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26.

我总觉得和西里斯那段对话写崩了,脑袋里乱七八糟也不知道自己想什么……可能以后会修吧


26.

 

哈利在女贞路度过了相当平静的一个月,西里斯踩着最后的那一天来接哈利了。

“我们怎么过去?”哈利看向了西里斯,他的行李都被西里斯送缩小咒变到了合适的大小装进了口袋里。

“一个门钥匙。”西里斯掏出了一块怀表,“它带我们回去。。”

哈利伸手抓住了怀表,哈利感觉似乎有一个钩子在肚脐眼后面以无法抵挡的势头猛地向前一钩,然后便双脚离地,飞起来。犹如一阵风似的向前疾飞,眼前什么也看不清。等到哈利看清东西时,他发现他们正站在一个熟悉又简陋的广场——格里莫广场的中央。

西里斯带着哈利走到十二号门口,他用魔杖敲了一下前门,在一连串金属的滴答声和链条的咔哒声之后,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欢迎来到格里莫广场十二号,但是不要过分深入并且不要碰任何东西。”西里斯做出一个欢迎的手势。

哈利走进了几乎完全黑暗的大厅,空气里混合着潮湿而多灰尘,并且带有腐败的甜味相混合的味道。西里斯跟在他的身后走进门廊并关上大门。他听见了一阵柔和的嘶嘶声,然后所有墙壁上的老式汽灯都亮了起来,将一束忽明忽暗,很不稳定的光线投射在斑驳的墙纸上,并且照射出一条铺着破旧地毯的,长而黑暗的走廊。在走廊的顶上有一盏满布蜘蛛网的树形装饰灯在闪烁,还有年代久远已经发黑的肖像画挂在弯弯曲曲的墙壁上。哈利听见在身后的壁脚板处有某种打开阀门的声音。无论是那个树形装饰灯,还是放在附近一张摇摇晃晃的桌子上的枝状大烛台,其形状都象是一条大毒蛇。

“通过大厅的时候你记得要尽量压低声音。”西里斯带着哈利蹑手蹑脚的通过了一对长长的,长满蛀虫的窗帘,在窗帘的后面哈利猜想肯定还有一扇门。然后在绕过了一个巨大的看上去象是几根巨人腿构成的伞架之后,他们走上了黑暗的楼梯,经过了一排裱糊在墙上作为装饰的缩小的头状物体。再靠近一些哈利发现这些头颅属于房屋小精灵,他们都有着猪嘴一样的鼻子。

哈利走进客厅,这里有一个大窗户可以俯瞰房子前面的街道,一个大壁炉两侧是两个华丽的玻璃橱柜,并且有一面墙上覆盖着一个布莱克家族树形族谱挂毯。

“哈利!”莱姆斯从沙发上站起来,过来给了哈利一个拥抱。“抱歉,这个屋子里太多东西因为不能清理了,我们已经尽力把这里收拾的稍微像点样了。”

“没关系,能够和你们住在一起就足够了。”哈利松了一口气,他终于可以有时间和西里斯他们好好享受一下亲子时光了。

 

哈利在西里斯的安排下住在到了四楼,就在雷古勒斯房间的正下方。西里斯和莱姆斯不让哈利到一楼或者地下室去,他一整天都没能接近厨房或者是见到克利切。

“哈利,”西里斯在晚上哈利入睡前来到了哈利房间,“我有件事必须得告诉你。”

哈利坐在床上看着西里斯,莱姆斯就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

“要告诉我什么?”哈利看着西里斯,对现在的情况有些无措。

“我和莱姆斯的事。”西里斯纠结了半天才终于回答。“我们……呃,我们在一起了。”

“你们在一起怎么了?”哈利愣愣的接了一句,接着意识到了西里斯真正的意思。哈利意识到:他这只蝴蝶好像改变的不止是未来,还衍生出了很多不同的变化。比如德思礼一家,又比如西里斯和莱姆斯,但是事情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噢我是说,这没什么。你们有权选择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你们能够幸福快乐更重要。”

“谢谢,哈利。”西里斯松了一口气。

哈利拍拍西里斯的背:“我很喜欢莱姆斯。”

 

第二天一早,莱姆斯准备了简单的早餐,马尔福家的金雕在早餐后送来了一张字条,写着德拉科将会在十点钟来拜访布莱克老宅。

哈利在十点钟之前进到了客厅里,等待壁炉里亮起绿色的火光,德拉科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嫌弃:“你们就不能把壁炉整理的干净一点吗?”

“噢,不好意思,你恐怕是十几年来第一个使用这个壁炉的人。”西里斯耸耸肩,莱姆斯冲着壁炉扔了一个清理一新好让壁炉变得干净一点。

“德拉科,”哈利冲着德拉科挥挥手,“这里实在是有太多属于布莱克夫人了,所以只能做到这样了。”

“你们甚至没有一只家养小精灵?”德拉科在哈利旁边坐下,“全部自己收拾?”

“家养小精灵还是有一只的,”西里斯摊手,“只是比起我,它更愿意服从我母亲。”

就在西里斯话音刚落下的时候,一只家养小精灵出现在房间的边上。除了把一串肮脏的老鼠绑成一根带子围在腰间以外,它全身赤裸。它看上去很老。皮肤看来比它的身体大好几倍,尽管它光秃秃的不长毛,但是大量的白色眉毛在它巨大的、蝙蝠一样的眼睛上方冒了出来。它的眼睛充满血丝并且是潮湿的灰白色,而它肉色的鼻子同样十分巨大,或者更贴切的讲象猪嘴。它的行为仿佛象是看不见他们一样,只是驼着背,慢吞吞的走着,固执而迟缓,一直走向房间的最里面,它所发出的喃喃自语声在他的呼吸里嘶哑、深沉,就象一只牛蛙一样。

“哦,我可怜的女主人,如果她知道这间屋子里都有些什么垃圾的话,她会对老克利切说些什么呢,哦,这真是可耻,狼人、叛徒,可怜的老克利切,它能干什么。”

“…这就是你们的家养小精灵?”德拉科憋了半天才对哈利小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好,克利切。”哈利冲着德拉科无奈的笑笑,接着大声说道。

克利切停下了脚步,不再喃喃自语,并且带着一种十分明显的不确定的神情开始感到惊讶。

“这里还有些小孩,厚颜无耻的待在这里,哦,如果我的女主人知道的话,哦,她会怎样尖叫啊,这里还有两个新来的男孩,克利切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克利切不知道。”

“我叫哈利,克利切。这是德拉科,德拉科马尔福。他妈妈是纳西莎·马尔福夫人。”哈利拉着德拉科走到克利切附近,蹲在地上和克利切打招呼。德拉科只是站在一旁,冲着克利切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是德拉科小少爷!”克利切震惊的惊叫,“是西茜小姐的儿子!”

德拉科皱眉看着克利切,哈利却十分乐于见到这幅样子:“至少它现在不骂人了。”

德拉科在克利切殷切的目光下四处转了转,他看见客厅的窗帘里到处都是狐媚子,写字台里还有一只博格特。沙发里还有一窝死了的蒲绒绒。壁炉两旁的玻璃柜门非常脏,里面的黑魔法物件更是古怪,看起来并不想离开它们所在的架子,这些东西包括:锈迹斑斑的短剑、动物的爪子、盘绕起来的蛇皮、一个装饰用的水晶瓶,上面镶着一块蛋白石,里面盛着血、会咬人的银质鼻炎盒,装着肉瘤粉、一个多脚的像镊子一样的器具,能像蜘蛛一样爬、能催眠的音乐盒、没人能打开的纪念盒——

“哈利!”德拉科突然惊叫起来,“那个盒子!”

哈利他们顺着德拉科指的方向看过去,西里斯沉思了一会儿:“我以前没见过这个盒子。”

“那是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德拉科跑过去打开了玻璃柜,把挂坠盒拿到哈利面前,“是不是?”

“是的,”哈利看着挂坠盒,他还记得那个在山洞里的黑湖,还有湖底那些几乎把他拉下去的阴尸。

“斯莱特林的挂坠盒?你是说这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莱姆斯和西里斯快步走到他们身边,“布莱克家族和萨拉查还有关系?”

“我记得没有,”西里斯干巴巴的回答,“它也许知道,克利切!这是哪里来的?我命令你说实话!”

“那个盒子,主人雷古勒斯的盒子。克利切错了,克利彻违背了他的命令!”

就在克利切冲向立在壁炉前的拨火棍的同时,莱姆斯本能的做出反应,一个快速禁锢就丢了过去。西里斯大声咆哮:“克利切,我命令你不许动!”

哈利看着情绪濒临失控的西里斯,还有按着西里斯肩膀的莱姆斯,拿着挂坠盒走到了克利切面前:“克利切,你为什么说这是‘主人雷古勒斯的盒子’?它应该属于萨拉查·斯莱特林,霍格沃茨的创始人之一。它是从哪儿来的?和雷古勒斯什么关系?”

评论
热度(18)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