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9-10

9.

 

“哈利,外面有人找你。”潘西和她的朋友从外面走进来,对和德拉科他们一起坐在公共休息室的哈利说道。

“有人找哈利?谁啊。”德拉科看着潘西,哈利的几个朋友都是斯莱特林的,除了拉文克劳的那个万事通格兰杰。

“格兰芬多的韦斯莱。”潘西在布雷斯旁边坐下,加入了哈利他们的小团体,“他说他有事要找哈利,但是他进不来公共休息室也不知道该去哪找哈利。”

“韦斯莱?哪一个韦斯莱?”哈利听到潘西的话站起身,一脸的疑惑。

“还能是哪个?罗恩•韦斯莱啊。”潘西耸耸肩。

“他来找你干什么,”德拉科皱眉,“之前他还那么生你的气,为你进了斯莱特林这件事。”

“不知道,我出去看看。”哈利往公共休息室外面走。

 

罗恩一直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外面徘徊,他是突然决定来找哈利的,但是现在又有点后悔了——他不该在乔治和弗雷德的怂恿下来这里的,乔治和弗雷德说,万圣节那天如果不是哈利和德拉科来找他,恐怕他就得命丧巨怪之口了,他应该来感谢哈利他们,并且为之前的事情向哈利他们道歉。

“韦斯莱先生?”哈利从公共休息室里走了出来,德拉科也跟他一起出来了。

“波特、马尔福,”罗恩局促的说道,“我想感谢一下那天你们救了我。”罗恩的脸色有向他的头发发展的趋势。

“那天你也是被一个打着我的名号的人吸引去的,不是吗。”哈利耸耸肩,旁边的德拉科想到这件事也没什么好脸色——他们那天差点丧命。

“我听弗雷德他们说了,那天不是你叫我去的……”罗恩紧张的吞了口口水,“我想为之前我们之间的误会跟你道歉,万圣节那天的事情足够告诉我斯莱特林并不都是坏人了。”

“我没听错吧——格兰芬多居然在跟斯莱特林道歉?”德拉科慢吞吞的开口,语调像足了他父亲,稚嫩的语气让哈利忍不住想笑。

罗恩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就在他要开口反击之前哈利说话了。

“德拉科,我们救了他,斯莱特林救了格兰芬多。”哈利拍拍德拉科的肩膀,“虽然我们是斯莱特林,但是,我们得要向所有对斯莱特林抱有偏见的人证明一件事——斯莱特林,不止是有食死徒和黑巫师。”

德拉科听到了哈利的话,眼神暗了暗,不再说话。

“罗恩——我可以这么叫你吧,”罗恩点了点头,哈利才继续说,“对于之前我对你的态度我也很抱歉,我们可以做朋友吗?从现在开始。”

罗恩听到哈利的话明显很意外,随机他大力的点了点头,“当然,哈利,我们可以做朋友!”

“和韦斯莱做朋友?”德拉科看了一眼罗恩,“哦不,爸爸会狠狠教训我的。”德拉科苦着脸。

“嘿马尔福,我是跟哈利做朋友,跟你可没什么关系!”罗恩凶狠的对着德拉科说。下课回来的小蛇们路过他们都充满了疑惑。

“罗恩,你该走了,这里毕竟是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门口。周四下午我们在城堡八楼的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见。”哈利拉着德拉科回了公共休息室,罗恩离开了地窖。

晚上休息的时候,哈利想着是时候想办法拆穿小矮星彼得了,这一次,他要让西里斯堂堂正正的走在阳光之下。


10.

 

哈利把同样的消息传递给了赫敏,赫敏虽然不解但是也按时到了。

哈利带着德拉科到城堡八楼的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的时候,罗恩和赫敏已经在那等着他们了,哈利意外的看见罗恩抱着斑斑一起来了。

“哈利,为什么要让我们到这里来?”赫敏一见到哈利就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因为分在了不同的学院,哈利和赫敏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但是哈利还是尽可能的通过猫头鹰之类的方式和赫敏联系,他们最经常遇到的地方就是霍格沃茨的图书馆——分院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那儿,哈利帮赫敏找书,后来他们就日渐熟络起来。

“这里是一个只有当一个人真正需要它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地方。”哈利在挂毯对面来回走了三次,并且一直在心中默念我需要一个可以谈话的地方,于是有求必应屋的门打开了,罗恩和赫敏看到这一幕惊呆了,他们走进了有求必应屋里,有求必应屋里变成了绿色和银色组成的、有着温暖的壁炉和四张扶手沙发的样子,四张扶手沙发围着一张桌子,桌子上还放了四杯冒着热气的红茶。

“嘿,哈利。”罗恩看见屋里的色调脸色就不太好看,整间屋子里充满了斯莱特林的特色。

“噢,抱歉。”哈利冲着他的老伙计抱歉的笑笑,他在想的时候不小心想到了一下虽然处于地底但是丝毫不缺少温暖的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好歹德拉科是满意了,赫敏也没太大意见,至于罗恩么,就稍微受一点委屈吧。

四个人各自找了一张扶手沙发坐下,哈利的左手边是德拉科,右手边则是罗恩。罗恩对此表示他不想和那个马尔福有太多的接触——毕竟他们的父辈就总是魔咒相向,德拉科在“纯血败类”韦斯莱和“泥巴种”格兰杰之间权衡了一下,发现他更愿意接受那个聪明的小女巫。

“我想你们还记得万圣节的事情,”哈利终于开口了,“那天,在这里——号称巫师界最安全的地方的霍格沃茨——出现了巨怪,而且是两只。”

罗恩和赫敏听到两只巨怪的时候倒吸了一口气,罗恩的脸色更是难看——他当时和那只巨怪只有一条走道的距离。

“一只在地下教室附近,另一只则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入口。”德拉科接上哈利的话说道。

褐发的小女巫几乎要跳起来去查看对面的哈利是否安好,罗恩的脸色更糟糕了。

“我们没事,”哈利安抚的对赫敏笑笑,“斯内普教授及时赶来杀死了那只巨怪,救了我们。”

“杀死?”罗恩注意到了哈利的措辞。

“教父用了一个索命咒,杀死了那只巨怪。”德拉科干巴巴的回答。

“他居然在霍格沃茨使用不可饶恕咒!这是不被允许的!”赫敏这次真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而且还是在学生面前!”

“如果斯内普教授不用索命咒的话,现在我和德拉科就不可能坐在你的面前了,赫敏。”

赫敏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又坐回到沙发上:“有多危险?”

“巨怪的木棒离我们的脑袋只有几英尺,”哈利耸耸肩,“你们觉得巨怪从哪来、怎么进的霍格沃茨?我相信魔法界所说的霍格沃茨是最安全的地方应该不会只是空话吧。”

“我爸爸说,霍格沃茨的安全系数是最高级别的,一般人无法进入霍格沃茨,除非是得到了允许的进入。”德拉科回答说。

“巨怪没有那么高的智慧自己跑来霍格沃茨伤害小巫师……”赫敏回忆着书上说的话,“成年后的巨怪的智慧会比一般的巨怪要高,但是也不至于能够入侵霍格沃茨而不被邓布利多察觉。”

“邓布利多肯定知道这件事,他知道巨怪在这里,只有得到校长的同意,非学生和教授才可以进入城堡。”德拉科说道,脸色苍白了不少——他们的校长,放巨怪进学校伤害他们?

“嘿马尔福,邓布利多教授不会这么做的!”罗恩率先激动的嚷了起来,“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

“我觉得德拉科说得对,”哈利开口道,罗恩不赞同的看着他,“正如德拉科、赫敏所说,霍格沃茨的安全系数很高,只有得到校长同意的人才能够进入,那么邓布利多教授一定是知道这件事的,但是他知道这件事不代表他要伤害学生——你们还记得说是谁来通知巨怪在地下教室的吧?”

“是奇洛。”德拉科阴沉沉的回答。

“黑魔法防御的办公室在三楼,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地下教室?”赫敏反问道。

“因为地窖里有他的目标,”德拉科看着哈利,“如果说地窖里最值得被杀死的人是谁的话——”

“是我。”哈利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是斯莱特林里最多人希望死去的人,食死徒们希望杀了我为他们的黑魔王报仇、也有人把我视作黑魔王的继承者——否则我怎么会一岁就杀死了黑魔王呢?”

“可是奇洛教授是教授,他怎么会去伤害学生呢?”赫敏始终难以相信教授会伤害学生,“而且如果他是个食死徒,那邓布利多教授为什么还要聘请他?”

“斯内普也是个食死徒,”罗恩立刻回答,“斯莱特林很多人都是,但是邓布利多教授还是把他们留在了霍格沃茨。”

“在霍格沃茨读书的时候那些斯莱特林还不是食死徒,罗恩。”哈利不赞同的摇摇头,“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在别人的偏见里长大的孩子,尽管他们的家族教导了他们歧视血统的观念。”

“但是有时候纯血统也不得不承认麻瓜和混血也会有强者,”德拉科看着哈利说,“你来的第一天就告诉了所有的斯莱特林这件事,斯莱特林一向是崇尚强者的。”

“学生因为巨怪产生混乱的时候,奇洛在做什么?”哈利问赫敏,那天他和德拉科去找罗恩了,只有赫敏还在礼堂和拉文克劳一起。

“我没太注意……他好像不在礼堂。”赫敏皱着眉回忆了一下,她发现她对于混乱发生后的奇洛没有印象。

“也许奇洛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混乱,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哈利的手指无意识的敲打,“他想要做什么或者是得到什么呢?”

“你们还记得开学初邓布利多说过什么吗?”罗恩激动的跳了起来,他腿上的斑斑被甩到了地上,“四楼的禁区走廊!乔治和弗雷德一直试图进到那里面去,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成功过,没人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也许是什么宝藏之类的也说不定?”

“如果是宝藏的话应该存放在古灵阁,蠢货韦斯莱。”德拉科毫不客气的嘲讽,“古灵阁的安全度不比霍格沃茨低,那些老妖精对于财富一向很贪婪——”德拉科像是想到了什么住了嘴。

“古灵阁失窃了,但是并没有丢东西,因为已经有人提前把古灵阁里的东西提取走了……”赫敏喃喃道。

“那样东西,我怀疑过是不是海格在开学前提走的东西。”哈利回答,“德拉科说以海格的身份是不可以在古灵阁拥有一个穹顶来放置东西的,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他是在为霍格沃茨提取东西。”

“也许就是它,而奇洛想要得到它。”罗恩下了结论,随即慌张起来,“斑斑?我的斑斑呢?”

“你说的是这只又黄又丑的老鼠吗?”德拉科从地上把斑斑提了起来,“不知道你们家是从哪里找来的老鼠,这么脏这么丑,它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洗过澡?”德拉科说着,立刻松了手把斑斑甩给罗恩。

“它总是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罗恩把斑斑抱在怀里,“它在我们家已经呆了十年了,可怜的老斑斑,它还缺了一根手指……”

“罗恩,你说这只老鼠在你们家呆了十年?可是一般的老鼠只有两到三年的寿命啊!”赫敏诧异了,“难道你们对这只老鼠使用了什么魔法才活得这么久吗?”

“不,没有人对它用过魔法,”罗恩回答,“麻瓜的老鼠只能活那么短时间吗?我们一直以为斑斑是麻瓜的老鼠才会活那么久的。”

“斑斑的种类是麻瓜界最普遍的一种老鼠,它活不了十年……罗恩,你最好把斑斑交给教授检查一下。”哈利建议道,“时候不早了,该去礼堂吃饭了。我们不要一起走,我和德拉科先下去,斯莱特林在等我们。”哈利、德拉科冲着罗恩和赫敏点点头,离开了有求必应室。

 


评论
热度(29)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