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7-8

7.

 

“哈利•波特!”格兰芬多桌上传来一声惊呼。“他是新的斯莱特林首席?”

“大难不死的男孩……进入了斯莱特林,还挑战赢了原本的学院首席——六年级的弗林特?!”

那些知道斯莱特林唯有学院首席才会走在最前面带领大家的高年级压抑不住发出了一声声的抽气声。仅仅一年级、才入学第二天的哈利•波特打败了六年级的弗林特,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我很意外…哈利居然成为了斯莱特林的首席。”邓布利多看着斯莱特林,对着旁边的西弗勒斯说道。

西弗勒斯看着走在最前面的哈利和德拉科一言不发。

 

哈利伴随着其他三个学院的窃窃私语声带领着斯莱特林去上课,每个年级的跟随着各自年级的首席去了自己的教室,一年级则跟着哈利和德拉科去了自己的教室。

每个教授看到哈利都很激动,弗利维甚至激动的从书上掉了下去。唯独麦格的反应和其他人都不一样,麦格严格、聪明,对人也很公正,是少有的对斯莱特林偏见不那么严重的教授。

“变形术是你们在霍格沃茨课程中最复杂也是最危险的法术。”她说,“任何人要在我的课堂上调皮捣蛋,我就请他出去,永远不准他再进来。我可是警告过你们了。”

麦格教授把她的讲桌变成了一头猪,又变了回来。学生们个个被吸引了,恨不能马上开始学,可他们很快就明白,要把家具变成动物,还需要好长一段时间。

麦格让他们记下了一大堆复杂艰深的笔记之后发给了他们每人一根火柴,开始让他们试着变成一根针。哈利随意的挥动了一下魔杖,让火柴变成了针又变了回来,变形术他学的不错——来自父亲的遗传。哈利看见旁边的德拉科也很轻易地让火柴变成了针,并为斯莱特了赢得了五分。

哈利记得上一世的格兰芬多的巫师家庭的孩子并没有谁像德拉科一样轻易的使用一些简单的魔法,而且斯莱特林其他人的反应就像是这是理所应当的一样。

“每个斯莱特林的家族继承人都是从五岁开始练习一些魔法,继承人得要付出比其他孩子更多的时间和努力。”德拉科像是看出了哈利的困惑解释道,“为了一切即将以及可能出现的事情。”

哈利了然的点点头,斯莱特林总是提前就做好准备。

开学的第一个星期五是和格兰芬多合上的两节魔药课。

到目前为止,海德薇还没有给哈利带来过任何东西。它有时飞进来啄一下哈利的耳朵,讨上一小口吐司,然后飞回猫头鹰屋,和校园里的其它猫头鹰一起睡觉去了。但是今天早上,它却扑棱着翅膀落到果酱盘和糖罐之间,将一张字条放到了哈利的餐盘上。哈利立刻把字条打开。

  亲爱的哈利:我知道你星期五下午没有课,不知能否在午后三时前后过来和我一起喝茶?我很想知道你第一周的情况。请让海德薇给我一个回音。

  海格

德拉科探头过来看到了字条上的字,“那个半巨人?你认识他?”

“嗯,在对角巷的时候遇见的。”哈利把字条反过来,在字条背后写上了“好的,我很乐意,不久见”之后,就让海德薇飞走了。

 

魔药课是在一问地下教室里上课。这里要比上边城堡主楼陰冷。沿墙摆放着玻璃罐,里面浸泡的动物标本更令你瑟瑟发抖。

斯内普教授一上课就拿起名册,点到哈利的名字时总停下来。

“哦,是的,”他小声说,“哈利波特,这是我们新来的——鼎鼎大名的人物啊。”

斯内普点完名,便抬眼看着全班同学,眼睛像海格的一样乌黑,却没有海格的那股暖意。他的眼睛冷漠、空洞,使你想到两条漆黑的隧道。

“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他开口说,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像麦格教授一样,斯内普教授也有不费吹灰之力能让教室秩序井然的威慑力量。“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他讲完短短的开场白之后,全班哑然无声。

“波特!”斯内普突然说,“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先生。”哈利说。

斯内普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哈利旁边坐着的德拉科。“啧,啧——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运气呢?让我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你会到哪里去找?”

“牛黄是从牛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先生。”

“好运似乎总是与你形影不离——波特,那你说说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斯内普冷漠的眼睛盯紧了哈利,好像是想要从他身上发现些什么一样。

“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则是同一种植物,也统称乌头。”哈利回答,毫不畏惧的迎上斯内普的目光。

“看来名气并没有冲昏你的头脑,波特。他的回答都明白了吗?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摸索羽毛笔和羊皮纸的沙沙声。在一片嘈杂声中斯内普说,“因为波特的回答和提前预习内容,斯莱特林加上五分。”

斯内普把他们分成两人一组,指导他们混合调制一种治疗疥疮的简单药水。他拖着他那件很长的黑斗篷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看他们称干荨麻,粉碎蛇的毒牙,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挨过批评,只有德拉科和哈利这一组幸免。正当斯内普看马尔福蒸煮带触角的鼻涕虫的方法多么完美时,地下教室里突然冒出一股酸性的绿色浓烟,传来一阵很响的咝咝声。纳威不知怎的把西莫的坩埚烧成了歪歪扭扭的一块东西,锅里的药水泼到了石板地上,把同学们的鞋都烧出了洞。几秒钟内,全班同学都站到了凳子上,锅被打翻时,纳威浑身浸透了药水,这时他胳膊和腿上到处是红肿的疥疮,痛得他哇哇乱叫。

“白痴!”斯内普咆哮起来,挥起魔杖将泼在地上的药水一扫而光。

“我想你大概是没有把锅从火上端开就把豪猪刺放进去了,是不是?”

纳威抽抽搭搭地哭起来,连鼻子上都突然冒出了许多疥疮。

“把他送到上面医院的病房去。”斯内普对西莫厉声说,随即他的目光转向了旁边的罗恩和迪安,“韦斯莱,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不要加进豪猪刺呢?你以为他出了错就显出你好吗?格兰芬多因为你扣五分。”

最后魔药课以斯莱特林因为哈利和德拉科各加五分、格兰芬多因为纳威炸了坩埚扣了五分结束。


8.

 

德拉科并没有要求和哈利一起前往海格的小屋,这让哈利松了口气——海格当初就是被还叫汤姆•里德尔的伏地魔,一个斯莱特林赶出学校还折断了魔杖的,何况作为纯血统的马尔福对于一个半巨人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德拉科和布雷斯坐在一起,目送哈利走出了公共休息室。

“德拉科,你们家真的决定要倒向凤凰社了吗。”布雷斯随手丢下几个消音咒问德拉科。

“父亲的意思是尽可能和哈利交好,为以后做准备,”德拉科闷闷不乐的摆弄了一下面前的魔法物件。

“那几个疯狂分子最近总是盯着你们,你要提醒哈利注意,尽管他现在是个斯莱特林,但是他终归是个孩子——一个杀死了黑魔王的孩子。”作为好友,布雷斯提醒道。

三点钟的时候,哈利离开城堡穿过田野走去。敲门时,他们听见屋里传来一阵紧张的挣扎声和几声低沉的犬吠。接着传来海格的说话声:“往后退,牙牙,往后退。”

海格把门开了一道缝,露出他满是胡须的大脸。

“等一等。”他说,“往后退,牙牙。”

哈利在沙发上坐下,海格忙着一边把开水倒进一只大茶壶里,一边把岩皮饼放进盘子里递给哈利。

“哈利,我发现你成为了斯莱特林的首席。”海格坐在哈利对面,心不在焉的说道。

“嗯…是的。”哈利咬了一口岩皮饼,依旧是要把牙硌掉的硬度。

“你和韦斯莱家那个孩子,那天在礼堂的那个,你们怎么样了?”海格瞟了一眼哈利。

“噢…我们没有太多的联系,毕竟不是同一个学院的。”哈利耸耸肩,然后把这些天上课的事情都告诉了海格。牙牙把头枕在哈利的膝盖上,口水把他的长袍都弄湿了。

哈利发现茶壶暖罩下压着一张小纸片,那是《预言家日报》上剪下来的一段报道。

古灵阁非法闯入事件最新报道

有关七月三十一日古灵阁非法闯入事件的调查仍在继续进行。普遍认为这是不知姓名的黑势力男女巫师所为。古灵阁的妖精们今日再度强调未被盗走任何东西。被闯入者搜索过的地下金库事实上已于当日早些时候提取一空。

一位古灵阁妖精发言人今日午后表示:金库中究竟存放何物,无可奉告,请勿干预此事为好。

“海格,”哈利想了一下,说道,“古灵阁闯入事件发生那天,我们是不是可能正好在那里,你那天说的去古灵阁帮邓布利多办事,是不是就是取出被闯入的那间里的东西?”

海格听了这话,磕磕巴巴的试图转移话题,哈利心里已经知道那是什么、闯入者是谁了。很快他就会遇到那个人——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那个失去了肉体的最强大的黑巫师,伏地魔。

和海格告别后,哈利在回城堡的路上一边走一边陷入了沉思。在霍格沃茨的第一年,伏地魔附在奇洛的脑袋后面进了霍格沃茨,魁地奇比赛上试图杀了他——他可不相信这次斯内普教授会同意他一年级就入选魁地奇院队,毕竟上一世在他加入格兰芬多院队之前,斯莱特林一直凭借自己的野蛮风格稳夺魁地奇冠军的——那么奇洛在扫帚上动手脚的机会就没有了。奇洛必定会找其他时间下黑手,那么会在什么时候呢?

 

万圣节前夕,哈利终于知道他忘记的事情是什么了。这一世,在哈利这个蝴蝶的效应下,赫敏去了拉文克劳学院,不会跟他们有重合的课,也就不会因为罗恩的话而被巨怪困在女厕所里。哈利安心的坐在斯莱特林长桌上享用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

“波特!”韦斯莱双胞胎突然来到斯莱特林长桌,勾肩搭背笑嘻嘻的看着他。“你在这里,我们的小弟弟罗恩他在哪儿?”韦斯莱双胞胎是难得的可以在四个学院都比较受欢迎的人,斯莱特林对于他们已经见怪不怪。

“什么?”哈利眨了眨眼睛,不太明白双胞胎的意思。

“我们的小弟弟罗恩,”双胞胎的一个说道。

“收到了一张字条,”另一个立刻接上。

“说是你,哈利•波特!”

“要跟他谈谈之前的事儿。”

“为此罗恩还激动的不得了。”

双胞胎看着哈利,发现哈利的脸色不对劲之后笑嘻嘻的表情也收敛了许多。

“我没有给罗恩送什么字条……他去哪儿了?”哈利思考了一圈所有的可能,立刻询问。

“地下教室。”双胞胎对视了一眼,“不是你,那会是谁?”

“很多人都知道你和韦斯莱的矛盾,”德拉科看了一眼双胞胎,“韦斯莱那天说的话也惹恼了一些人——”

“地下教室?”哈利听到这个地点立刻站了起来,尽管这一世他和罗恩的关系不那么融洽——甚至是剑拔弩张,但是罗恩毕竟是上一世哈利的好友,一直不抛弃他的人。

“地下教室怎……”双胞胎的话还没有问出口,奇洛突然一头冲进了礼堂,他的大围巾歪戴在头上,脸上满是惊恐。大家都盯着他看,之间他走到邓布利多教授的椅子旁,一歪身倚在桌子上,喘着气说:“巨怪——在地下教室里——我以为你该知道的。”

说完奇洛就一头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礼堂里顿时乱作一团,一向优雅的小蛇也都失了分寸。邓布利多只得使他的魔杖头上爆出几次紫色的烟火,才能让所有人安静下来。

“级长,立刻把各学院的学生领到宿舍里去。”邓布利多声音低沉的说。

“德拉科,你和其他首席一起,带着斯莱特林的人回公共休息室去,”哈利匆匆对首席们吩咐,“乔治、弗雷德——如果你们不介意我这么喊的话,你们哥哥正在找你们,快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去。”随后哈利淹没在学生之中,向地下教室走去。

德拉科看着哈利,咬咬牙,把一年级交给级长,也跟了上去。

“哈利!”德拉科追上了哈利,握住哈利的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得去找韦斯莱,不管是谁把他骗到这里来的,现在这里不安全,我得把他带出去。德拉科,你快回公共休息室去!”哈利举着魔杖,小心翼翼的对着前方。

“我跟你一块儿去,我不放心你。”德拉科握紧了哈利的手,哈利还想说什么,就听见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哈利拉着德拉科躲到了一个巨大的狮身鹰首兽背后。他们从石雕背后望过去,看见了斯内普穿过走廊,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是教父,教父他要去哪儿?”德拉科低声说道,“哈利,我们应该把韦斯莱的事告诉教父,让他去找他。”

哈利却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学生们一片混乱,教授们要去安抚那些学生,都有自己的事情做。我们去把韦斯莱找到,在教授发现之前把他送回格兰芬多塔就好了。”

“你们怎么在这里?”罗恩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了,“波特,你叫我来地下教室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是我叫你来的这里,而是——”哈利闻到了一股恶臭味,那是一种臭袜子和从来无人打扫的公共厕所混合在一起的气味。

接着他们听见了——一阵低沉的嘟哝声和巨大的脚掌拖在地上走路的声音。哈利注意到德拉科的手掌沁出了汗。

“哈利,是巨怪在那儿……”德拉科的脸色变得更白了,他伸出手指指着左边一条通道的尽头,一个庞然大物正在向他们移动。罗恩显然也终于注意到了这里的不同寻常,顺着德拉科的手指看过去,罗恩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跑!“哈利一手拉着德拉科,一手拽着罗恩的袍子,往来的路狂奔过去。

“罗恩!你认识回格兰芬多塔楼的路吧。“跑到了一个认为安全的地方,哈利停了下来,他们三个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认、认识……”罗恩虚弱的点了点头。

“巨怪在我们后面,你现在回塔楼去,找到格兰芬多的学生汇合,你的哥哥们很担心你。”哈利说,“你得小心点,别被发现了,被教授发现是会被扣分的。”

罗恩犹豫的点点头,向着格兰芬多塔楼的方向跑去。

“哈利,我们也得快点回公共休息室去,要是被教父发现了就惨了。”德拉科拉着哈利走到那条通往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通道前面。

哈利还没来得及回答德拉科,就听见通道前面传来一阵尖叫和骚动声,他们对视一眼,赶紧顺着通道跑了下去。

快到尽头的时候哈利才终于看见了斯莱特林的学生们——高年级的小蛇把低年级的护在身后,一个个色彩绚烂的魔咒打在巨怪的皮肤上,巫师的魔咒对于巨怪来说产生不了多大的威力,但是激怒却足够了。

“都后退!离开那只巨怪!”在巨怪的木棒砸下来之前,哈利大喊了一声。

斯莱特林的学生听到他的声音立刻往后退了不少,巨怪的木棒砸在了地上,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级长去通知教授!都不要靠近巨怪,盔甲护身随时准备好,魔杖都拿在手上!”哈利对着斯莱特林们说,原本略显混乱的小蛇在他的安排下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一年级在最里面,首席和七年级在最外面。

哈利举着魔杖看着巨怪,思考着最合适使用的咒语——太强大的咒语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太弱小的咒语又无法构成威胁——突然他想起来了上一世罗恩打倒那只巨怪的方法。

“所有人的魔杖都对准巨怪的木棒,对着它用漂浮咒,让木棒砸在巨怪的头上!”哈利飞快的把自己想到的办法告诉大家,斯莱特林们立刻按照首席的吩咐做了,哈利则在想要是这个办法失败,不知道以他现在的魔力能不能够支撑他使用一个阿瓦达索命。

沉重的木棒在斯莱特林们的魔咒作用下成功砸中了巨怪的头,然而却还不足够,巨怪仅仅是甩了甩头就立刻又愤怒的要扑向他们了——

“阿瓦达索命。”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道绿光一闪而过没入了巨怪的身体,这次巨怪不再有机会挣扎,而是重重的倒下了。

哈利顺着斯莱特林们的目光看过去,看见斯内普空洞的目光,以及匆匆赶来的麦格教授他们。

奇洛只朝巨怪看了一眼,就发出了一阵无力的抽泣,麦格教授看了一眼斯莱特林,她的嘴唇煞白。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在这里?”麦格教授的声音里带着冷冰冰的愤怒。

“教授,我们回来的时候这只巨怪就在这里徘徊了,我们过不去。”弗林特回答道,“是波特带着我们攻击了巨怪保护低年级的学生,幸好你们及时赶来了。”

斯内普用逼人的目光迅速看了一眼哈利,哈利无辜的摊了摊手,旁边的德拉科脸色苍白似乎还惊魂未定。

“好吧,我仍要说你们走运,没有几个一年级的学生能够和一个成年巨怪展开较量的。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你们临危不惧,尤其是你波特先生,你做出了冷静的判断,为你们的勇敢和沉着,斯莱特林加上五分。我会把这件事通知邓布利多教授的,现在你们该回公共休息室去了。”

斯莱特林们在首席的带领下回到了公共休息室,哈利和德拉科走在最后面,哈利依稀听到了远去的教授们的争执声,“两个巨怪”、“不可饶恕咒”、“孩子们”等词模糊的传进耳朵里。

所有的声音都在公共休息室的大门关上后消失了。


评论
热度(35)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