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21

21.

 

禁林之行,哈利当然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被斯内普抓住的第二天晚上,哈利就给德拉科他们下了沉睡咒,顺着公共休息室里的密道进入了密室。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萨拉查看见哈利一脸的平静,“恐怕你……不属于这个时空吧?”

哈利在画像前坐下,听见萨拉查的话点了点头。

“我是17岁的哈利•波特,在我17岁的时候,在这儿,霍格沃茨,第二代黑魔王伏地魔与我们展开了决战。在决战结束后,我被伏地魔的手下之一所杀,等我再次醒来时,我回到了1981年,我刚被送到我的姨夫姨妈家没多久的时候。这个意外使我决定在我那个时代的那些事情还没发生之前将其扼杀。”

“意外穿越吗……”萨拉查沉思了一会儿,“我听说过这个可能,没想到竟然真的会发生这种奇迹。”

“在我原本属于的那个时间,您的唯一后人,也就是第二代黑魔王,杀死了很多麻瓜甚至是麻瓜出身的巫师,否认他们的存在。甚至不少巫师家庭出身的巫师也遭到迫害。魔法部成为他的囊中之物,连霍格沃茨也被他安排了两个邪恶的黑巫师,伤害那些未成年的孩子、要求他们使用不可饶恕咒并用钻心剜骨折磨他们。他甚至不惜分裂自己的灵魂,制作出了七个魂器,只为了获得所谓的‘永生’。”哈利看着萨拉查,霍格沃茨的创始人现在正皱眉思考。

“你想要消灭魂器吗?”萨拉查问。

“是的,我必须这么做,这是我的宿命。”哈利指了指额头,“他标记了我,我注定了和他是死敌。”

“那个伤疤……”

“我也是魂器之一,这是杀死我母亲的时候,留下来的灵魂残片,意外留下的灵魂残片。”

“……”萨拉查看着哈利良久,叹了口气,“橱柜最上面一层第五个瓶子,你把它拿去。第五层第二本书第三百九十八页的魔咒,也许你需要它。找一个绝对不会被打扰的地方,念那个咒语然后喝下那瓶魔药。如果成功的话,你身上这个标记就会消失。”

哈利看着他,一脸的震惊:“作用于灵魂的魔药和魔咒,这里也有吗?”

“有,但是很危险,我也无法保证这个办法到底危不危险,但是可以一试。”萨拉查看着哈利,“我想你也有办法能够解除这个标记吧?”

“……必须由他,亲自动手,杀了这个灵魂碎片。”哈利苦笑,“但是同样,我也无法保证一定能够成功,也许他杀死的会是我而不是那个灵魂碎片。萨拉查先生……你这里有能够作用于并没有实体的灵魂残片的方法吗?”

“作用于没有实体的灵魂残片的方法?”萨拉查沉吟了一会儿,转身走进画中的屋子里,不多久又出来了,“有是有,但是那个方法太危险……”

“无论是什么方法我都要一试,我得要杀死现在那个依附在奇洛背后的灵魂残片,他消失也就不担心魂器了,只需要一点点蛇怪的毒液,足够杀死魂器。”哈利坚定地看着萨拉查,“这个方法必须快速而且简单,学期末前我有一次禁闭是去禁林的,在那儿我将会遇到黑魔王。”

“第一排第六瓶魔药,和我让你喝的那瓶是一样的,它是直接作用在灵魂上的,那个魔咒是为了保护你本身不受伤害。第二排第三个瓶子,里面是卡米拉的毒液。”萨拉查叹了口气,“一切的前提是,保证你自己的安全,好吗?哈利。”

“当然,我必须要活下来,活到最后,打败他。”哈利挥动魔杖拿到了书和魔药,回头冲着萨拉查露出一个笑容,爬出了密室。

 

哈利每天休息的时候都在背萨拉查那个魔咒,一直到一周后才有了十足的把握能够把萨拉查给他的那个魔咒背熟在心里。当天晚上他就趁着入夜进到了有求必应室里。

哈利把有求必应室想成了一间空旷的什么也没有的房子,深呼吸了一口气,把魔咒念了出来,最后一个音落下的时候他立刻喝下魔药。

痛,发自灵魂的疼痛立刻就侵袭了他。哈利感觉自己的灵魂被硬生生的撕裂成了两个,其中一个被剥离出去的不属于他的部分在魔咒的作用下翻滚,一点一点消逝,最后化为虚无。

哈利整个人倒在地上,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他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伏地魔的灵魂碎片,消失了。

哈利躺在地上,脑袋里想着需要一张沙发和一个温暖的壁炉,有求必应室回应了他的期待,沙发出现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壁炉里烧着旺盛的火焰。哈利用刚回复了一点点的体力爬上了沙发,在壁炉前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哈利醒了过来,发现已经错过了早餐时间,立刻匆匆忙忙往下跑赶去教室上课。

德拉科和布雷斯等在教室里,还带了哈利的书包来。

“抱歉,德拉科、布雷斯。”哈利气喘吁吁的,脸色依旧很难看——仅仅几个小时的睡眠完全无法让他受损的灵魂恢复过来。

德拉科本来还想说什么,看到哈利这副狼狈的模样也咽了下去。原本窃窃私语的斯莱特林看到他这个样子也都沉默了下来。

“我跟他们说你不舒服,所以没去早餐。”德拉科从书包里拿出一份三明治,哈利看到摇了摇头示意他不饿。

“抱歉,发生了一点意外,我没办法及时赶回去。”哈利全身上下的骨头像是被拆开重组了一样疼痛,尤其是大脑更是像被针扎一样疼。

“你脸色很难看,哈利。”布雷斯开口说道,德拉科把三明治递给高尔和克拉布,听到这句话他们都点了点头。

“我经历了相当糟糕的一晚。”哈利疲惫的笑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他身上没有任何外伤,似乎……”庞弗雷夫人挥动魔杖给哈利做检查,“我得把邓布利多教授和斯内普教授请来。”

德拉科和布雷斯坐在一张病床上,哈利在他们附近的一张床上躺着,奄奄一息。

刚才哈利和他们说着话却突然晕倒了,德拉科和布雷斯立刻手忙脚乱把他送到了医疗翼,庞弗雷夫人从见到他们三个开始就眉头紧锁,现在更是要请校长来……

“庞弗雷夫人,哈利他到底怎么了?”德拉科忍不住开口喊住庞弗雷。

“波比,怎么了?”与此同时邓布利多和斯内普也赶到了,斯内普挑眉看了看坐在一边的教子。

“我恐怕……是精神伤害,阿不思。”庞弗雷夫人犹豫了一下回答道,邓布利多的神色立刻变严肃了。

“精神伤害?在学校里?”德拉科和布雷斯愣住了,德拉科想起来哈利之前的猜想……

“有魔药的味道,”斯内普凑近哈利闻了闻,回头对邓布利多说。

“小马尔福先生,小扎比尼先生,请问你们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邓布利多回头对两个小蛇问道。

“我……我们也不清楚……哈利他是……他是突然晕倒的……”布雷斯开口回答,德拉科的大脑还在运转:哈利为什么受到了精神冲击?是谁对哈利下手?会是潜伏在学校里的那个人吗?

“我注意到他今天早上没有去用早餐,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邓布利多看到德拉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又开口问道。

“他早上不舒服,所以没有去用早餐。”德拉科咬咬牙,决定还是隐瞒哈利昨晚不在的事情——哈利不在只会是去了一个地方,而他凑巧也知道那是哪儿,“教授,请问我们可以离开了吗?我们还要上课……”

这下子轮到邓布利多愣住了,在好友受伤的时候还想着去上课?

“当然可以,小马尔福先生、小扎比尼先生,如果哈利醒来,我们会立刻通知你们的。”邓布利多只愣了一下就恢复过来,又一脸笑呵呵的样子。

德拉科和布雷斯点点头,跳下病床跑出了医疗翼。

德拉科的目的地很简单:回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去密室里找萨拉查。但是布雷斯却不明白德拉科到底要做什么。

“德拉科!嘿,德拉科!你等等!”布雷斯拽住德拉科的手,迫使德拉科停下来,“为什么你这么冷静,看起来一点也不关心哈利,你们不是……”关系很好吗这句话在布雷斯看到德拉科混杂了惊恐和关心的表情的时候收住了,布雷斯沉默着松手,得到自由的德拉科匆匆看了他一眼立刻又往地窖里跑。

地窖里没有人在,所有人都去上课了。德拉科立刻顺着密道进入了密室里。

“萨拉查阁下,”德拉科跑的气喘吁吁,“哈利……哈利他……”

萨拉查听德拉科讲了一遍发生的事情,沉默下来。

“抱歉,我没有办法,”萨拉查回答道,“我只能告诉你,他会没事的,德拉科。”

 

哈利的情况所有人都束手无策,斯内普喂他喝了魔药稳定下来,直到天黑的时候哈利才醒过来。

“哈利?你觉得怎么样?”邓布利多在哈利床边坐下,“你昏迷了几乎一天。”

“唔……感觉身体很累。”哈利动了动身体,长时间的昏睡让他的身体变得沉重。

“那是当然的,”邓布利多拿来一瓶魔药递给哈利让他喝下,“这是缓解肌肉疲劳的魔药。哈利,你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吗?”

“我不知道,教授,”哈利控制着脸上的表情让自己显得很无辜,“我只是突然昏过去了,醒过来我就在这里了。我怎么了,教授?”

“你受到了精神伤害,但是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邓布利多紧紧盯着哈利的眼睛,试图看出他的表情,哈利却坦然看着他。

“我也不知道……”哈利装作努力回想的样子,然后摇了摇头,“我没有任何印象。”

“噢,好吧。”邓布利多点点头,“我得走了,你的朋友们来了。”

“哈利!”赫敏第一个扑过来拥抱他,德拉科、布雷斯和罗恩在她身后,他们也都一脸担心。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我现在没事了。”哈利拍拍赫敏,“教授,我可以回地窖去吗?”

“这你得问庞弗雷夫人。”邓布利多向后面喊了一声,“波比!来看看哈利。”

庞弗雷又挥动着魔杖给哈利检查身体:“你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哈利。你可以回地窖去了。”

哈利跳下病床,和德拉科他们一起回到地窖。


评论
热度(22)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