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19-20

19.

 

“一旦发生战争,霍格沃茨将会成为最安全的地方,我希望你们能够守护好霍格沃茨。”萨拉查突然盯着哈利看,“你的那个伤疤,你知道它会怎么样吗?”

“我不知道,先生。”哈利看着萨拉查,心里紧张了起来,下意识的就运转起了大脑封闭术。

“人的灵魂只有一个,完整的灵魂会影响一个人的行为和头脑,但是有一种黑魔法,可以把灵魂分裂放进某一种物体中。这种行为很危险,而且每一次分裂必须杀死一个人,灵魂一旦分裂,即使主体灵魂死亡了,也可以通过被分裂出去的灵魂来汲取别人的生命力最终复活。而你的这个伤疤,上面有很强的黑魔法的力量。”萨拉查看着哈利,哈利的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像是早就知道的样子,“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不太明白它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但是我知道,这是一个极邪恶之人使用的极邪恶的魔法所造成的,所以我想它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哈利耸耸肩,“但是我不会让它影响我的。重要的不是两个人有多么相像,而是两个人的不同之处,不是吗?”

萨拉查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不早了,你们该回去了。”

随着萨拉查的话音,他的画像像个门一样打开了,露出后面的通道,“这后面连着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你们一直爬就行了。”

哈利和德拉科爬进隧道,回到了寝室里他们几乎是倒头就睡——今天实在是太累了。

 

自从那天从密室回来以后,德拉科总是躲着所有人,偷偷的用双面镜和卢修斯长谈。

一天吃早饭的时候,海德薇给哈利捎来一张海格的纸条。上面只写着四个字:快出壳了。

德拉科看见纸条的时候,脸上的激动溢于言表,哈利则在纸条上加了一句上午课间休息的时候见,然后让海德薇又把纸条送去给了赫敏以及罗恩。

赫敏看到字条后冲着哈利摇了摇头,满脸的不赞同;罗恩兴奋地都快要从长桌上跳起来了。

“我简直不想上课了。”下课的时候,城堡里刚刚传出铃声,他们匆匆跑过场地,朝森林禁地的边缘奔去。罗恩的脸上兴奋难掩,“我们一辈子能看见几次小龙出壳啊?”

德拉科没有发表言论,但是兴奋在脸上写得清清楚楚。

海格迎接了他们,他满面红光,非常兴奋:“快要出来了。”他把他们让进小屋。那只蛋躺在桌上,上面已经有了一条深深的裂缝。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不停地动着,传出一种很好玩的咔嗒咔嗒的声音。他们都把椅子挪得更靠近桌子,屏住呼吸,密切注视着。

突然,随着一阵刺耳的擦刮声,蛋裂开了。小龙在桌上摇摇摆摆地扑腾着。它其实并不漂亮;它的样子就像一把皱巴巴的黑伞。它多刺的翅膀与它瘦瘦的乌黑身体比起来,显得特别的大。它还有一只长长的大鼻子,鼻孔是白色的,脑袋上长着角疙瘩,橘红色的眼睛向外突起。

它打了个喷嚏,鼻子里喷出几点火星。“它很漂亮,是不是?”海格喃喃地说。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小龙的脑袋。小龙一口咬住他的手指,露出尖尖的长牙。

“天哪,你们看,它认识它的妈妈!”海格说。

“海格,”哈利说,“你不能把这只龙留下,你应该把它放掉。”

“我不能,”海格说,“它太小了,会死掉的。”

“再过一阵子,它就会变得跟你的房子一样大,随时会被别人发现的。”赫敏提高了嗓门,“到时候不只是你,邓布利多,甚至是学校都会有麻烦的。”

海格咬着嘴唇。“我——我知道我不能永远养着它,可我不能就这样把它扔掉,不能啊。”

“我们可以把它送到庄园里去,”德拉科开口了,“马尔福庄园,或者是布莱克庄园,”德拉科飞快的看了哈利一眼,“纯血统的庄园里千奇百怪什么都有,放下一只龙的位置还是有的,也有足够的钱去请专门的人来照顾它。”

哈利看了德拉科一眼,虽然德拉科极力装作平静只是在提建议,但是哈利还是从他眼里看出了一丝兴奋。

“怎么样,海格?”最后,海格总算同意他们先派一只猫头鹰去问问西里斯可不可以把龙放在布莱克家的庄园里——毕竟他和西里斯更熟,想要见到的话也随时可以去。

哈利回到寝室立刻给西里斯写了信,第二天西里斯就回信并同意了这件事,过三天他就会亲自来霍格沃茨把龙接走——西里斯说在打人柳那里见,顺便要介绍一个人给哈利认识。

 

20.

 

和西里斯约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这几天哈利看得出来德拉科并不那么高兴——因为龙送去了布莱克家族名下的一所庄园,而不是马尔福家的。但是哈利对他说他也是布莱克家的一份子,他随时都可以去庄园看那只龙,他才终于不再郁闷了。

哈利和德拉科披着隐身衣走到海格的小屋,海格已经把诺伯装进一只大板条箱,准备就绪了。“给它准备了许多老鼠,还有一些白兰地酒,够它一路上吃的了。”海格用沉闷的声音说,“我还把它的玩具熊也放了进去,免得它觉得孤单。”板条箱里传出了撕扯的声音,似乎玩具熊的脑袋被扯掉了。

“再见,诺伯!”海格抽抽搭搭地说,“妈妈不会忘记你的!”才几天时间海格就给小龙起好了名字。

德拉科咕哝了一句这个名字一点也不贵族,然后和哈利用隐身衣罩住板条箱,随即也跟着钻到了袍子下面。

哈利给纸条箱用了一个漂浮咒,这次他们在诺伯还没有那么大的时候就决定把它送走了,所以即使是在中间放了个箱子,他和德拉科也好好地被隐身衣笼罩着。

哈利和德拉科走到打人柳附近的时候远远就看见西里斯在打人柳下面等着,他旁边还站了一个人,哈利远远看去,那人不是莱姆斯又是谁呢?

“西里斯!”走到西里斯旁边的时候哈利掀开了隐身衣,扑在西里斯身上。

“哈利!”西里斯接住哈利,“哈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人是莱姆斯•卢平,我和你父亲的好友。”

狼人一脸的疲惫,身上穿着旧袍子,但是收拾的很干净妥帖,他冲着哈利露出微笑点了点头。

“你好,莱姆斯。”哈利热烈的抱住莱姆斯,他脑海中一闪而过霍格沃茨最后一战时莱姆斯和唐克斯的样子……随即哈利用力的闭上眼,松开莱姆斯。

“这是德拉科•马尔福,我的好朋友。”哈利拖着德拉科跟莱姆斯介绍。

“时间不早了,已经宵禁了,你们得尽快回去。”狼人说道,“龙就交给我和西里斯吧,马上就要放假了,等假期了我们再见面。”

西里斯挥动魔杖,把纸条箱接过来,然后在哈利手里塞了一个双面镜:“哈利,你可以用这个双面镜随时和我联系,我会一直在另一边等你。”

哈利和德拉科往回走的时候还一直在回头看,一个是留恋那条龙,一个是舍不得两位如父亲的长辈,西里斯和莱姆斯也一直在打人柳前注视他们,直到再看不见他们的身影才转身进入尖叫屋棚。

总算摆脱了诺伯这个沉重的负担,他们的心情和手一样轻快。他们跨进走廊却发现斯内普正在那里等着他们。

“哦不,糟了,”哈利低声说,“我们有麻烦了。”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忘记披上隐身衣了,现在他们被斯内普抓了个正着。

事情简直不能更糟。

哈利和德拉科坐在地窖中斯内普的办公室里,斯内普紧紧盯着他们两个。

“夜游,还去了禁林,偷偷养了龙,”斯内普缓缓开口,“你们两个还能做些什么更让我惊讶的事情吗?”

斯内普冷冷哼了一声:“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禁林,那么关禁闭就让你们去禁林吧。现在,你们该回去睡觉了!”

斯内普把两只小蛇丢出办公室大门的时候他们两个还一脸茫然——他到底怎么知道的?

后来在和西里斯讲这件事的时候哈利才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西里斯写信给斯内普炫耀他的教子给他弄来了一只龙。


评论(2)
热度(29)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