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24-25

24.

 

德拉科带着赫敏他们两个顺着来路往回走,结果在充满会飞的钥匙的房间里听到了隔壁魔鬼网的屋子里听到了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该死的魔鬼网……”熟悉的声音让德拉科他们三个顿住了脚步。

“是……是奇洛!”赫敏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捏住了旁边的罗恩的手臂,罗恩痛的龇牙咧嘴。

“往回走,快点。”德拉科几乎是立刻就转身往回跑了,赫敏和罗恩跌跌撞撞的跟着他又跑回了斯内普的关卡。

“这里我们过不去,怎么办?”罗恩一脸的惊恐,求助的看向德拉科。

“我有个办法,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德拉科想到了萨拉查给他和哈利的权力,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大脑里一直努力的想着我需要一条可以通过的路。

罗恩和赫敏对于德拉科的行为一脸的茫然,身后是奇洛而身前的道路无法通过这件事让他们害怕,但是他们知道德拉科或许是此刻他们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也就没有去打扰他。

萨拉查给了哈利和德拉科与校长相同的权力,却又不太一样。霍格沃茨是个古老的城堡,它有一套它自己的行为方式——校长的契约是建立在四大创始人都同意的原则下,适当给予的权力——但是萨拉查给予哈利和德拉科的权力甚至还要高于校长,因为他们两个继承的是四大创始人之一的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那部分权力。古堡在德拉科的请求下出现了变化,却又不至于太明显:在罗恩和赫敏惊恐的目光中,斯内普所布置的关卡的火焰缓缓熄灭了。

“马尔福!”赫敏拉了德拉科一下,德拉科看见火焰的变化也呆了一下。

“火焰……怎么熄灭了?”罗恩指着火焰,声音都在颤抖。

“我不知道,也许是古堡的意识吧,它在保护学生不受伤害。”德拉科看了一眼漆黑的古堡,“走吧,我们快点过去,哈利在那边等着。”

“它不会突然冒出来把我们烧掉吧?”罗恩走在最后面,一脸的害怕。

“放心吧。”德拉科在最前面,他们三个经过的地方,火焰又缓缓的冒了出来。

“哈利!”德拉科他们终于走进了厄里斯魔镜所在的屋子,哈利正坐在厄里斯魔镜前。

“德拉科?”哈利站起身,回头看着他们,“你们为什么……我不是让你们回去了吗?”

“我们回去的时候遇到了奇洛,他正在往这里来。我们该怎么办,哈利?”罗恩扑过去,紧紧握着哈利的胳膊不撒手。

哈利没想到这次奇洛居然也比上次要提前来了,这下子四人在这里也没有办法,只能等着奇洛来了。

“你们是怎么通过最后那段路的?”哈利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火突然灭了,我们走过去以后它们又都燃起来了。”赫敏见到哈利终于放松了一点,小女巫看着哈利。

“你拿到魔法石了吗?”德拉科问哈利。

“在我的口袋里。”

“我用了萨拉查给我的力量。”德拉科压低了声音对哈利说道。

听到德拉科的话,哈利挑挑眉偏过头去看他,德拉科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哈利再看回门口的视线轻松了不少——伏地魔才不会有萨拉查那部分力量呢,何况现在来的到底是奇洛还是伏地魔还未知。

 

外面的奇洛走到了斯内普那一关,他用的都是暴力的方法一关关突破而来。在巨怪那一关他发现巨怪已经昏死,这说明有人先他一步到了这里,这个认知让奇洛担忧起来——自从禁林那一晚遇到哈利他们以后,伏地魔就没有再联系过他给过他任何命令指示,他的身体也变得糟糕起来,剧烈的疼痛纠缠了他好久,直到这几天才缓和了不少。失去了那位大人的联系的奇洛没有改变计划,还是决定盗取魔法石,好把那位大人给救出来。但是在担忧和害怕之下,奇洛决定提前一点行动——反正他请了病假,没有人会管他到底在做什么。

没有伏地魔的奇洛虽然手段暴力,但是在斯内普这一关上却犯了难,猜了好久才终于猜出谜底。拿起那瓶魔药的时候奇洛发现魔药里居然是满的,这让他吃了一惊——他原本已经认定有人先他一步通过了的。

“看来那个人也不过是一个蠢货,猜不出谜底居然选择了直接通过么?”奇洛拿起魔药,一饮而尽,“奇怪……为什么这瓶魔药喝起来就像一杯水一样?这真的是魔药么?”

奇洛再三确认谜题,又仔细检查了身体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才鼓起勇气通过那条通道。

就在奇洛一只脚迈上去准备走过去的时候,通道两旁的火焰突然席卷而来,吞没了他。奇洛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已经化为了灰烬。

哈利打开了门,门前面的通道上的火焰点亮了整个通道,他知道奇洛不会也不可能再出现在这里了。

 

25.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哈利他们四个决定留在厄里斯魔镜面前坐下,等待教授们发现不对劲来找他们。结果等待太久,他们直接睡着了。

等到哈利睡醒的时候,已经躺在医疗翼里了。

“下午好,哈利。”邓布利多笑眯眯的脸出现在哈利的眼前。

“邓布利多教授?魔法石!奇洛想要得到魔法石!”

“不要激动,亲爱的孩子,你说的这些话已经有点过时了,”邓布利多说,“奇洛没有拿到魔法石。”

哈利眨眨眼,装作刚平复心情镇定下来的样子环顾四周。

他躺在一张铺着洁白亚麻被单的病床上,旁边的桌子上堆得像座小山,似乎半个糖果店都被搬到这里来了。

“都是你的朋友和崇拜者送给你的礼物。”邓布利多笑吟吟地说,“今天在地牢里发生的一切,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秘密,而秘密总是不胫而走,所以,全校师生自然是全都知道了。据我所知,你的朋友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本来还送给你一只马桶圈。他们无疑是想跟你逗个乐子,可是庞弗雷夫人觉得不太卫生,就把它没收了。”

“我在这里呆了很久吗?”

“不,不太久。现在只是刚入夜,斯内普教授发现你和小马尔福先生不见了以后我就以尽快的速度往回赶了,我们也就是在几个小时前找到你们的。”

“我们?对了,他们呢?”

“他们没事,他们就在你隔壁躺着休息。”

“奇洛呢?他不是要偷魔法石吗?他人呢?”哈利装作迷茫的样子,带着一点小紧张。

“我一到达伦敦,就发现我应该回到我刚刚离开的地方。我赶来的时候,你们三个已经昏迷了,奇洛他没能靠近那间屋子,他死在斯内普教授准备的关卡上了。”

“那真是太好了。”

“哈利,我很高兴你能够勇敢面对这件事情,也很高兴你聪明的稀释了魔药,药效减弱以至于奇洛无法通关。但是为了保卫魔法石,你很可能会因此丢掉性命,在发现你那可怕的一瞬间,我吓坏了,我以为你真的死了。至于魔法石嘛,它已经被毁掉了。”

“毁掉了?可是,这样一来尼可勒梅和他妻子就要死了。”

“哦,你居然还知道尼可?”邓布利多问,语气显得很高兴,“你把这件事搞得很清楚,是码?是这样的,尼可和我谈了谈,我们一致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他们存了一些长生不老药,足够让他们把事情料理妥当。然后,是啊,他们会死。对尼可和佩雷纳尔来说,死亡就像是经过漫长的一天之后,终于上床休息了。而且,对于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你知道,魔法石其实并不是多么美妙的东西。有了它,不论你想拥有多少财富、获得多长寿命,都可以如愿以偿!这两样东西是人类最想要的——问题是,人类偏偏就喜欢选择对他们最没有好处的东西。”

“教授,伏地魔还会东山再起是吗?他并没有真正死去。”

“对,哈利,他没有消失。他仍然躲在什么地方,也许正在物色一个愿意让他分享的躯体。他不算是真正地活着,所以也就不可能被杀死。他当时只顾自己溜走,完全不顾奇洛的死活;他对敌人心狠手辣,对自己的追随者也一样冷酷无情。不过,哈利,你也许只是耽搁了他,使他不能马上恢复力量,将来还需要另外一个人做好充分准备,和他决一死战——但如果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耽搁,他也许就再也无法恢复力量了。”

哈利点了点头,伏地魔也许已经消失了,而不是抛弃了奇洛离开,不过邓布利多可不知道这件事。他决定转移话题: “那件隐形衣——您知道是谁送给我的吗?”

“呵——你父亲碰巧把它留给了我,而我认为你大概会喜欢它。”邓布利多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很有用的东西当年,你父亲在这里上学的时候,主要是靠它溜进厨房偷东西吃。”

“对了,先生,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是最后一个吗?”

“我是怎么把魔法石从魔镜里拿出来的?”

“啊,我很高兴你终于问我这件事了。这是我的锦囊妙计之一,牵涉到你和我之间的默契,这是很了不起的。你知道吗,只有那个希望找到魔法石——找到它,但不利用它——的人,才能够得到它;其他的人呢,就只能在镜子里看到他们在捞金子发财,或者喝长生不老药延长生命。我的脑瓜真是好使,有时候我自己也感到吃惊呢。那么哈利,我也有个问题不得不问问你。”

“是,教授。”哈利看向邓布利多。

“为什么选择了斯莱特林呢?”

“教授也认为我也应该是格兰芬多吗?”

“不,每个人选择的学院都是他们的自由,只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选择斯莱特林,而不是格兰芬多呢?”邓布利多盯着哈利看。

“因为我相信,每个学院出现什么样的学生,取决于学生自己,而不是取决于他们在什么学院。”

邓布利多得到了哈利的答案,庞弗雷女士就来了,她要求邓布利多离开,同时还有哈利也要一起离开——因为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哈利耸耸肩,在邓布利多的陪同下,回到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几天后,在哈利的带领下,斯莱特林们前往礼堂参加年终晚宴。礼堂里用代表斯莱特林的绿色和银色装饰一新,以庆祝他们连续七年赢得了学院杯冠军。主宾席后面的墙上,挂着一条绘着斯莱特林蛇的巨大横幅。

哈利一走进去,礼堂里突然鸦雀无声,然后突然每个人又开始高声说话。斯莱特林们坐下以后不久,邓布利多也赶到了,礼堂里的嘈杂声渐渐平息下来。“又是一年过去了!”邓布利多兴高采烈地说,“在尽情享受这些美味佳肴之前,我必须麻烦大家听听一个老头子的陈词滥调。这是多么精彩的一年!你们的小脑瓜里肯定都比过去丰富了一些,前面有整个暑假在等着你们,可以让你们在下学期开始之前,好好把那些东西消化消化,让脑子里腾出空来。现在,据我所知,我们首先必须进行学院杯的颁奖仪式,各学院的具体得分如下:第四名,格兰芬多,三百一十二分;第三名,赫奇帕奇,三百五十二分;拉文克劳四百二十六分,斯莱特林四百七十二分。”

斯莱特林的餐桌上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和鼓掌声。

由于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分数的差距实在太大,因此最后得到学院杯冠军的仍旧是斯莱特林——算上今年是第八年了。

哈利看向了台上审视着他的斯内普,今年奇洛和伏地魔都被解决了,西里斯也已经回到了他身边,似乎没有什么比这一切更值得让人高兴的了。

就连后来公布的考试成绩也让人十分高兴:哈利、赫敏和德拉科并列在第一名上,罗恩的成绩也比上一世要高了一大截。

好像是在突然之间,他们的衣柜空了,东西都装到了行李箱里,通知发到了每个学生手里,警告他们放假期间不许使用魔法。海格负责带领他们登上渡过湖面的船队。

哈利准备上列车的时候看向了海格,海格向他挥了挥手,哈利便独自向海格走了过去。

“我给你带来了一件礼物。邓布和多昨天放了我一天假,让我把它整理出来。当然啦,他完全应该把我开除的——行了,这个给你。”海格从自己的袍子里拿出了一本书。

“我派猫头鹰给你父母的老同学送信,向他们要照片。我知道你没有他们的照片,你喜欢吗?”哈利打开那本相册,那里面贴满了巫师的照片。在每一页上朝他微笑、挥手的,都是他的父亲和母亲。

“谢谢你,海格。”哈利拥抱了一下海格,向他告别回到了列车上。

他们坐上了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一路谈笑风生,看着窗外的乡村越来越青翠,越来越整洁。列车驶过一个个麻瓜的城镇,哈利和罗恩、赫敏坐在一起,吃着比比多味豆,脱掉了身上的巫师长袍,换上夹克衫和短上衣;终于,列车停靠在了国王十字架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全部走出站台。一个干瘪的老警卫守在检票口,一次只允许两个或三个人通过,这样他们就不会一大堆人同时从坚固的墙壁里进出来,引起麻瓜们的注意。

他们走向返回麻瓜世界的出融,不断有人从他们身边挤过。其中有些人喊道:“拜拜,哈利!”“再见,波特!”“还是这样出名。”罗恩说着,咧嘴朝他一笑。

“在我要去的地方就不是了,我向你保证。”哈利说。他、罗恩和赫敏一起通过了出口。“他在那儿,妈妈,他在那儿,快看呀!”是金妮——罗恩的妹妹——但她指的并不是罗恩。

“哈利波特!”她尖声尖气地叫道,“快看呀,妈妈!我看见了——”

“别大声嚷嚷,金妮,对别人指指点点是不礼貌的。”韦斯莱夫人笑眯眯地低头看着他们。“这一年很忙吧?”她说。

“忙极了。”哈利说,“谢谢您送给我的奶糖和毛衣,韦斯莱夫人。”

“哦,那没什么,亲爱的。”

“哈利,你准备好了吧?”是弗农姨父,他还是那样一张紫红色的脸膛,还是那样一大把胡子,他身后站着佩妮姨妈和达力表哥,他们一看见哈利,就显出一副安心的表情。

“你们一定是哈利的家人吧!”韦斯莱夫人说。

“是的,我们是他妈妈的姐姐一家。” 弗农姨父说。

“噢,莉莉是个了不起的人。”韦斯莱夫人感叹了一声。

“那么,过完暑假再见吧。”哈利挥了挥手。

“祝你假期愉快!”

 

-魔法石 完-


评论
热度(28)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