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1-2

 

被索命咒击中是什么感觉?

没有太多的痛感,咒语夺走生命的速度很快,绿光没入身体的瞬间,生命就终止了。

哈利最后看到的是赫敏他们难以置信的目光,以及索命咒的发出者多洛霍夫狂妄大笑后被凤凰社的人杀死的模样。

死了也挺好的。

哈利想,随即坠入黑暗。

 

1.

 

哈利再次睁开眼睛,他看见的是洁白的墙壁还有一些属于婴儿的会发出声响的玩具。

“噢,我可不是小孩子了。”哈利说,但是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发出的是咿咿呀呀的声音。伸出手时哈利才发现自己变成了婴儿的样子——粗短的手指大约仅有他原本手指的一半大小而已。

“噢,老天。”哈利捂脸,他一个已经过了十七周岁生日的成年巫师,居然违背了自然规律的变成了小孩子?

这是所谓的重生么…哈利默默望天花板,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大约是因为已经经历过了各种事情之后,他的心智也成熟了不少的缘故吧。

“弗农亲爱的,达利饿了,快点喂他喝奶粉。”佩妮的声音传来,随即哈利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是一双温柔有力的手臂。“当然还有你,我亲爱的哈利。”

哈利.莫名重生的小鬼.波特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姨妈佩妮.德思礼,这还是佩妮姨妈么?难道说他重生之后这个世界的人脑袋都被驴踢了?

在哈利吃惊的时候,佩妮已经把奶瓶塞进了他的嘴巴里,哈利下意识的咬住嘴里的东西,嘴巴开始吸里面的奶出来。

好吧,大概是梅林跟我开了个玩笑,等我闭上眼睛睡一觉醒过来就会好了。嗯,一定会的…

哈利.喝完奶的.波特先生闭上了眼睛,沉沉入睡。

 

哈利在醒来之后再次接受了自己重生并且德思礼一家似乎都不太正常的事实之后,开始了他崭新的人生,至此已经过了五年。

“哈利!吃饭了!”佩妮的声音从饭厅传来,哈利从花园回到客厅里。“噢我亲爱的哈利,你看看你,变成了小花猫了。”佩妮拥着哈利,帮他擦干净了脸,“亲爱的你可以不用做这些事情的。”

“我觉得我应该做…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然后完全让你们来照顾我…”哈利看着佩妮,心中充满了前十七年从未有过的感激。

“哈利,我们照顾你是应该的,你是佩妮妹妹的儿子,是我们的外甥,我们有义务照顾好你。”弗农帮哈利拉开椅子,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谢谢弗农姨夫。”哈利对着弗农露出了微笑。

“就是啊哈利,这是我们应该的,你就收下吧!”达利咬着鸡腿,模糊不清的说。

“至少我想要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哈利看着达利说,在西里斯出现之前,他从未感受过亲情,而西里斯因为在逃犯的身份,能够给予他的亲情少得可怜,并且西里斯很快就永远的离开了他,这五年里,哈利感受到了真正的亲情,来自曾经深深厌恶他的德思礼家。

“要是达利能有哈利一半的乖就好了。”佩妮在哈利面前放了很多的食物,“多吃点哈利,你太瘦了。”

“佩妮姨妈,弗农姨夫,我想跟你们商量一点事情。”哈利放下餐具,看着佩妮。“这件事情很长,今天不得不说了。”

“是什么亲爱的?”佩妮他们放下了餐具看着哈利,连达利都停止了吃东西。

“我是哈利.波特。”哈利说,表情严肃。

“我们都知道你是哈利.波特。”达利傻傻的接嘴。

“不,我是已经活了十七年之后重生的哈利.波特。”

 

哈利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德思礼一家,包括隔壁那位古怪的邻居老太太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这时佩妮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直在邓布利多的一个阴谋里,一个牵制哈利的阴谋。

“明天我要外出一趟,去买一点东西,我想让你们配合我一下…打骂我什么的也都可以,要让她觉得我被你们虐待,让邓布利多放心你们照顾我,直到邓布利多派人来接我入学为止。”

“这怎么可以?我们怎么能!?”佩妮第一个反对。

“是啊哈利,我们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弗农忧心忡忡的问。

“放心吧,只需要做做样子而已。”哈利内心已经盘算好了之后该怎么办。

第二天一大早哈利就和德思礼一家一起离开,弗农在破釜酒吧门口放下了哈利,约定好六点再回来接他之后,弗农开车离开了破釜酒吧。

走进破釜酒吧的哈利尽量让自己不那么显眼,然后他看见了海格,那个显眼的半巨人,正在跟其他人讲述勇敢的詹姆斯·波特和莉莉·波特的事情。

哈利在心里默默笑了一声,敲开了对角巷的门。

“好久不见了…海格。”


2.

 

一个五岁的小巫师能够做些什么?尤其当他是生长在麻瓜界的活下来的男孩。

噢,准确点说是重生的活下来的男孩。

走近对角巷,哈利盯着远处的那个街角看。在未来的一天,那里叫做韦斯莱魔法把戏坊。

甩甩头,哈利让自己暂时忘记掉那些回忆,现在一切重新开始了,他会尽力挽救一切的。

在对角巷,没有任何人发现这个五岁的小孩有什么不同,没有任何人留意到他厚厚的刘海遮掩下的那个闪电型的伤疤——来自伏地魔的,灵魂残片。

 

哈利首先去的是古灵阁,毕竟他身上一个金加隆也都没有,他也当然不是去取钱,而是去用麻瓜的货币兑换成金加隆。

“你需要开户吗?”负责接待的妖精询问哈利。

“是的。”哈利递上去自己带来的英镑,那是弗农给他的,一共是三千英镑,可以兑换六百金加隆,应该足够他今天购买东西用了。

“那么,姓名?”妖精接过英镑,羽毛笔则在一旁的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

“Iapetus•Hel。*”哈利回答。

妖精上下打量了哈利一番,交换了六百金加隆给哈利。

“以后你就可以来这里存钱或者是取钱了。”妖精挥挥手,打发哈利离开。

 

“首先,我需要一件斗篷。”哈利走进一家服装店,随意挑了一件黑色的斗篷。

“这么大的斗篷,你是自己穿吗?”店员诧异的询问哈利。

“不,我是为我父亲买的。我父亲是个麻瓜,所以我想给他买一件斗篷。”哈利礼貌的回答,一个五岁的小孩很好的伪装了他。

买完斗篷之后,哈利.伪五岁的.波特又去二手魔杖店挑选了一根二手魔杖,还去买了很多魔药材料、一个坩锅、一本魔药制作的书合一本高级魔咒书,准备好了一切哈利披上斗篷,尽管斗篷很大,但是一个缩小魔咒就什么都解决了。

哈利跟在大人身后走进了翻倒巷,他要在这里购买一些复方汤剂。

 

“小鬼,难道你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居然敢自己一个人来。你才几岁?五岁还是六岁?不怕死么。”在博克博金附近,哈利被一个男人拦了下来,一脸凶狠的男人盯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鬼看,魔杖已经滑出。

哈利没有回话,而是手挥了一下,嘴唇轻轻煽动,一个无声的除你武器甩在了那个男人身上,他整个人立刻倒飞出去。

“太久不用魔法,连除你武器都做不到了。”哈利撇撇嘴,淡淡的说。

周围一些原本打算围过来的巫师听到这句话都缓缓散开来,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孩子,居然说出这种话,而且还会使用霍格沃兹四年级才会学的除你武器,说明了什么?这是有人为了不让自己被认出来,特意进行的改变!而他们却还不知死活的想要对他动手,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后果不堪设想。

哈利沉默的在注视下走过博克博金,他在那里面看到了耀眼的铂金色的头发。

【噢,卢修斯·马尔福…】哈利看到他饶有趣味的打量自己,随机快速走过。

“西弗勒斯,你都看到了吧,你觉得那个孩子是谁假扮的吗。”卢修斯询问一旁的友人。

“来翻倒巷的人,谁会把自己假扮成一个只有五六岁大的孩子?”西弗勒斯回答,“难道卢修斯你太长时间不来翻倒巷,脑袋已经长满了芨芨草,无法思考了吗?”

 

“居然会在这里遇见卢修斯·马尔福……”哈利默默走过一间又一间店铺,最后停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门口。

“噢,欢迎小客人的光临。”店铺外面的店老板对哈利露出了笑容,在那张丑陋的脸上显得别扭。“小客人你需要点什么呢?”

哈利扫视了一眼店里的布局,这是在最偏僻的地方,被黑暗所笼罩的店铺,店内只有一盏昏暗的煤油灯,四面墙都是由橱柜组成的,里面摆满了瓶瓶罐罐,整个店铺里几乎都没有地方让人坐下来,难怪老板会待在门口。

“我需要两瓶复方汤剂。”哈利回答。

“噢,有的有的。刚好今天那位先生拿来了新的一批魔药,我这就去帮你拿过来。”老板走进店里,尽量小心不碰到橱柜和那些瓶瓶罐罐。

“一共是一百五十六块金加隆。”老板把两个玻璃瓶递给哈利,接过哈利给的金加隆,又在店门口坐下了。

哈利拉了拉斗篷的帽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翻倒巷。


Iapetus,伊阿柏托斯寓意是灵魂。Hel则是海姆冥界以及冥界女王赫尔的名字。前者出自希腊神话,后者出自北欧神话。

评论
热度(66)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