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11-13

11.

 

进入十一月以后天气就变得寒冷了,魁地奇赛季也在这个时候拉开帷幕。

周六是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的魁地奇赛,上一世格兰芬多因为有了哈利而赢得了这场比赛,这一次哈利在斯莱特林,并没有进入校队,比赛的结果毫无悬念——在哈利进入格兰芬多校队之前,魁地奇杯和学院杯都是斯莱特林的囊中之物。

霍琦夫人做裁判。她站在球场中央,手里拿着她的飞天扫帚,等待着双方队员。

“听着,我希望大家都公平、诚实地参加比赛。”队员们一聚拢到她身边,她就说道。

“请大家骑上飞天扫帚。”霍琦夫人使劲吹响了她的银哨。

十五把飞天扫帚拔地而起,高高地升上天空。比赛开始了。

“鬼飞球立刻被格兰芬多的安吉利娜•约翰逊抢到了——那姑娘是一个多么、出色的追球手,而且长得还很迷人——”

“乔丹!”

“对不起,教授。”

李•乔丹正在麦格教授的密切监视下,担任比赛的解说员。

“她在上面真是一路飞奔,一个漂亮的传球,给了艾丽娅•斯平内特,她是奥利弗•伍德慧眼发现的人才,去年还只是个替补队员——球又传给了约翰逊,然后——糟糕,斯莱特林队把鬼飞球抢去了,斯莱特林队的队长马库斯•弗林特得到了鬼飞球,飞奔而去——弗林特在上面像鹰一样飞翔——他要得分了——没有,格兰芬多队的守门员伍德一个漂亮的动作,把球断掉了,现在是格兰芬多队拿球——那是格兰芬多队的追球手凯蒂贝尔,在球场上空,在弗林特周围敏捷地冲来冲去——哎哟——那一定很疼,被一只游走球击中了后脑勺——鬼飞球被斯莱特林队抢断——那是德里安•普塞飞快地朝球门柱冲去,但是他被另一只游走球打倒了——游走球被弗雷德或者乔治韦斯莱拨到一边,那两个双胞胎实在难以分清——格兰芬多队的击球手干得真漂亮,约翰逊又夺回了鬼飞球,前面没有阻力,她拼命飞奔——真像是飞一样——躲开一只游走球——球门柱就在前面——来吧,好,安吉利娜——守门员布莱奇俯冲过来——漏过了——格兰芬多队得分了!”格兰芬多们的欢呼声在寒冷的天空中回荡,其中还夹杂着斯莱特林们的怒吼和呻吟。

“斯莱特林队得球,”李•乔丹说道,“追球手普塞低头躲过两只游走球,又躲过韦斯莱孪生兄弟和追球手贝尔,奔向——等一等——那是飞贼吗?”

德里安•普塞只顾扭头看从他左耳边飞过的一道金光,把鬼飞球漏掉了,人群中传出一片窃窃私语。

斯莱特林队的找球手特伦斯希金斯也看见了金色飞贼,他迅速朝飞贼飞奔而去——追球手们似乎都忘记了他们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一个个悬停在空中,注视着。

就在这时,两个游走球突然冲着斯莱特林的观众席疾驰而来,游走球一前一后的冲着同一个目标而去——哈利•波特。

“哦不,哈利!”在拉文克劳观众席上的赫敏发出一声尖叫。罗恩迅速用望远镜看向教师席——奇洛紧紧盯着两个游走球口中振振有词。

“四分五裂!粉身碎骨!”在游走球靠近观众席之前,哈利迅速把魔杖对准了冲过来的游走球,游走球在魔咒的作用下迅速变成了碎片落地。

场上的所有人都震惊于突然发疯的两个游走球的时候,哈利已经把游走球分裂了,所有人又震惊于哈利的魔咒的精准和发射的速度、毫不犹豫。

哈利分裂了两个游走球以后觉得,伏地魔的智商也就和一个家养小精灵差不多而已——多比就控制过游走球来伤害他。

最后比赛以斯莱特林的找球手抓住了飞贼为结束,斯莱特林欢呼着庆祝胜利,哈利带着德拉科去了海格的小屋,罗恩和赫敏也去了那里。

“是奇洛想要杀了你,我看到了。”罗恩向大家解释,“他眼睛死死的盯着你,嘴里嘀嘀咕咕的。”

“胡说,”海格说道,“他是教授,虽然他这个人确实神神叨叨的,可是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们怀疑奇洛教授是神秘人手下的人。”赫敏回答。

“我们认为奇洛想要得到四楼禁区走廊里的那个东西,所以他才在万圣节前夕放了巨怪进霍格沃茨。”德拉科的声音干巴巴的,他正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冲着海格的屋子和椅子皱眉。

“噢,那个禁区走廊他进不去的,第一道关可是三个头的路威看守的。”海格重重地放下茶壶。

“三个头的路威?”

“是啊——它是我的——是从我去年在酒店认识的一个希腊佬儿手里买的——我把它借给邓布利多去看守——”

“什么?”赫敏急切地问。

“行了,不要再问了,”海格粗暴地说,“那是一号机密,懂吗?”

“可是奇洛想去偷它。”

“胡说,”海格又说,“奇洛是霍格沃茨的老师,他决不会做那样的事。”

“那他为什么想害死哈利?”德拉科大声问道。

“乔治和弗雷德说过,如果要使用不怀好意的恶咒,你必须跟他们目光接触,奇洛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我看见的!”

“我告诉你,你错了!”海格暴躁地说,“我不知道那两个游走球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现,但是奇洛决不可能想害死一个学生!现在,你们几个都听我说——你们在插手跟你们无关的事情。这是很危险的。忘记那条大狗,忘记它在看守的东西,这是邓布利多教授和尼可•勒梅之间的——”

“这么说还牵涉到一个名叫尼可•勒梅的人,是吗?”赫敏捕捉到了关键字眼。

海格很生气,他在生他自己的气,但是哈利却觉得心满意足,以至于回到寝室以后德拉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哈利,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和尼克•勒梅有关系?”德拉科问哈利。

“德拉科,尼克•勒梅和邓布利多是好朋友。”哈利回答,“魔法石能把任何金属变成纯金,还能制造出长生不老药,使喝了这种药的人永远不死,这是多么诱人的事情啊——何况是黑魔王呢?他最畏惧的事情就是死亡!”

“所以你猜到了禁区里的东西就是魔法石?”德拉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来都不认识哈利一样——他很强大,魔法、头脑都是,冷静的不像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德拉科发现一直以来好像都是哈利在引导他们的想法和行为。

“德拉科,你们俩在这儿。”布雷斯走进寝室发现德拉科和哈利,“院长叫哈利过去一趟。”

“好的,谢谢你,布雷斯。”哈利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书,走向院长办公室。

 

站在院长办公室门口,哈利突然发现自己并不知道口令是什么——哈利忘记问了。

“波特,进来。”就在哈利犹豫的时候,院长办公室的门自己打开了,斯内普坐在办公桌后面,阴沉沉的看着他。

“斯内普教授。”哈利走进办公室,向斯内普问好。

“今天在魁地奇球场发生的事情,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斯内普的眼睛紧紧盯着哈利。

“我不知道,教授。”哈利用自己的绿眼睛看着斯内普,“那两个游走球突然就向我冲过来了,我下意识的就用了魔咒——我以为它们是要杀了我。”

“你觉得有人要杀了你?”斯内普发出一声冷笑,“在霍格沃茨?在我们这么多教授的眼皮子底下?在——邓布利多的面前?”

“我不知道,教授。”哈利在斯内普面前表现的像是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一样。

斯内普看着哈利的眼神变得空洞了起来,他知道有人想杀了哈利——游走球的碎片上有黑魔法的痕迹——他也知道是谁想杀了哈利:“你可以走了,波特。”

“教授,”哈利匆匆走到门口,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折了回来,“有什么魔法可以让动物的寿命变长吗?”

“你说什么,波特?”斯内普立刻盯着哈利,眼神也不再空洞。

“罗恩说他养了一只老鼠,一只在麻瓜界很常见的那种老鼠,他说他已经养了十年了,巫师是不是有什么魔法可以延长动物的生命?”哈利眨眨眼,语气中充满了一个孩子该有的好奇和天真。

“没有什么魔法可以让动物延长生命,波特。”斯内普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现在,滚回你的寝室!”

哈利连忙一串小跑离开了院长办公室,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让斯内普怀疑斑斑。


12.

 

就在哈利告诉斯内普斑斑的事情的第二天,斯内普就找了麦格,把斑斑带走了。

魔咒课下课后弗林特找上了哈利他们:“波特,邓布利多叫你过去一趟,他说他最近喜欢吃甘草魔杖。”

“好的。”哈利对弗林特点点头,他不想对这个背后袭击他的斯莱特林多说什么就和德拉科一起离开了。

 

“……我认为如果这是真的,那孩子有必要知道这件事……”哈利和德拉科在校长办公室门口听见了里面麦格像是在跟人争执什么的声音,哈利拉住了德拉科,冲他摇了摇头。

“知道这件事?告诉他他还有个愚蠢的格兰芬多教父、他的教父还在监狱里吗?”斯内普的声音充满了嘲讽。

“西弗勒斯,我们还不确定这是不是他……”邓布利多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那么,等波特他们到了以后我们来确认一下吧,两位变形学教授。”斯内普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哈利则敲响了邓布利多办公室的门。

“噢,哈利、德拉科,你们来了。”邓布利多和蔼的冲着他们微笑。

“教授,为什么要叫我们过来?”哈利问邓布利多。

“是这样的,我听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这只老鼠你们见过吗?”邓布利多提起了一个笼子,笼子里一只老鼠正在昏睡。

“是韦斯莱的老鼠。”德拉科看了一眼回答道。

“斑斑怎么会在这儿?罗恩说斑斑在他们家生活了十年,大家都把它当做家里的一份子呢。罗恩一定急坏了吧?”哈利惊喜的说道,“教授,我可以把斑斑带去给罗恩吗?我和罗恩在火车上就认识了,但是我们现在关系不太好……”

“噢,当然可以。”邓布利多听说过哈利和罗恩在火车上的冲突,也知道罗恩和哈利的关系稍微缓和了一些,“但是我们要先做个小的检查,确保斑斑是安全的,好吗?”

“好的,教授。”哈利拉着德拉科后退了几步,德拉科发现哈利的手掌心出了汗,他看了哈利一眼,随即用力回握哈利的手——哈利是他第一个真心相交的朋友,不管怎么样他都会陪着哈利。

“邓布利多,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康奈利•福吉从壁炉里爬了出来,他发现邓布利多的办公室里还有两个孩子,“怎么还有学生在这里?”

“康奈利,我今天喊你来是为了让你做个证明,因为我们听说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邓布利多严肃的看着福吉,“那么,我们开始吧。”邓布利多冲着麦格点点头,麦格抽出魔杖,对着斑斑用了个咒立停,斑斑从沉睡中清醒了过来。当他看清自己是在什么地方、附近都有什么人的时候,他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一只老鼠?”福吉狐疑的看着斑斑,又看了看邓布利多,他觉得自己仿佛被邓布利多耍了。

“也许并不是一只普通的老鼠。”斯内普干巴巴的回答,也抽出了魔杖对着斑斑。

邓布利多一挥手,笼子的门就被打开了,斑斑迫不及待的冲出笼子打算逃跑。一道红色的魔咒一闪而过,没入斑斑的身体里,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那就像是观察树木生长的快镜头。地上出现了一个脑袋;四肢也伸出来了;再过一会儿,一个男子站在刚才斑斑所在的地方,畏缩地绞着双手。这人很矮,比哈利和德拉科高不了多少。他那稀薄的淡色头发蓬乱不堪,头顶上还秃了一大块。他的外表就像是一个肥胖的人短时间内体重下降了许多的样子。他的皮肤显得很脏,几乎和斑斑的皮毛差不多,他那尖尖的鼻子和水汪汪的小眼睛还带有耗子的特色。他看着大家,呼吸急促无力。

“看看这是谁,我们的大英雄——小矮星彼得。”斯内普的声音毫不掩盖厌恶和嘲讽,福吉已经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麦格的目光里也充满了难以置信。

“小矮星彼得?”哈利重复了一遍那个名字,“他……是谁?”

彼得畏缩的看着他们,最后用乞求的目光看着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教授……”彼得喊了邓布利多一声。

“梅林骑士团的一级勋章获得者……被西里斯•布莱克杀死,只留下了一小节食指……他是小矮星彼得?”德拉科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没有办法……如果我不逃的话……布莱克会杀了我的……我只好逃走了……”彼得尖叫着,仓皇四顾。

“西弗勒斯,”邓布利多盯着彼得,喊了一声斯内普。斯内普立刻对彼得丢了一个快速禁锢,然后上前掰开彼得的嘴巴,把手上瓶子里的液体倒进了彼得的嘴里。

“你的名字?”邓布利多柔声问。

“小矮星彼得。”彼得喃喃道。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邓布利多的声音仍然很轻柔。

彼得深深地吸了口气,夹带着一种战栗的声响,然后用一种低平的毫无感情的声调说:“布莱克让我代替他成为了波特夫妇的保密人,我害怕极了,我向神秘人出卖了波特夫妇,当布莱克把我困在一个拥挤的街角时,我用魔杖制造了一场爆炸,断掉自己的一根右手指并且消失了。”

这下真相大白了,福吉脸色难看的撒了一把飞路粉,冲着壁炉里嚷嚷,几个傲罗走进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把小矮星彼得带走了。

斯内普的眼神又变得空洞起来,他把自己隐藏在阴影里,麦格匆匆离开办公室,邓布利多则看着哈利,等着他。

“教授……那个人……害死了我的父母,出卖了我的父母?”哈利的声音哽住了,他想起来上一世的真相大白,上一世西里斯错过的清白名誉,和西里斯最后的死亡。

“我恐怕是的,哈利,”邓布利多轻柔的回答,“在吐真剂下,没人能够说谎。”

“那个西里斯•布莱克是谁?”

“他是你父亲生前的挚友,也是你的教父、德拉科的舅舅。在今天之前,他被认为是向伏地魔出卖了你的父母、导致他们死亡的人。”邓布利多声音依旧轻柔。

德拉科紧紧的握着哈利的手,支撑着哈利。邓布利多赞赏的看了德拉科一眼,哈利有个很关心他的朋友,他了解斯莱特林,斯莱特林认定的不会改变。

“抱歉,教授。”哈利突然对邓布利多道了个歉,拉着德拉科匆匆跑了出去。

“他们两个关系很好,这是件好事。”邓布利多语气轻快的对斯内普说道。

斯内普对此不置可否,冷哼了一声也离开了办公室。


13.

 

圣诞节即将来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早晨,霍格沃茨学校从梦中醒来,发现四下里覆盖着好几尺厚的积雪,湖面结着硬邦邦的冰。韦斯莱孪生兄弟受到了惩罚,因为他们给几只雪球施了魔法,让它们追着奇洛到处跑,砸在他的缠头巾后面。几只猫头鹰飞过风雪交加的天空递送邮件,经历了于辛万苦,它们必须在海格的照料下恢复体力,才能继续起飞。

大家都迫不及待地盼着放假,在小矮星彼得被福吉带走以后,哈利更加期待圣诞节的假期了。

“哈利,你们知道尼克•勒梅是谁了吗?”哈利他们这次在图书馆里碰头,自从那天海格说漏嘴以后,赫敏就一直在图书馆里找到底谁是尼克•勒梅,“我翻了至少有一百本书了,却连他的影子也没有发现,他不在《二十世纪的大巫师》里,也不在《当代著名魔法家名录》里。另外,《现代魔法的重大发现》和《近代巫术发展研究》中也找不到他的名字。”

“我记得我在巧克力蛙上看到过尼可•勒梅,”哈利说着拿出了一张巧克力蛙的卡片并念出了上面的内容,“邓布利多广为人知的贡献包括:一九四五年击败黑巫师格林德沃,发现龙血的十二种用途,与合作伙伴尼可•勒梅在炼金术方面卓有成效。”

“尼可•勒梅和炼金术?”罗恩一脸的茫然。

“尼克•勒梅是人们所知的魔法石的唯一制造者。”德拉科回答道,“韦斯莱家族没有藏书供你们阅读了解巫师界的吗?”

“嘿,谁会需要了解炼金术啊?”罗恩大声抗议着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魔法石能把任何金属变成纯金,还能制造出长生不老药,使喝了这种药的人永远不死。”哈利说道,“也许这就是禁区里存放的东西、也是奇洛最想要得到的东西——长生不老。”

“奇洛要长生不老干什么?”赫敏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哈利一眼。

“也许想要长生不老的不是奇洛,而是别人。”哈利摊摊手,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

“巫师的生命已经比普通人要久了,为什么还要魔法石长生不老呢?”罗恩被赫敏拉回了椅子上,乖乖坐好。

“也许他不是用魔法石长生不老,而是希望借用魔法石让自己重归于世。”德拉科的脸色比平时更白了,听懂了他的暗示的罗恩和赫敏脸色也沉重了起来。

“现在奇洛还没有新的对禁区动手的打算,暂时不管他吧。”赫敏重重叹了口气,“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你们有什么打算?”

“爸爸和妈妈要去罗马尼亚看查理,我和弗雷德、乔治都留在霍格沃茨过圣诞节。”罗恩回答。

“我要回家过圣诞节,”德拉科说,“哈利,你呢?”

“我应该要留在霍格沃茨,我不想给我的姨妈家带去太多麻烦。”哈利耸耸肩,“我已经在留校名单上签字了。”

“妈妈邀请你去马尔福庄园一起过圣诞节。”德拉科从书里拿出了一张邀请卡,“今天收到的。”

“马尔福夫人?”哈利感到意外,他上一世和纳西莎•马尔福的交流不多,也就是最后她为了自己的儿子德拉科救了他一命,这一世更没有交流了,纳西莎怎么会突然邀请他去马尔福庄园呢?

“妈妈信上写着,让我把你带回去,说是想要在这段时间认识一下那个传奇的人物、我的好友哈利•波特。”德拉科也一脸的茫然。

“可是留校名单?”哈利眨了眨眼,接过邀请信。

“教父会放你走的。”德拉科露出一个假笑。

“教父?”赫敏突然问道。

“斯内普是你的教父?!”罗恩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他还经常在聚会的时候说斯内普的坏话。

“啊,原来我忘记告诉你们了吗。”德拉科脸上的假笑有扩大的趋势。

 

圣诞节假期开始的第一天,哈利就跟着德拉科用门钥匙回到了马尔福庄园。

哈利和德拉科把行李给了家养小精灵,走进马尔福庄园,德拉科询问过家养小精灵后带着哈利去了客厅。

“他们怎么还没来?”哈利在客厅门口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他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他的教父的声音。

“他们已经到了。”卢修斯的冷哼一声,冲着客厅门口抬了抬下巴,在他对面坐着的两人立刻回过头去看门口。

西里斯•布莱克立刻站了起来,带着笑看着哈利:“你看起来和你爸爸一模一样。”

哈利强装镇定,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开口了:“你是……你是西里斯•布莱克,我的教父?”

“是的,哈利。”西里斯点点头,哈利扑进他的怀抱,紧紧拽着他的袍子。

“我以为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只剩下姨妈一家人了……”哈利的声音带着哽咽,上一世因为他的错误,导致西里斯永远的离开了他……而他们甚至才相处了几个月。

“我很抱歉,哈利。”西里斯看着哈利红了的眼眶心疼极了,抱紧哈利安抚他,“我很抱歉。”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人在眼前,哈利终于忍不住放松了一直以来的情绪,抱着西里斯不撒手。

卢修斯冲着德拉科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跟着自己走。哈利看见德拉科脸色沉重的跟在卢修斯身后进了书房,忍不住担心起来——食死徒的儿子和打败了伏地魔的救世主成了好友,卢修斯会怎么做呢?

 

“德拉科,”卢修斯在椅子上坐下,“我听说你和哈利•波特成了好朋友,每天形影不离?你甚至还和韦斯莱家的小儿子、还有一个麻瓜出身的拉文克劳关系不错?”

“是的,父亲。”德拉科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卢修斯眯起了眼睛,盯着德拉科。

“哈利很强大,他打败了六年级成为了学院首席。”德拉科斟酌之后开了口,“万圣节的巨怪袭击,哈利沉着冷静的应对,拖延了时间让教父赶来救了整个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面对两个失控的游走球哈利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分裂咒解决了面前的问题。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我只在您的描述中才听到过的、属于黑魔王的那种冷静和强大,而且他现在只是一年级而已,将来不一定就会比您了解到的全盛时期黑魔王差,甚至可能是更强。”

卢修斯示意德拉科继续说下去。

“黑魔王现在在哪儿?他还活着吗?我们都不知道,但是现在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哈利很强大,邓布利多也还健在。即使黑魔王在某一天回来了,哈利和邓布利多的联手还会逊色于黑魔王吗?父亲一开始让我和哈利搞好关系也是为了让马尔福家族更好的在没有黑魔王的魔法界存活吧。”德拉科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看法和理解,他看见卢修斯的表情松动了,他知道自己成功让父亲放心了。

“那么,这和韦斯莱还有那个拉文克劳的麻瓜女孩有什么关系呢?”卢修斯又提起了被忽略的一个问题。

“哈利和他们的关系不错,”德拉科耸耸肩,“那个拉文克劳的女孩,她很好学,她知道的东西不比一般的巫师家族出身的孩子要少——她拿来作为消遣的书有一个砖头那么厚,而且她很聪明。”

“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作为一个马尔福,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同时你要注意,现在你和哈利•波特还有韦斯莱和麻瓜女孩走得太近,会给你带来麻烦。”卢修斯低声嘱咐德拉科,挥挥手让他走了。


评论
热度(29)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