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14-16

14.

 

圣诞节即将结束的时候,哈利和德拉科提前回到了霍格沃茨,他们和罗恩碰了个头,哈利把隐身衣的事情告诉了罗恩。

有了隐身衣,之前很多他不能做的事情现在都可以做了。

 

回学校的当天晚上,哈利对德拉科用了一个沉睡咒,披上隐身衣走出斯莱特林地窖。

哈利游走在霍格沃茨的走廊上,墙上的画像也都睡着了,他走到一扇门前,这扇门开了一个缝,哈利侧身挤了进去,尽量不发出声响。

这里看上去像是一间废弃不用的教室:许多桌椅堆放在墙边,呈现出大团黑乎乎的影子,另外还有一只倒扣着的废纸篓——但是,在正对着他的那面墙上.却搁着一件似乎不属于这里的东西,仿佛是有人因为没有地方放,而临时把它搁在这里的。

这是一面非常气派的镜子,高度直达天花板,华丽的金色镜框,底下是两只爪子形的脚支撑着。顶部刻着一行字:厄里斯斯特拉厄赫鲁阿伊特乌比卡弗鲁阿伊特昂沃赫斯。他慢慢走近镜子,站到镜子前面。镜子里除了他自己还有至少十来个人,站在他的身后,莉莉•波特正在对他微笑和招手,她那双和哈利一模一样的绿眼睛紧紧看着哈利,她向着哈利微笑,却又在哭泣。詹姆斯•波特在她旁边,伸手搂住莉莉。

哈利贴近了镜子,看着镜子里的波特一家人,他们冲着他亲切的微笑。他的双手紧紧按在镜子玻璃上,内心泛起一阵强烈的疼痛——他只能在镜子里,去怀念、回顾自己的家人、父母。

“你好,哈利。”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哈利身后响起,他朝身后看去。邓布利多坐在墙边一张桌子上。

“我没有看见你,先生。”

“真奇怪,隐形以后你居然还变得近视了。”邓布利多说。

“这么说,”邓布利多说着,从桌子上滑下来,和哈利一起坐到地板上,“你和你之前的千百个人一样,已经发现了厄里斯魔镜的乐趣。”

“厄里斯魔镜?我不知道它的名字是这个。”哈利回头看着镜子里的波特家族。

“但是我想你已经知道它的魔力了吧?”

“能够看到心里最深的渴望?”哈利回答,“我看到了我的父母一家人。”

“是的,”邓布利多温和的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以把厄里斯魔镜当成普通的镜子使用,也就是说,他在镜子里看见的就是他自己的模样。镜子使我们看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不管我们想要什么。”

“这面镜子会迷惑人们,让他们为所看见的东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发疯吗?”

“是的,”邓布利多轻轻地说,“人们在它面前虚度时日,因为他们不知道镜子里的一切是否真实,是否可能实现。明天镜子就要搬到一个新的地方了,哈利,我请你不要再找它了。如果你哪天碰巧看见它,你要有心理准备。沉湎于虚幻的梦想,而忘记现实的生活,这是毫无益处的,千万记住。”

“先生——邓布利多教授?我可以问问你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吗?”哈利看见邓布利多盯着镜子看。

“我?我看见自己拿着一双厚厚的羊毛袜。袜子永远不够穿,圣诞节来了又去,我一双袜子也没有收到。人们坚持要送书给我。”邓布利多回答。

哈利心里知道邓布利多没有说实话,联想到上一世巴希达•巴沙特所讲的关于邓布利多的事情,哈利和邓布利多道了晚安就回了地窖。


15.

 

哈利他们在图书馆为期末考试进行复习,重生的哈利对于期末考试毫不紧张,但是赫敏的考前综合征又开始了,她拉着罗恩为期末考试进行复习,德拉科在家早就学习过一年级的内容,也就被赫敏排除在外了。

“我永远也记不住这个。”一天下午,罗恩终于受不了了,他把羽毛笔一扔。眼巴巴地看着图书馆的窗外。几个月来,他们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好天气。

哈利在复习《千种神奇药草和蕈类》,突然他听见罗恩说:“海格!你到图书馆来做什么?”

海格踢踢踏踏地走了过来,把什么东西藏在了身后。他穿着鼹鼠皮大衣,显得很不合时宜。

“随便看看,”海格说,声音躲躲闪闪,一下子就引起了他们的兴趣,“你们在这里于吗?还在查找尼可勒梅,是吗?”

“哦,我们几百年前就弄清他是何许人了,”罗恩得意洋洋地说,“我们还知道那条狗在看守什么,是魔法石——”

“嘘——!”海格飞快地四下张望,看有没有人听见,“不要大声嚷嚷,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有几件事想问问你,”赫敏说,“关于守护魔法石的机关,除了路威——”

“嘘——”海格又说,“听着——过会儿来找我,记住,我可没答应要告诉你们什么,可是别在这里瞎扯呀,有些事情学生是不应该知道的,他们会以为是我告诉你们的。”

“那么,待会儿见。”哈利说。

海格踢踢踏踏地走了。

“他把什么藏在背后?”赫敏若有所思地说,“你认为会与魔法石有关吗?”

“我知道他在找什么书,”德拉科说,“龙!那个半巨人海格在查找关于龙的资料。”

“海格一直想要一条龙,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对我这么说过。”哈利说,虽然这是上一世的海格告诉他的。

“但这是犯法的,”罗恩说,“1709年的巫师大会上,正式通过了禁止养龙的法案,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如果我们在后花园里养龙,就很难不让麻瓜注意到我们——而且,你很难把它们驯服,这是很危险的。你真应该看看查理身上那些被烧伤的地方,都是罗马尼亚的野龙给他留下的。”

“可是不列颠也有野龙,”德拉科一脸的兴奋说,“有普通威尔士绿龙和赫布里丁黑龙。我可以告诉你,魔法部有一项工作就是隐瞒这些野龙的存在。我们的巫师不得不经常给那些看到野龙的麻瓜们念咒,使他们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那么海格到底想做什么呢?”赫敏说。

 

一个小时后他们四个站在了狩猎场看守的小屋门前,尽管德拉科不愿意再接近这个肮脏的屋子,但是关于龙的猜测却让他很兴奋。小屋的所有窗帘都被拉得严严实实。海格先是喊了一句“谁呀?”才让他们进屋,接着又赶紧回身把门关上了。

小屋里热得令人窒息。这是一个温暖的晴天,壁炉里还燃着熊熊的旺火。海格给他们沏了茶,还端来了白鼬三明治,他们婉言谢绝了。

“这么说——你们有话要问我?”

“是的,”哈利说,没有必要拐弯抹角,尽管他心里知道有些什么在等他们,但是赫敏他们三个可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们,除了路威以外,守护魔法石的还有什么机关?”

海格朝他们皱起了眉头。

“我当然不能说。”他说,“第一,我自己也不知道。第二,你们已经知道得太多了,所以我即使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们。那块石头在这里是很有道理的。它在古灵阁差点被人偷走——我猜你们把这些也弄得一清二楚了吧?真不明白你们怎么连路威的事都知道。”

“哦,海格,你大概是不想告诉我们吧,你肯定是知道的。这里发生的事情,有哪一件能逃过你的眼睛呢。”赫敏用一种甜甜的、奉承的口气说。海格的胡子抖动起来,他们看出他在笑呢。“实际上,我们只想知道是谁设计了那些机关。我们想知道,除了你以外,邓布利多还相信谁能够帮助他呢。”

听了最后这句话,海格挺起了胸脯。哈利和罗恩对赫敏露出满意的微笑。

“好吧,对你们说说也无妨——让我想想——他从我这里借去了路威——然后请另外几个老师施了魔法斯普劳特教授——弗立维教授——麦格教授——”他扳着手指数着,“斯内普教授——当然啦,邓布利多自己也施了魔法。等一下,我还忘记了一个人。哦,对了,是奇洛教授。”

“奇洛也参与了?”德拉科挑挑眉,他能做些什么,用大蒜阻止黑魔王?

“是啊,难道你们还在怀疑他?你看,他也一起保护魔法石了,他不会去偷它的。”

哈利发出一声轻哼,奇洛那个关卡根本毫无意义,而且现在他应该也知道该怎么通过路威了——哈利看向壁炉,炉火正中央的水壶下面,卧着一只黑糊糊的大蛋。

“这是挪威脊背龙的蛋!”德拉科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他的眼睛紧紧的粘着那颗蛋。

“这肯定花了你一大笔钱吧?”罗恩跑到壁炉前看着那颗蛋,回头问海格。

“赢来的。”海格说,“昨晚,我在村子里喝酒,和一个陌生人玩牌来着。说实在的,那人大概正巴不得摆脱它呢。”

“可是,等它孵出来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呢?”赫敏问。

“噢,我一直在看书。”海格说着,从他的枕头底下抽出一本大部头的书,“从图书馆借来的——《为消遣和盈利而养龙》——当然啦,已经有点过时了,但内容很全。要把蛋放在火里,因为它们的妈妈对着它们呼气。你们看,这里写着呢,等它孵出来后,每半个小时喂它一桶白兰地酒加鸡血。”

“但你住的是木头屋子,这只龙会越来越大,最后无法藏在这里。教授、学生和我们的父母一定不会同意霍格沃茨里有一只龙的。”赫敏说。

“私自养龙是非法的,海格。”罗恩叹了口气。

“海格,我建议你最好尽快把这只龙送走,否则会给邓布利多带来很大的麻烦。”哈利发现旁边那只铂金色的“龙”和海格一样异常兴奋。

海格根本没有听他们说了什么,他一边拨弄着炉火一边快乐的哼着小曲。赫敏和哈利对视了一眼,他们知道他们又多了一个麻烦。


16.

 

哈利和德拉科回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时候,斯莱特林几乎所有人都在公共休息室里坐着。他们两个一走进来,所有的视线立刻集中在他们的身上。

情况不太好。哈利和德拉科对视一眼,果然弗林特就冲着他们过来了。

“波特,马尔福,”弗林特阴险地盯着他们两个,“我们听说了一点事情,希望你们能够解释一下。刚才你们是不是去了那个肮脏的半巨人的小屋?”

哈利看着他,挑挑眉等他的下文,德拉科则皱起眉想着应对办法。

“作为一个斯莱特林,一个出身于古老的纯血家族的未来的家族继承人,你们与韦斯莱那个纯血败类交往密切也就算了,毕竟他也是纯血家族出身。但是你们竟然和拉文克劳的泥巴种还有半巨人来往密切?波特你还是我们的学院首席,这么下去是不是将来有一天我们就要在地窖里、在这个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列队欢迎泥巴种和混血常驻了?”弗林特一直记恨着哈利抢走了他的学院首席的位置,早就想找办法给哈利造成麻烦了,只是因为德拉科总和哈利在一起,他不好对哈利做什么,但是这次天赐良机,德拉科自己卷进来了也就不怪他了。

“你和韦斯莱什么关系?”德拉科突然问旁边的哈利。

哈利看向德拉科,德拉科冲着他眨了眨眼,哈利心下了然:“万圣节巨怪进入地窖的时候,我带着他从巨怪旁边逃走了,就和在座的所有人一样,我救了他。”哈利的话让在场的斯莱特林脸色发青,他们都回忆起了万圣节的惊险一幕,他们也想起了当时站在最前面带领他们勇敢反击巨怪的人是哈利。

“那么你和格兰杰的关系为什么和缓呢?”哈利反问德拉科。

“她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巫,我不得不遗憾的这么说,她比在座的各位出身纯血家族的还要聪明,尽管她是麻瓜出身。而在座的各位都出身纯血家族有的甚至是家族认定的继承人,却仍旧比不上她半分。”德拉科抬高下巴,从弗林特身边趾高气昂的走过,“她是我们这个年级最优秀的几位学生之一,以她的出身,她可以在第一次知道一个中级咒语的时候就能把它施展出来。试问一下在座的各位,包括高年级的你们,谁可以做到?”

斯莱特林们鸦雀无声,作为纯血家族的孩子,即便是从小就在学习如何控制自己的魔力、学习魔咒的他们也无法做到仅第一次学习一个中级魔咒的情况下就能够施展出它来。

“弗林特学长,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一下,”哈利走近弗林特,袖袍中的魔杖下滑握在手中,“我父亲是出身于格兰芬多的纯血家族没错,但是我的母亲却是个麻瓜出身的女巫。我也是你口中不屑一顾的‘混血’。而你,在学院首席的决斗中,输给了我这个才入学的混血。我真为弗林特家族感到羞耻,他们的家族继承人,连一个在麻瓜界长大的一年级都不如。”

哈利的话让弗林特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是在所有人面前输给的哈利,现在他的行为其实也无异于是在打自己的脸。

“如果在座的各位斯莱特林有谁认为自己比赫敏•格兰杰优秀的,可以站出来。”哈利扫视了一圈在场的斯莱特林们,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如果你们谁认为自己比我更强的,我也欢迎你们随时来挑战我,我愿意把学院首席交出来。如果没有的话,我希望今天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我也希望各位记住,我是个斯莱特林,无论我出身于何我做了什么,我都是个斯莱特林,我不会做损害斯莱特林自身利益的事情,我尊重每一个霍格沃茨的学生,不管他是纯血、混血还是麻瓜出身,只要是霍格沃茨的学生、是巫师都值得被尊重。我想建立斯莱特林学院的时候,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初衷并不是要与非纯血的其他学院的学生相敌对。”哈利对着弗林特丢了一个无声的石化咒,弗林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所有的斯莱特林都在原地没有动作,德拉科和哈利并肩走进自己的寝室。


评论
热度(23)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