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5-6

5.

 

门立时洞开。一个身穿翠绿色长袍的高个儿黑发女巫站在大门前。她的神情严肃,是麦格教授。

“一年级新生,麦格教授。”海格说。

“谢谢你,海格。到这里就交给我来接走。”

她把门拉得大开。门厅大得能把德思礼家整栋房子搬进去。像古灵阁一样,石墙周围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炬。天花板高得几乎看不到顶。正面是一段豪华的大理石楼梯,直通楼上。

他们跟随麦格教授沿石铺地板走去。哈利听见右边门里传来几百人嗡嗡的说话声,麦格教授把一年级新生带到了大厅另一头的一间很小的空屋里。大家一拥而入,摩肩擦背地挤在一起,紧张地仔细凝望着周围的一切。

“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茨,”麦格教授说,“开学宴就要开始了,不过你们在到餐厅入席之前,首先要你们大家确定一下你们各自进入哪一所学院。分类是一项很重要的仪式,因为你们在校期间,学院就像你们在霍格沃茨的家。你们要与学院里的其他同学一起上课,一起在学院的宿舍住宿,一起在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里度过课余时间。

“四所学院的名称分别是: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每所学院都拥有自己的光荣历史,都培育出了杰出的男女巫师。你们在霍格沃茨就读期间,你们的出色表现会使你们所在的学院赢得加分,而任何违规行为则使你们所在的学院减分。年终时,获最高分的学院可获得学院杯,这是很高的荣誉。我希望你们不论分到哪所学院都能为学院争光。

“过几分钟,分院仪式就要在全校师生面前举行。我建议你们在等候时,好好把自己整理一下,精神一些。”

她的目光在纳威的斗篷(斗篷带系在左耳下边)和罗恩鼻子那块脏东西上游移了一下。

“等那边准备好了,我就来接你们。”麦格教授说,“等候时,请保持安静。”

她离开了房间。

“他们怎么能准确地把我们分到哪所学院去呢?”哈利听到有人在问。

“我想,总是通过一种测验呗。弗雷德说对我们的伤害很大,可我想他是在开玩笑。”他听见了罗恩的回答。

他看了看周围,周围人也人人自危。没有人说话。只有赫敏口中念念有词,在飞快地背诵她学过的咒语,拿不准该用哪一道。旁边的德拉科虽然看起来很镇定,可是握着哈利的手的手心已经沁出了汗水。

哈利从容的站在队伍最前面,这时哈利听到了背后有几个人的高声尖叫。

“那是——”

周围的人吓得透不过气来。从他们背后的墙上突然蹿出二十来个幽灵。这些珍珠白、半透明的幽灵,滑过整个房间,一边交头接耳,对这些一年级新生很少留意。他们好像在争论什么。一个胖乎乎的小修士模样的幽灵说:“应当原谅,应当忘掉,我说,我们应当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的好修士,难道我们给皮皮鬼的机会还不够多吗?可他给我们都取了难听的外号。你知道,他甚至连一个起码的幽灵都够不上——我说,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一个穿轮状皱领紧身衣的幽灵突然发现了一年级新生。

没有人答话。

“新生哟!”那个胖乎乎的修士朝他们微笑说。“我想,大概是准备接受测试吧?”

有些学生默默地点点头。

“希望你们能分到赫奇帕奇!”修士说,“我以前就读那个学院。”

“现在朝前动动吧,”一个尖细的声音说,“分院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麦格教授回来了。幽灵们鱼贯地飘飘荡荡穿过对面的墙壁不见了。

“现在,排成单行,”麦格教授对一年级新生说,“跟着我走。”

他们走出房间,穿过门厅,经过后边一道双开门进入豪华的餐厅。

学院其他班级的同学都已围坐在四张长桌旁,桌子上方成千上万只飘荡在半空的蜡烛照亮餐厅。四张桌上摆着熠熠闪光的金盘和高脚酒杯。餐厅上首的台子上另摆着一张长桌,那是教师们的席位。麦格教授把一年级新生带到那边,让他们面对全体高班生排成一排,教师们在他们背后。烛光摇曳,几百张注视着他们的面孔像一盏盏苍白的灯笼。幽灵们也夹杂在学生们当中闪着朦胧的点点银光。哈利为避开他们的目光,抬头朝上看,只见天鹅绒般漆黑的顶棚上点点星光闪烁。他听见赫敏小声说:“这里施过法术,看起来跟外边的天空一样,我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读到过。”

很难令人相信那上边真有天花板,也很难令人相信餐厅屋顶不是露天的。

麦格教授往一年级新生面前轻轻放了一只四脚凳,哈利连忙收回了目光。麦格教授又往凳子上放了一顶尖顶巫师帽。帽子打着补丁,磨得很旧,而且脏极了。

餐厅里的人都在盯着这顶帽子,哈利也盯着它。餐厅里鸦雀无声。接着,帽子扭动了。帽边裂开一道宽宽的缝,像一张嘴——帽子开始唱起来:你们也许觉得我不算漂亮,但千万不要以貌取人,如果你们能找到比我更漂亮的帽子,我可以把自己吃掉。

你们可以让你们的圆顶礼帽乌黑油亮,让你们的高顶丝帽光滑挺括,我可是霍格沃茨测试用的魔帽,自然比你们的帽子高超出众。你们头脑里隐藏的任何念头,都躲不过魔帽昀金睛火眼,戴上它试一下吧,我会告诉你们,你们应该分到哪一所学院。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你也许属于赫奇帕奇,那里的人正直忠诚,赫奇帕奇的学子们坚忍诚实,不畏惧艰辛的劳动;如果你头脑精明,或许会进智慧的老拉文克劳,那些睿智博学的人,总会在那里遇见他们的同道;也许你会进斯菜特林,也许你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去达到他们的目的。来戴上我吧!不必害怕!千万不要惊慌失措!在我的手里(尽管我连一只手也没有)你绝对安全因为我是一顶会思想的魔帽!

魔帽唱完歌后,全场掌声雷动,魔帽向四张餐桌一一鞠躬行礼,随后就静止不动了。

“所以,我们只要戴上这顶帽子就可以了。”哈利听到身后的罗恩悄悄说,“我要把弗雷德杀掉,听他说得像是要跟巨人搏斗呢。”

哈利淡淡地一笑。

这时麦格教授朝前走了几步,手里拿着一卷羊皮纸。

“我现在叫到谁的名字,谁就戴上帽子,坐到凳子上,听候分院。”她说,“汉娜.艾博!”

一个面色红润、梳着两条金色发辫的小姑娘,跌跌撞撞地走出队列,戴上帽子,帽子刚好遮住她的限睛。她坐了下来。片刻停顿——“赫奇帕奇!”帽子喊道。

右边一桌的人向汉娜鼓掌欢呼,欢迎她在他们这一桌就坐。哈利看见胖修士幽灵也高兴地向她挥手致意。

“苏珊.彭斯!”

“赫奇帕奇!”帽子又喊道。苏珊飞快地跑到汉娜身边坐下。

“泰瑞.布特!”

“拉文克劳!”

这次左边第二桌拍手鼓掌。当泰瑞加入到他们的行列时,有几名拉文克劳的学生站起来和他握手。

曼蒂.布洛贺也分到拉文克劳,拉文德.布朗则成了格兰芬多的第一位新生,左边最远的一张餐桌即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哈利看见弗雷德和乔治发出了嘘声。

接着米里森.伯斯德成为斯莱特林的新生。

“贾斯廷.芬列里!”

“赫奇帕奇!”

哈利发现有时帽子立刻就喊出学院的名字,但另一些时候花了一些时间才作出决定。比如排在哈利旁边的那个浅茶色头发的男孩西莫.斐尼甘就在凳子上几乎坐了整整一分钟,帽子才宣布他被分到格兰芬多。

“赫敏.格兰杰!”

赫敏几乎跑到凳子跟前,急急忙忙把帽子扣到头上。

“拉文克劳!”帽子喊道。罗恩哼了一声。

纳威.隆巴顿的名字时,他朝凳子跑的路上摔了一跤。帽子用了好长时间才对纳威作出决定。当帽子最后喊出“格兰芬多”时,纳威戴着帽子就跑掉了,最后不得不在一片哄笑声中一溜小跑回来,把帽子还给麦格教授。

叫到德拉科的名字时,德拉科大模大样走过去,而且即刻如愿以偿,帽子几乎刚碰到他的头就尖叫道:“斯莱特林!”

德拉科前去和克拉布与高尔会合,露出对自己很满意的样子。

这时,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

莫恩诺特.帕金森之后是一对佩蒂尔孪生姐妹然后是莎莉安波克斯最后,总算轮到——“哈利波特!”

当哈利朝前走去时,餐厅里突然发出的一阵嗡嗡低语像小火苗的咝咝响声。

“波特,她是在叫波特吗?”

“是那个哈利波特?”

在帽子就要扣到头上遮住他的视线时,哈利看到餐厅里人头攒动,人人引颈而望,希望看清他的模样。接着就是帽子里的黑暗世界和等待。

“嗯,”他听到耳边一个细微的声音说,“难。非常难。看得出很有勇气。心地也不坏。有天分,哦,我的天哪,不错——你有急于证明自己的强烈愿望,那么,很有意思我该把你分到哪里去呢?”

哈利冷静的等待分院帽作出决定。

“你太冷静沉着了,格兰芬多不适合你。”那个细微的声音问,“你能成大器,你知道,在你一念之间,斯莱特林能帮助你走向辉煌,这毫无疑问。”

“是什么都可以。”哈利在心里默默的说。

“那么好吧,那你就去——斯莱特林!”

分院帽向整个餐厅喊出了最后那个名字。他摘下帽子,走向斯莱特林那一桌。在分院帽喊出斯莱特林的时候,餐厅里发出了很大声的倒抽气声。

“他居然去了斯莱特林?那个波特?”

“天啊,分院帽是不是该洗洗了?他是不是因为太多年没洗所以坏了?波特怎么可能去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们优雅的鼓掌,欢迎哈利的到来。哈利在德拉科的身边坐下之后看见还在等待分院的罗恩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哈利看着高台上的主宾席。海格坐在离他最远的角落。他捕捉到了哈利的目光,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并不那么友善。主宾席的中央,一把大金椅上坐着阿不思邓布利多。哈利看见邓布利多在沉思的样子。整个餐厅里只有邓布利多的银发和幽灵们一样闪闪发光。哈利也同样认出了奇洛教授,他头上裹着一条很大的紫色围巾,显得很古怪。在奇洛教授旁边是斯内普教授,他的表情显得很微妙。

现在听候分配的只剩下三个人了。莉莎.杜平成了拉文克劳的新生。接着就轮到了罗恩,他这时脸色发青。一眨眼工夫帽子就高喊道:“格兰芬多!”

当罗恩一下子瘫倒在格兰芬多的座位上时,剩下的最后一名布雷斯.扎比尼被分到斯莱特林了。麦格教授卷起羊皮纸,拿起分院帽离去了。


6.

 

分院之后,邓布利多站起来。他笑容满面地看着学生们,向他们伸开双臂,似乎没有什么比看到学生们济济一堂使他更高兴的了。

“欢迎啊!”他说,“欢迎大家来霍格沃茨开始新的学年!在宴会开始前,我想讲几句话。那就是:笨蛋!哭鼻子!残渣!拧!谢谢大家!”他重新坐下来。大家鼓掌欢呼。哈利不知道是否该一笑置之。

“哈利他去了斯莱特林呢。”弗雷德凑近罗恩说道。“我们的小罗尼会很寂寞呢。”

乔治从罗恩的另一边出现。“我们刚才都看到了。”

“哈利和小马尔福牵着手!”最后他们一起用咏叹调说。

“都走开!”罗恩咆哮,“有什么好寂寞的?他只是一个背叛了格兰芬多的人而已!”

“哇哦。”弗雷德和乔治发出感叹、齐齐后退一步,罗恩附近的人也都离他稍远了些。

在罗恩后面那桌的赫敏皱眉抬头看着他,罗恩的声音太大了,以至于整个礼堂都安静了下来,望向格兰芬多这边。

“罗恩!”珀西大声喝止最小的弟弟。

“我有说错什么吗!”罗恩不服气的大喊,“他的父母都是格兰芬多!他全家都是格兰芬多出身的!他的父母是被伏地魔杀死的而伏地魔来自于斯莱特林!这样的他进了斯莱特林,他不是格兰芬多的叛徒是什么?!”

哈利很冷静的吃完了他面前的食物,又等着德拉科吃完东西,问过德拉科是否要离开之后才站起来。斯莱特林们在哈利站起来的同时停止了用餐,大厅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哈利他们两个的身上——包括教授们。

“韦斯莱先生。”哈利和德拉科经过格兰芬多的餐桌时突然开口,在开口前他用了一个无声无杖的声音洪亮,整个礼堂里都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如果我是你,我不会为了一个人的名利而去与他交谈,更不会再三干涉别人的私事,询问别人并不愉快的回忆——尽管对方已经表现出了不想谈的想法。哦,我忘了,你并不能动用你可怜的脑袋去思考别人是否不想继续交谈。那么,就请闭上你的嘴,你并不是我的什么人,更不是我的父母亲,你没资格说我是格兰芬多的叛徒。斯莱特林,真的就一定是不好的么?斯莱特林,就真的是邪恶的么?难道——格兰芬多没有弱者,没有黑巫师吗?”

全场一片寂静,哈利看向主宾席,他看到了西弗勒斯审视的目光,海格不赞同的目光,麦格严肃的表情,弗立维、斯普劳特赞许的目光,还有——来自邓布利多的充满了猜忌的目光。

“在场的各位有谁可以保证斯莱特林一定是完全邪恶的?有谁可以保证其他学院没有邪恶的人?我并没有针对谁的意思,但是,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就好像谁会知道伏地魔会败在我一个小孩子的手上一样。”说出伏地魔的名字的时候,哈利听到了大家倒抽气的声音。“既然没有办法预知之后的事情,那么,就不要把话说得太满,以免将来打自己一个耳光。”哈利说着,抬起了魔杖。“终了结束。”

“马尔福,波特!”六年级的马库斯•弗林特追上来,悄悄跟他们两个说了什么,使得原本打算直接离开礼堂的哈利停下了脚步——弗林特说接下来是年级首席和学院首席的竞选时间,哈利对此很感兴趣——虽然如果他参加的话对别人来说并不公平。

 

看着哈利他们被弗林特拉回去,罗恩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刚才哈利那一句终了结束很多人都听到了,学生们很吃惊,他们没有想到哈利居然已经学会了声音如洪,不少教授心中更加赞许——他们从来不相信在麻瓜界长大的孩子可以拯救魔法界,尽管他曾经在一岁时做到了。但是已经自己学会了魔法的哈利却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伏地魔什么时候会回来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必须尽量早的做好准备,而哈利的表现无疑给了他们信心,一个懂得上进的救世主比一个只会玩的小孩要好太多。

看到哈利的行为,邓布利多心中的怀疑更深,也许别人不知道,但是哈利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得多,哈利是怎么学会的魔法呢。

海格正举杯狂饮。麦格在跟邓布利多说着什么。头上裹着可笑围巾的奇洛正跟西弗勒斯说话。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奇洛教授背对着哈利——哈利顿感他前额上的那道伤疤一阵灼痛。

“哎呀!”哈利用一只手捂住前额。

“怎么了?”德拉科问。

“不,没什么。”哈利捂着前额,盯着奇洛。

最后,桌上的食物都消失了,邓布利多教授又站了起来。餐厅也复归肃静。

“哦,现在大家都吃饱了,喝足了,我要再对大家说几句话。在学期开始的时候,我要向大家提出几点注意事项。

“一年级新生注意,校园里的树林一律禁止学生进入。我们有些老班的同学也要好好记住这一点。”

邓布利多闪亮的目光朝韦斯莱双胞胎那边扫了一下。

“再有,管理员费尔奇先生也要我提醒大家,课间不要在走廊里施魔法。

“魁地奇球员的审核工作将在本学期的第二周举行。凡有志参加学院代表队的同学请与霍琦夫人联系。

“最后,我必须告诉大家,凡不愿遭遇意外、痛苦惨死的人,请不要进入四楼靠右边的走廊。”

有少数几个人发出了笑声。

“现在,在大家就寝之前,让我们一起来唱校歌!”邓布利多大声说。哈利发现其他老师的笑容似乎都僵住了。

邓布利多将魔杖轻轻一弹,魔杖中就飘飞出一条长长的金色彩带,在高高的餐桌上空像蛇一样扭动盘绕出一行行文字。

“每人选择自己喜欢的曲调。”邓布利多说,“预备,唱!”

于是全体师生放声高唱起来:霍格沃茨,霍格沃茨,霍格沃茨,霍格沃茨,请教给我们知识,不论我们是谢顶的老人还是跌伤膝盖的孩子,我们的头脑可以接纳一些有趣的事物。因为现在我们头脑空空,充满空气,死苍蝇和鸡毛蒜皮,教给我们一些有价值的知识,把被我们遗忘的,还给我们,你们只要尽全力,其他的交给我们自己,我们将努力学习,直到化为粪土。

大家七零八落地唱完了这首校歌。只有韦斯莱家的孪生兄弟仍随着《葬礼进行曲》徐缓的旋律继续歌唱。邓布利多用魔杖为他们俩指挥了最后几个小节,等他们唱完,他的掌声最响亮。

“音乐啊,”他揩了揩眼睛说,“比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更富魅力!现在是就寝的时间了。大家回宿舍去吧。”

 

“斯莱特林跟着我。”弗林特带领着斯莱特林的一年级新生走向地下。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是一间位于湖底的半透明休息室,墙由黑色的哥特式大理石砌成,天花板是水晶雕刻的透明半圆,可以看到头顶上粼粼的波光。天花板上用链子栓着泛绿光的灯。室内有一壁炉,带有雕刻精美的壁炉台,旁边有些雕花椅。可以透过窗户看见一些巨大的章鱼或奇怪生物。

一年级的学生全部站在公共休息室里,而其它年级的学生站在最外围,德拉科和哈利并肩站着。

“墙壁上刻的是斯莱特林行为守则,我们必须无条件遵守它,我们以自己是斯莱特林为荣耀。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来自古老的纯血家族,我们以自己的血统为荣耀。”弗林特站在最前面说道。“今晚本该是我们的院长对你们一年级的例行训导,但是今天因为出了一点意外所以他无法脱身,”说到这里弗林特扫了一眼哈利,“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每年决定首席的时间了。各个年级的首席以及学院首席。”

一年级的小蛇们跃跃欲试,他们的父母都来自斯莱特林所以他们都知道新生入学那一天会有学院首席的决斗,尽管他们已经知道哈利会一点魔法但是他们并不把哈利放在眼里——毕竟他从小在麻瓜界长大。

“哈利,你打算成为年级首席吗?”德拉科问哈利。

“不,我没有打算成为年级首席。”哈利微笑回答,“德拉科要去?”

“我的目标是学院首席。”德拉科说,“但是父亲说最好不要太吸引目光,所以让我只当年级首席就好。”

哈利毫不意外,卢修斯对他已经明确表现出示好的态度,而且德拉科和他关系也很明显的不错,卢修斯他是在为以后谋退路,如果这个时候德拉科在学院里太显眼,会更容易招来高年级那些疯狂追随伏地魔的家族的伤害。

“首先是一年级首席的决斗。”弗林特沉稳的宣布,一年级的学生退开来,在中间留出足够大的空位,“失去魔杖或倒地就算失败。”

结果毫不意外的是德拉科获胜。作为马尔福家的孩子,再怎么娇宠,该会的他一样都不少,唯独少了高年级的谋略和沉稳,还有对魔力的控制。

二年级到七年级的年级首席毫无悬念的进行,最后是年级首席的决斗。

“那么,现在是学院首席的决斗时间。”弗林特脱下外袍站进了圈的最中间,“对手是我。”

二年级以上都沉默的站在一边,弗林特的狠戾和强大他们都知道,没有人想要上场。

“没有人吗?”弗林特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那么——”

“我可以吗?”弗林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哈利从一年级里走了出来。

“波特?”弗林特很意外的看着哈利,随即一笑,“当然可以。”

对方只是个一年级新生,弗林特根本不放在眼里,而且他可是哈利波特,大难不死的男孩,杀死了黑魔王的人。如果在这里能够打败他,甚至是伪装成一场意外杀死他,父母一定会很高兴的。

“哈利!”德拉科试图阻止哈利,也许哈利不清楚,可是德拉科却很明白——弗林特一家都是伏地魔的忠实追崇者,他的眼睛里已经可以看到贪婪的光芒,他可能会伤害哈利。

“放心吧,德拉科。”哈利胸有成竹的走进圈中央,对着弗林特行了一个礼。

“腿立僵停死!”哈利扔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魔咒,毫不意外的被弗林特轻松化解。

“火烤热辣辣!”恶作剧咒语一个接一个从哈利的魔杖尖发出耀眼的光芒,而弗林特却只是用一个盔甲护身化解了所有的咒语。

“你还只是一年级而已,不该来找死的!”被哈利的恶作剧咒语消除了所有的耐心,弗林特露出狰狞的模样,“钻心剜骨!”

哈利一个翻滚躲开了恶咒,他身后的学生慌忙散开,咒语打在墙壁上,不留一丝痕迹。

“不可饶恕咒?”哈利吃了一惊,一个六年级的级长,居然会不可饶恕咒,而且还敢在霍格沃兹使用?

“斯莱特林有斯莱特林独特的方法躲避校长的监管。”弗林特对于哈利躲开了钻心剜骨表现出了很强烈的不满,但是他很快又寻找哈利的下一个破绽。

“除你武器!”在弗林特找到哈利的破绽之前,哈利动了,红色的光芒冲上弗林特的魔杖,弗林特的魔杖被狠狠的甩了出去。“通通石化!”在弗林特找回自己的魔杖之前,哈利把他定在了原地。

“现在,哈利赢了。”德拉科捡起弗林特的魔杖,递给哈利。天知道刚才那个钻心剜骨扔出来的时候他有多紧张。

“那么,现在波特是新的学院首席了?”一年级里传出一个声音,斯莱特林崇尚强者,哈利已经用他得实力征服了在场的斯莱特林们。弗林特并不是多么厉害,只是他擅长决斗并且他清楚的知道斯莱特林的范围脱离了邓布利多的掌控——来自于他们的创始人的愤怒。

哈利接过弗林特的魔杖,解除了通通石化之后把魔杖交回给他。

“承让,弗林特。”

除你武器是四年级才会学的内容,斯莱特林都很清楚,所以哈利能够熟练并且成功使用除你武器这件事给大家相当大的震撼——即使是七年级也都有人无法成功使用除你武器。

“现在,一年级的男生往这边走,进你们的寝室。女生往这边。”另外一名女性级长说,弗林特还没有作出反应。

“哈利,你没事吧?”德拉科仔细打量着哈利身上有没有伤口,“哈利,你可真厉害。”

“只是试了一下在书上看到的咒语而已。”哈利响应,他们走在队伍的最后。

“钻心——”弗林特愤怒咆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但是却在喊到一半时被打断。

“除你武器。”低沈的声音在阴暗处响起,还在公共休息室的学生迅速回头,在看清阴影处的人时,哈利的眼眶湿润了。

“斯内普教授……”哈利喃喃念着他的名字,在得到西弗勒斯的记忆之前,他从来不相信西弗勒斯真的保护着他,现在他终于看见了,为了他出手的西弗勒斯。

“谁准许你们在公共休息室里使用不可饶恕咒的?”西弗勒斯冷着脸问,“弗林特,回去把斯莱特林行为守则抄写一百遍,三天后的早上我要看到它在我的办公桌上。如果被我发现你使用魔法或是别人帮了你,禁闭一个月。”

哈利和德拉科在西弗勒斯的视线下默默走进寝室隧道。

 

在寝室靠近尽头的地方,哈利发现了刻着自己和德拉科还有布雷斯名字的寝室铭牌。

“这么尽头的地方?”哈利看了看身后的寝室,“而且和其余的寝室离得还这么远?”

“德拉科喜欢比较安静的地方。”布雷斯回答。

“噢,好吧。”哈利耸耸肩,走进寝室。

斯莱特林的寝室都是由绿色组成的,三张床之间隔了一段距离,刚好可以放下床头柜。墙壁是透明的,可以看见黑湖里的景象,旁边也有窗帘,不想看的时候可以拉上。壁炉燃烧着微弱的火焰,一面墙上刻了一句话:我们利用规则,我们不践踏规则。

哈利打赌,这句话刚刚他在公共休息室的墙上也看见了。

“那是斯莱特林行为守则里的一句话。”德拉科像是看穿了哈利心里想的是什么。“我父亲告诉我,那句话每天都会改变,今天是这一句,也许明天就会是另外一句,它是自由的、不被约束的,就和画像一样。”

哈利看着那句话,然后转身去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早早上床休息。

“晚安德拉科、布雷斯。”哈利放下绿色的帷幔说道。他得要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第二天一早去礼堂吃饭前,哈利他们起的很早,但是走到公共休息室的时候哈利吃了一惊——他以为他们会是最早的,但是没想到蛇院的人全部都起来了。

“首席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看着哈利。

“…嗨,早上好。”哈利茫然的打了个招呼。

“波特。”弗林特走过来,一副便秘的样子对哈利说,“由于你是首席,大家都要等着你一起去礼堂。”言下之意是哈利起的有点太晚了,大家在这里等了很久,下次请尽量早一点。

“噢。”哈利明白了,点了点头,“那么,各位,接下来的时间里请你们在早上八点之前到齐,并不需要这么早到齐。”

布雷斯看了一眼手表,现在离八点还差十五分钟。

“各位清楚了吗?”哈利说,“那么,去礼堂吧。”

哈利站在原地,大家也都看着他没有迈动脚步。

“哈利,你要走在最前面,带着大家一起走出去。”德拉科轻声提醒。

“噢。”哈利点点头,和德拉科、布雷斯一起走在最前面,其他人才陆陆续续按照年级排好队伍,跟在他们三个人身后走出公共休息室,离开地窖。


评论(4)
热度(35)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