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23

23.

 

禁林之行后,奇洛就请了病假,连期末考试都是由斯内普代考的。

哈利应对考试显得很随意,在他有针对性的复习之下,连罗恩都对考试轻松了不少。

哈利一直记挂着奇洛,他不知道在魔药的作用下奇洛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个伏地魔是不是还缩在奇洛的头上。魂片被消除掉以后哈利就再也没感受到过来自伤疤的疼痛,也就无从得知伏地魔的现状。

考完最后一科魔法史,哈利匆匆回到寝室里拿了隐身衣,立刻又赶向四楼的禁区,他要在奇洛之前拿到魔法石——尽管他并不知道奇洛现在到底还能不能去拿魔法石。

“哈利!”德拉科、罗恩和赫敏已经在四楼走廊处等着他了。

“你们怎么在这里?”哈利对于他们三个的出现非常意外,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打算要组搜很么。

 “虽然我觉得只要邓布利多教授在这里,魔法石就是安全的,你不需要这么担心。”赫敏一脸严肃的开口,“但是你这几天显得很焦虑,我就猜到你会到这里来,会这么做。”

“如果真的是按照黑魔王的安排,恐怕邓布利多教授现在已经离开学校了。”哈利看着那扇门。

“你不可能知道他会做什么的,哈利。”罗恩皱眉,“你又不是他,你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和黑魔王之间有种联系,我能感觉到。”哈利选择撒谎,他现在跟伏地魔一点联系也没有了,“你们不应该来的,我是被他选中的那个人,应该由我去面对他。”

“别说傻话了,哈利。”德拉科走到哈利旁边,尽管心里害怕但是他还是镇定着对哈利说道,“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虽然我不太赞同,但是我更不赞同你要独自去面对将会发生的事情,我们一起去吧。”赫敏说。

哈利把门推开了,随着吱吱嘎嘎的开门声,他们耳边立刻响起了低沉的狂吠。

哈利把海格送给他的那支笛子拿了出来,让笛子自动吹响,刚吹出第一个音符,大狗的眼睛就开始往下耷拉。慢慢地,大狗的狂吠声停止了——它摇摇摆摆地晃了几晃,膝盖一软跪下了,然后就倒在地板上,沉沉睡去。

“我想我们可以把活板门拉开了。”罗恩说,一边望着大狗的身后,“赫敏,你愿意第一个下去吗?”

“不,我可不愿意!”

“好吧。”罗恩咬了咬牙,小心地从大狗的腿上跨过去。他弯下腰,拉动活板门上的拉环,门一下子敞开了。

“你能看见什么?”赫敏着急地问道。

“什么也看不见——一片漆黑——也没有梯子可以下去,我们只好跳了。”

哈利率先走到了活板门前,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随后德拉科、赫敏也都跟着跳了下去,罗恩最后一个进去。

寒冷、潮湿的空气在他们的耳边呼呼掠过。他们向下坠落,坠落,坠落,然后——扑通。随着一声奇怪而沉闷的撞击声,他们落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上面。

哈利坐起来,朝四下里摸索着。德拉科他们落在了他的旁边。

“说实在的,幸好有这堆植物铺在这里。”罗恩说。

“幸好什么!”赫敏尖叫起来,“看看你们两个!”

她猛地跳起来,挣扎着朝一面潮湿的墙壁移动。她之所以这样挣扎,是因为她刚一落下,那植物就伸出蛇一般的卷须,缠绕住她的脚踝。他们不知不觉中已经被长长的藤蔓缠住了双腿。

赫敏在藤蔓还没来及把她牢牢抓住之前,总算挣脱了出去。

“别动了,这是魔鬼网。”德拉科举起了魔杖,“火焰熊熊!”

在短短几秒钟内,藤蔓就在退缩着躲避光明和温暖,松开了对他们的纠缠。植物扭曲着,抽动着,自动松开缠绕在他们身上的卷须,他们完全挣脱了出来。

哈利指着一条石头走廊说道:“这是惟一可走的道路。”

他们听见,除了他们自己的脚步声外,还有水珠顺着墙壁缓缓滴落的声音。

“你能听见什么动静吗?”罗恩小声问。

“好像是翅膀扇动的声音。”德拉科轻声回答。

德拉科、赫敏和罗恩竖着耳朵听那细小的声音,哈利却毫不犹豫的继续向前走。

到走廊尽头,面前是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上面是高高的拱顶形天花板。无数只像宝石一般光彩夺目的小鸟儿,扑扇着翅膀在房间里到处飞来飞去。房间对面有一扇厚重的木门。

“哇……”罗恩他们跟在哈利身后进来的时候,哈利已经骑上老旧的扫把在天上抓钥匙了——他的目标很明确,行动又快又准,罗恩他们是第一次见到哈利在天上飞的样子,恣意洒脱。

哈利毫不犹豫的就抓住了那把银色的、形状像个门把手的大钥匙,他迅速降落在门前,把它塞进锁眼,用力一拧,咔哒一声,门锁刚一弹开,钥匙就又飞走了。

哈利看着显得疲惫不堪的钥匙,犹豫了一下回头默念了一个恢复如初,钥匙变回了原本的样子哈利才走进门里。

“好大的棋盘,是要我们下期才能过去吗?”德拉科回头看着最后进来的哈利,第二个房间里原本是一片漆黑的,什么也看不见。可是他们刚跨进去,屋里突然灯火通明,照亮了一幕令人震惊的景象。

他们站在一副巨大的棋盘边上,前面是黑色的棋子,那些棋子都比他们还要高,似乎是甩黑石头之类的东西刻成的。在房间的那一头,与他们面对面的,是一些白色的棋子——那些高耸的白棋子的脸上都没有五官。

门在白色棋子的后面。

“我不打算要下棋,”哈利说着举起了魔杖,“我想试试看这样行不行——粉身碎骨!”

在哈利的魔咒下,一个白色的棋子应声而裂,哈利偏过头看着他们:“直接毁掉棋子不是更干脆吗?”

听了哈利的话,德拉科他们也举起魔杖,把白色棋子分裂,最后安然无恙的通过了这一关。

在要通过门的时候,哈利依旧是慢了一步,把棋子全部恢复成原样。

“我们已经通过了斯普劳特的机关,就是那道魔鬼网——给那些钥匙施魔法的肯定是弗立维——麦格教授把棋子变形了,使它们活了起来——下面就剩下奇洛的魔法,还有斯内普教授的。”哈利说着,他们又来到一扇门口。

“进去吧。”哈利把门推开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扑鼻而来,他们只好撩起衣服挡住鼻子。他们的眼睛也被熏出了眼泪,他们透过模糊的泪眼,看见一个巨怪,是一只成年巨怪。

哈利四下看了看,发现了一块小石头,心下立刻有了办法,哈利和德拉科悄悄说了一句什么,他们两个一起举起了魔杖。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哈利的咒语下,小石头飞了起来。

“速速变大!”德拉科的魔咒紧随他之后,把小石头变大了。哈利指挥着把变大的石头砸在巨怪头上,巨怪立刻昏死倒地。

他们小心翼翼的跨过巨怪,打开了下一扇门。

这里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排放着七个形状各异的瓶子。

他们刚跨过门槛,身后就腾地升起一股火焰,封住了门口。这火焰不同寻常:是紫色的。与此同时,通往前面的门口也蹿起了黑色的火苗。他们被困在了中间。

“这是教父准备的。”德拉科拿起桌上的羊皮纸。

羊皮纸上写着:危险在眼前,安全在后方。我们中间有两个可以给你帮忙。

把它们喝下去,一个领你向前,另一个把你送回原来的地方。两个里面装的是荨麻酒。三个是杀手,正排着队等候。

选择吧,除非你希望永远在此耽搁。我们还提供四条线索帮你选择:第一,不论毒药怎样狡猾躲藏,其实它们都站在荨麻酒的左方;第二,左右两端的瓶里内容不周.如果你想前进,它们都不会对你有用;第三,你会发现瓶子大小各不相等。在巨人和侏儒里没有藏着死神;第四,左边第二和右边第二,虽然模样不同,味道却是一样。

“太妙了,”赫敏说,“这不是魔法——这是逻辑推理——是一个谜语。许多最伟大的巫师都没有丝毫逻辑推理的本领,他们只好永远被困在这里。”

“那么我们岂不是会被永远困在这里了?”罗恩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不,我们不会。”哈利深呼吸了一口气,“现在,听我说。你们立刻折返回去,不要犹豫也不要回头——没有反驳的余地!”哈利的声音提高了,“你们想想接下来将会面对的是什么!很可能在最后等着的人是黑魔王本尊!而德拉科你是个斯莱特林、是个马尔福,你的父辈都是黑魔王的追随者,如果你在这里,你想过未来如果他真的回来了,你的父母家族会面对什么吗?罗恩、赫敏,你们两个只是才十一岁的霍格沃茨一年级学生,或许你们出身巫师家庭、或许你们头脑聪明是年级第一,但是不要忘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们只有十一岁!你们两个连我和德拉科都打不过,更何况将会面对的那个人?”

面对哈利的话,他们三个人沉默了下来,想要反驳的话也都吞咽了下去。

“你们喝下这个,回去找教授,告诉他们奇洛要偷魔法石。”哈利把那只圆溜溜的瓶子递给离他最近的德拉科,“我被黑魔王亲自做了标记,如果奇洛真的和黑魔王有关系,我一定要阻止他,阻止一切可能让他回来的事情。”

德拉科看着哈利,哈利身上散发出来一种成熟陌生的感觉,德拉科捏紧了瓶子毅然决然的喝了一口,把瓶子递给罗恩,率先往回走了。

哈利目送他们三个离开,拿起那只小小的瓶子喝了一口,想了一下又把瓶子里的魔药全喝完了,然后用魔杖敲敲瓶口,里面瞬间灌满了清水。

哈利做完这一切才向着最后的屋子——厄里斯魔镜所在的地方而去。


评论
热度(22)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