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22

22.

 

哈利受到精神伤害的消息当天晚上就在四个学院里不胫而走了,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第二天早餐的时候大家都看着哈利窃窃私语。哈利和德拉科很从容的带着小蛇们坐下,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享用早餐。

德拉科看着哈利冷静的吃完早餐,一脸的不理解。他也问过哈利到底遇到了什么,但是哈利只是说“还不到时候告诉他”,也就没有在提过这件事了。

“哈利,今晚就是你和德拉科的禁林禁闭了。”布雷斯拿来一张字条,这是并没有到场吃早餐的斯内普给他的。

 

那天夜里十一点,德拉科和哈利跟布雷斯告别,然后下楼来到门厅。费尔奇已经等在那里了。

“跟我来。”费尔奇说着,点亮一盏灯,领他们出去,“我认为,以后你们再想要违反校规,就要三思而行了,是不是,嗯?”他斜眼看着他们,继续说道:“哦,是啊如果你们问我的话,我得说干活和吃苦是最好的老师真遗憾他们废除了过去那种老式的惩罚方式吊住你们的手腕,把你们悬挂在天花板上,一吊就是好几天。我办公室里还留着那些链条呢,经常给它们上上油,说不定哪一.天就派上了用场好了,走吧,可别想着逃跑。如果逃跑,你们更没有好果子吃。”

德拉科和哈利手牵着手跟在费尔奇身后,他们大步穿过漆黑的场地。

“进到禁林就握住你的魔杖,等一下无论遇到什么、发生了什么,第一时间保护好自己。”哈利轻声对德拉科说道。

德拉科偏过头去看了哈利一眼,他是第一次见到哈利这么凝重的表情,稚嫩的脸上一片肃然。

月光很皎洁,但不断有云飘过来遮住月亮,使他们陷入一片黑暗。德拉科可以看见海格小屋里那些映着灯光的窗户。接着,他们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喊叫。

“是你吗,费尔奇?快点,我要出发了。”

费尔奇说:“你大概以为你会和那个蠢货一起玩个痛快吧?再好好想想吧,小子——你是要去禁林!如果你能安然无恙地出来,就算我估计错了。”

海格从黑暗中大步向他们走来,牙牙跟在后面。海格带着他巨大的石弓,肩上挂着装得满满的箭筒。

“时间差不多了,”他说,“我已经等了半个小时。怎么样,哈利,马尔福?”

“不应该对他们这么客气,海格,”费尔奇冷冰冰地说,“毕竟,他们到这里来是接受惩罚的。”

“所以你才迟到了,是吗?”海格冲费尔奇皱着眉头,说道,“一直在教训他们,嗯?这里可不是你教训人的地方。你的任务完成了,从现在起由我负责。”

“我天亮的时候回来,”费尔奇说,“收拾他们的残骸。”他恶狠狠地说罢,然后转身朝城堡走去,那盏灯摇摇摆摆地消失在黑暗中。

“现在仔细听着,”海格说,“我们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险,我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遇到危险。先跟我到这边来。”他领着他们来到禁林边缘,把灯高高举起,指着一条逐渐隐入黑色密林深处的羊肠小路。他们往禁林里望去,一阵微风吹拂着他们的头发。

“你们往那边瞧,”海格说,“看见地上那个闪光的东西吗?银白色的?那就是独角兽的血。禁林里的一只独角兽被什么东西打伤了,伤得很重。这已经是一个星期里的第二次了。上星期三我就发现死了一只。我们要争取找到那个可怜的独角兽,使它摆脱痛苦。”

德拉科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要是我们遇到那个伤害独角兽的东西了怎么办?或者禁林里的其他东西——这里面甚至还有狼人不是吗?”

“只要你和我或者牙牙在一起,禁林里的任何生物都不会伤害你。”海格说,“不要离开小路。好了,现在我们要兵分两路,分头顺着血迹寻找。到处都是血迹,显然,它至少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跌趺撞撞地到处徘徊。”

“让牙牙跟我们一起吧,”哈利深呼吸一口气。如果是和海格一起,他没办法解释他将要做的事情。

“好吧,不过我提醒你,它可是个胆小鬼。”海格说,“那么,我自己走一条路,哈利你们和牙牙走另一条路。如果找到了独角兽,就发射绿色火花,明白吗?把你们的魔杖拿出来,练习一下——对了——如果有谁遇到了麻烦,就发射红色火花,我都会过来找你们——行了,大家多加小心——我们走吧。”

禁林里黑黢黢的,一片寂静。他们往里走了一段,就到了岔路口,哈利他们走右边的路,海格走左边的路。

哈利和德拉科、牙牙一起朝禁林中心走去。牙牙走在最前面,哈利跟在德拉科后面,手在袍子里捏着那瓶魔药和魔杖。时不时地,一道月光从上面的树枝间洒下来。他们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越来越深入森林内部,后来树木变得极为茂密,小路几乎走不通了。地上的血迹也越来越密了。一棵树根上溅了许多血,似乎那个可怜的动物曾在附近痛苦地扭动挣扎过。透过一棵古老栎树纠结缠绕的树枝,可以看见前面有一片空地。

“看——”德拉科拦住哈利,一个洁白的东西在地上闪闪发光。

那只可怜的独角兽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它修长的腿保持着它摔倒时的姿势,很不自然地伸直着;它的鬃毛铺在漆黑的落叶上,白得像珍珠一样。

哈利和德拉科走近独角兽,它睁着无神的大眼睛看着他们,眼睛疲惫的眨了几下,落下几滴泪来。

“哈利——”哈利还想走近独角兽的时候,德拉科突然发出了喊叫声。空地边缘的一丛灌木在抖动接着,从陰影里闪出一个戴兜帽的身影,它在地上缓缓爬行,像一头渐渐逼近的野兽。

哈利看到那个身影立刻丢出了握在左手上的魔药瓶,同时左手举起魔杖。

“四分五裂!”

魔药瓶在那戴着兜帽的身影的头顶上炸开,魔药立刻全部落在他的头上。

那个身影发出一声可怕的吼叫,立刻向着哈利扑过来。

“盔甲护身!火焰熊熊!”哈利下意识的就丢出一个攻击性的咒语,旁边的德拉科也动了。

“障碍重重!”德拉科发射了一个红色火花,立刻又向着那个身影丢出一个咒语保护哈利。

哈利和德拉科向两边跳过去摔倒在地上,等他们两个爬起来的时候那个带兜帽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海格发现了他们发射的红色火花赶了过来,跟他一起来的还有马人费伦泽。

“哈利!你们没事吧?”海格紧张的查看他们两个,发现两个人都没什么大事只是有点擦伤松了口气。

“你是波特家的那个孩子。”费伦泽看着哈利的伤疤,“你得快点离开这里,今天的禁林不安全,尤其是对你来说。”

“海格……那只独角兽……”哈利回头指了指地上的独角兽,费伦泽上前查看了一眼独角兽,冲着他们摇摇头。

“哈利·波特,你知道独角兽的血可以做什么吗?”费伦泽突然看着哈利问道。

“独角兽的血可以延续你的生命,即使你已经奄奄一息,但是你必须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你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屠杀了一个纯洁的、柔弱无助的生命,所以从它的血碰到你嘴唇的那一刻起,你拥有的将是一条半死不活的生命,一条被诅咒的生命。”德拉科回答了费伦泽的问题,这段关于独角兽血液的记录让德拉科的脸色比之前还要难看得多,“如果一辈子都要受到诅咒,那还不如死掉。”

“不错,”费伦泽表示赞同,“除非你只是用它拖延你的生命,好让你能够喝到另一种东西——一种使你完全恢复精力和法术的东西——一种使你长生不老的东西。你们知道此刻是什么东西藏在学校里吗?”

“魔法石。”哈利看着独角兽的尸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人说他死了,我认为纯粹是胡说八道。”

海格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哈利,你们不能再说下去了!现在我就带你们离开这里,越快离开越好!”

“祝你好运,哈利波特。”费伦泽说,“以前,命运星辰就曾被人误解过,即使马人也免不了失误,我希望这次也是这样。”


评论
热度(23)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