”

“我不像他。”哈利平静的回答,“也许我们都是斯莱特林,也许我们都是孤儿,但是我不像他。因为我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来自我妈妈的爱。”

“是的哈利,你被大家爱着,你也爱着他们。这是他不曾拥有的。”邓布利多拉开麦格的抽屉,拿出了一支羽毛笔和墨水。“哈利,你现在需要的是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我呢,在这里给阿兹卡班写一封信——应该让我们的狩猎场看守回来了。我还要起草一份招聘广告,登在《预言家日报》上,”他若有所思地说,“今天早些时候,洛哈特教授服用了曼德拉草药水,之后就正式向我提出了辞职,因为他的粉丝听说他遇袭就不愿意他继续待在霍格沃茨了。所以我们又需要一位新的老师来教黑魔法防御术课了。天哪,这门课的老师消耗得真快,是不是?”

哈利站起身,走出了门,终于松了一口气。

评论(3)
热度(24)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