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17-18

17.

 

哈利和德拉科暂时打消了斯莱特林们的疑虑,弗林特被哈利石化在公共休息室里,没有一个斯莱特林敢为他解咒,一直到晚饭的时候德拉科路过才好心的把他给放开了。

当天晚上哈利又一次披上隐身衣,偷偷溜了出去。

他今天的目的只有一个——二楼的女生厕所,斯莱特林密室的入口。

哈利穿着隐身衣走进女厕所里,桃金娘不知道去哪里了,并没有在厕所里。哈利一路走到水槽前:那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水槽,他们里里外外地检查了每一寸,在铜水龙头的一侧刻有一条极小的蛇。

哈利紧盯着那个微型蛇雕,催眠自己那是一个真正的蛇,然后开了口:“打开。”他口里发出的是一阵奇异的嘶嘶声,顷刻间,水龙头便罩在一片灿烂的白光中,并开始旋转,紧接着,水槽也开始移动了。事实上,水槽下沉,露出一条的管道,宽得足够让一人滑入。

哈利深呼吸了一口气,给自己丢了几个漂浮咒和轻身咒,顺着管道滑了下去。

管道里面黑漆漆的,管壁上都是污秽,带着滑腻腻的感觉。哈利一直往下滑着,远远深入地窖的深度。管道一直延伸,终于变成了水平伸出去的样子,哈利从管道尾端射出,落在地上。

“噢,真够恶心的。”哈利站起来,往自己身上扔了一打的清理一新,“荧光闪烁。”

哈利举着魔杖,一边四处打量一边向前走。

地下静如孤坟,地板上凌乱的散着一些动物的尸骨。再稍微向前走一点,地上是一张巨蟒皮,那东西的轮廓线巨大、弯曲,就躺在地下道的转角处。哈利顺着巨蟒皮向前继续走,他爬过另一道弯,一面坚固的墙赫然立在他面前。墙上雕刻着两条相互缠绕的蛇,蛇眼镶着闪闪发亮的巨大绿宝石。

“打开。”墙从中裂开了,而两蛇也随之分开。两面半墙平衡地滑开,消失无踪了。哈利站在一间石室的末端。石室相当大,光线昏暗。高耸的石柱上缠绕着更多的石雕巨蟒,一直上升,消失在黑暗中的天花板。

哈利站立着,听着那令人发寒的沉寂,他在雕刻着蟒蛇的柱子间慢慢前进,他走过最后一对柱子,一座与石室等高的雕塑跳入他的视线。雕塑紧靠后墙耸立:它已经相当古老了,像是猴子,稀稀疏疏的长胡须直垂到及地石袍底,两条灰色的腿站立在石室光滑的地板上。

“就在这儿。”哈利低声咕哝着,“我差一点死掉,我第一次接触魂器,我杀死了——蛇怪。”

哈利抬头看着面前的斯莱特林雕像,他还记得蛇怪是从哪里出来的——

“哈利?”包含着惊恐和怀疑的声音突然在哈利身后响起来,哈利一回头就看到了德拉科瞪大眼睛看着他,“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说什么死掉、什么蛇怪?”

 

“你到底是谁?这里是……斯莱特林的密室?”德拉科掏出魔杖对着哈利,手心被汗水打湿。

“德拉科!”哈利看着德拉科,心里飞速转动思考该怎么办。

“你是谁?你是真的哈利•波特吗?”德拉科深呼吸,他为自己刚才所听到的东西和现在眼前所见的一切感到震惊。

“德拉科,你听我说,”哈利转身,“我当然是哈利•波特!我们每天都在一起相处,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你是我认识的那个哈利•波特,可你是真的哈利•波特吗?”德拉科一脸的难以置信,“斯莱特林的密室,只有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才知道在哪里、如何开启……而且,我听到了,你会蛇佬腔。哈利•波特的父母都是格兰分多,我可从没听说过斯莱特林的后裔进了格兰分多,莉莉•波特更是个麻种巫师。”

哈利深呼吸一口气:“你想象得到我经历过什么吗,德拉科?”

德拉科楞了一下,他没想到哈利开口居然是这么一句。他经历过什么?

“我是哈利•波特,只有一岁的时候就打败了那个所有人都害怕的黑魔王的人,我的父母也在那一天全部丧生。我的母亲为了我能够活下去,使用了一个古老的魔法,为我构筑了一个保护,在我成年之前,只要我和我母亲的血亲在一起,我就能够安然无恙,甚至我可以以这种力量击退黑魔王。那一晚,我的母亲惨死在我的面前,尽管对当时的事情我还那么小,可是那一幕却成了我心底最深处的阴影。”哈利冲着德拉科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可能你无法理解也无法感受……我一直在寻找关于我父母的事情,一直在努力回忆那一天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然后我发现这个,”哈利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的闪电疤痕,“它蕴含了某种属于黑魔王的力量,所以我知道斯莱特林的密室在哪里、怎么开启,也因此我得到了说蛇佬腔的能力。”

“他的力量,遗留在你的身上了?”德拉科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不可能,他已经死了,他的力量即使遗留在你的身上也不可能还有任何用处了。”

“他没死,他还活着,只是不再是人类的样子了。”哈利垂着眼,“我还拥有着蛇佬腔就是最好的说明,何况以奇洛那副样子,怎么可能自己打起了魔法石的主意?这个结论,德拉科你其实早就心里有数了。”

德拉科看着哈利,试图从他脸上的表情分析出他说的话的真假,然而却一无所获。

“我无法确定你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选择相信你,但是如果你会威胁到马尔福,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德拉科放下魔杖,环顾着四周,“这里有什么?蛇怪?”

“你最好闭上眼睛。”德拉科暂时相信了他的说辞让哈利松了一口气,转而仰视着斯莱特林的石雕脸庞,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说吧,斯莱特林,霍格沃茨的至尊。”

哈利说完这句话,忍不住撇了撇嘴在心里腹诽了一下当时伏地魔说的这句话——这当然不会是斯莱特林本尊所言的,大概是伏地魔自己改出来的和蛇怪的暗号吧。

斯莱特林石雕巨脸开始移动,德拉科只见斯莱特林的嘴巴越张越宽,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雕像四中似乎有东西在里面翻滚,从底层深处直朝上滑行。

地面在震动,似乎是有重物走在了石室地板上,哈利和德拉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可以感觉到,巨蟒在斯莱特林口中伸直蜷缩的身躯。

蛇怪爬出来的那一刻德拉科就闭上了眼睛,他的心在咕咚咚的急促跳动,他几乎可以想象到那只蛇怪有多么巨大——路上褪下来蛇皮他也见到了。

哈利闭着眼睛,感受蛇怪沉重的蛇身在积满尘埃的地板滑动着。

“你是谁?”蛇怪发出嘶嘶的声音,德拉科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听真正的蛇说话和听哈利说话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不是上一次把我叫醒的人……你身上没有萨拉查的气味,但是很奇怪,你身上有和上次来的那个人一样的感觉。”

哈利平复自己的呼吸,他当然知道蛇怪指的是什么。

“我是哈利•波特,现在在世的,唯一一个会说蛇佬腔的人。”哈利斟酌了一下,回答了蛇怪的问题。

“你看起来很小。”蛇怪打量了一下哈利,“比上次来那个人还要小……你旁边的人是谁?”

“他是我的朋友,德拉科。”哈利捏紧了手心,他担心被蛇怪发现他是个假冒的斯莱特林继承人——那可是活了几千年的蛇怪。“上一次打开密室已经是五十年前了,那个打开密室的人早就毕业离开这里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继承萨拉查的力量吗?”蛇怪在哈利面前盘着身子,它已经独自在这里呆了太久,难得有人来跟它交谈,而且这个人和萨拉查的后裔有相同的感觉。

“萨拉查的力量?”哈利反问道。

“你不知道吗?我被萨拉查留在这里,守着他留给后代的礼物,但是一直没有人来,时间长久到我几乎都忘记我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了。”

德拉科听着哈利熟练的和蛇怪用蛇佬腔交谈,心里的恐惧一点点扩大。对于未知的不安占据了他的整个思维。

“哈利……”德拉科摸索着靠近哈利,握住他的手,“你们在说什么?”

哈利看看德拉科,回握住德拉科的手安抚他:“他说这里有萨拉查的力量。”

“你们两个的关系很好,你敢自己毫无了解的情况下就跑到这里来,倒像总是缠着萨拉查的那个家伙一样勇敢。”蛇怪看着他们两个,缓缓闭上眼睛,“你们可以把眼睛睁开了,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他是纯血,而你是继承人。”

哈利松了一口气:“德拉科,可以睁开眼睛了。”

德拉科听见哈利的话,把眼睛睁开一个缝看着面前巨大的蛇怪,蛇怪盘在他们面前,闭着眼睛冲着哈利低下了头。

“上一个来的人,沉溺于洗清霍格沃茨巫师的血统,他的野心太大了,不像萨拉查所希望的样子,所以我只是听从他的命令行事,却没有告诉他萨拉查真正力量的所在。但是你不一样,你身上有勇敢也有计谋,你有你的想法,你心里有爱。你就像是多年前我初次遇到的那个萨拉查一样……我愿意把斯莱特林的力量交给你。”蛇怪对他们点了点头,往旁边让开,向哈利示意爬上斯莱特林石雕,从那个黑洞进去,“去传承吧,属于萨拉查的力量。”


18.

 

哈利和德拉科爬进雕像嘴巴的那个黑洞里,顺着黑洞一路向前走他们发现了另一个巨大的屋子,明显属于蛇怪。但是在这间大屋子旁边有一扇小门,哈利和德拉科打开了门,那是一间收拾整齐的小屋,屋里摆放着一张床,床边有一个巨大的橱柜,橱柜里整整齐齐的放着一个个小瓶子。橱柜对面是一副画像,画像上只有一间小木屋和一片空地,其他什么也没有。

“哈利,这里都是珍稀的魔药材料!”德拉科走到橱柜前,惊叹着。哈利跟了过来,橱柜中最先映入他眼中的是装着独角兽的血和独角兽的角的瓶子,放满了一整排柜子。瓶子外的标签上贴着介绍,独角兽的血是纯净无诅咒的。

哈利看到这些独角兽的血,心里想要是伏地魔看到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他顶着那种直接作用于灵魂的诅咒杀死独角兽好得到它们的血让自己活下去,而这里却放着这么多的无诅咒的独角兽血液,他却因为蛇怪不承认而无法进入这里,大概伏地魔会气的吐血吧。

“你们是谁?”一个轻缓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能够进到这里的人,只有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而且只有得到卡米拉承认的继承人才能够进入到这里。”

“你好,先生。”哈利和德拉科回头,原本空无一人的画像里出现了一个穿着绿色长袍的黑发男人,正是他在跟他们说话。

“我是哈利•波特,他是德拉科•马尔福。我们是斯莱特林一年级的学生。”哈利抬头看着画像里那个男人,“您是……萨拉查•斯莱特林吗,先生?”

“你们好,马尔福先生、波特先生。”萨拉查挑挑眉,“我很意外你竟然认出我来了。”

“您的脖子上那个挂坠盒是四大创始人的遗物之一,我在书上见到过。”

“很高兴你拥有这么出色的观察力,”萨拉查冲着哈利点点头,“那么,你们之中谁拥有传承自我的家族的血脉?”

“很抱歉,我们都不是。”德拉科努力平复呼吸,他面前画像里的人是萨拉查•斯莱特林本尊,他在努力保持自己的镇定,“哈利他……经历了一点意外,所以拥有了蛇佬腔,我们能进到这里纯属意外。”

萨拉查看着德拉科的眼睛,德拉科感觉自己大脑的思绪正在翻滚。

“我很遗憾,你们两位都相当出色,但是却都不是我的继承者。”萨拉查叹了口气,尽管他现在只是个画像,但是他也能使用一些魔咒,他悄悄对德拉科用了摄神取念,“五十年前,有个少年打开了密室的门,但是他却错误的利用卡米拉杀死了一名麻瓜出身的女巫,因而被卡米拉拒之门外。”

哈利和德拉科对视了一眼,德拉科猜到了萨拉查说的人是谁,那个让所有斯莱特林闻风丧胆的人——伏地魔。

“他会利用卡米拉杀死霍格沃茨麻瓜出身的所有巫师。”哈利回答,“如果他可以的话,他会亲自这么做。”

“所有的麻瓜出身的巫师?”萨拉查皱眉,“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因为他憎恨他的麻瓜父亲,他认为你想要清除巫师界的麻瓜巫师们,所以他要杀死所有的麻瓜出身的巫师,以及麻瓜。”哈利说的话引起了德拉科的震惊,伏地魔的父亲是个麻瓜?这是他们斯莱特林想都不敢想的可能。

“你们必须阻止他,”萨拉查沉思了一下回答,“我为了保护霍格沃茨和霍格沃茨的学生而离开了霍格沃茨,滥用黑魔法伤害人的行为,必须要阻止。”萨拉查转身回到小屋里,拿出来了一本书,“我以霍格沃茨创始人之一立下契约,给予我面前的两个人——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以霍格沃茨至高的权力……”

哈利和德拉科看着萨拉查,听着他念着的咒语,心里一片震惊。萨拉查•斯莱特林多年来在霍格沃茨的权限从未改变,而如今他却毫无保留的转交给了他们两个菜一年级的孩子,而他们只不过第一次见面。

“橱柜里那些东西全部归你们了,随你们使用。只要你们不伤害霍格沃茨的师生,霍格沃茨的所有一切都由你们做主,你们的权限甚至高于校长。”萨拉查放下书,脸色苍白了不少,“感谢当初我走的时候戈德里克那个傻瓜没有改变我的权限,不然今天我也没办法把权限转移给你们了。”


评论(5)
热度(30)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