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27

27.


莱姆斯解除了克利切的禁锢咒,好让他回答问题。

家养小精灵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压抑,但在这个安静的、空旷的客厅里依然非常清晰。

“小天狼星少爷离开了,可喜的摆脱,因为他是一个坏孩子,总是不守规矩,伤透了女主人的心。可是雷古勒斯少爷很有教养,他知道布莱克家族的姓氏和自己高贵的纯血统意味着什么。多年以来,他一直谈论着黑魔王,那个让巫师不再隐藏,而反过来统治麻瓜和麻瓜出身……的人。16岁的时候,雷古勒斯少爷加入了黑魔王的集团。如此骄傲,如此自豪,如此幸福的侍奉……然后有一天,他加入一年以后,雷古勒斯少爷下楼到厨房来看克利切。雷古勒斯少爷一直喜欢克利切。雷古勒斯少爷说……他说……他说黑魔王需要一个家养小精灵。”

“黑魔王需要一个家养小精灵?”德拉科重复了一遍,一脸困惑的看着哈利,“他需要家养小精灵做什么?”

“雷古勒斯少爷说,这是荣誉,是属于他和克利切的荣誉。克利切必须做黑魔王吩咐的任何事情……然后回……回家。”克利彻呻吟了一声,喘息变成了呜咽。“所以克利切到了黑魔王那里。黑魔王没有告诉克利切要做什么,只是把克利切带到了海边的一个洞穴里。洞穴深处是一个山洞,山洞里有一个很大的黑湖……”

克利彻嘶哑的声音好像来自黑暗的水下,莱姆斯按着西里斯,把他压在沙发上。

“……那儿有一条船……”

一条很小,被施过魔法所以每次只能载一个巫师和一个牺牲品驶向湖中心的岛。而家养小精灵,一个在伏地魔眼里无关紧要、不算什么的家养小精灵,就是最好的测试魂器周围防御措施的办法。

“岛上有一个装满了药……药水的盆。黑……黑魔王让克利切喝掉它……克利切喝了,喝的时候看见了可怕的东西……克利切身体里像被火烧着了一样……克利切哭喊着要雷古勒斯少爷救救他,他哭喊着女主人,可是黑魔王只是大笑……他让克利切把所有的药水都喝光……他把一个盒子放在空盆里……他用更多的药水把它装满了。”

克利切呜咽着讲述那次黑暗可怕的经历。

“然后黑魔王把船划走了,把克利切一个人留在岛上。克利切需要水,他缓缓爬到岛的边上,从黑色的湖中喝水……很多手,死人的手,从水中伸出来,把克利切拉向水下……”

“但是你活下来了,你怎么回来的?”莱姆斯问他。

“雷古勒斯少爷让克利切回来。”

西里斯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是幻影移形,家养小精灵的魔法和巫师的不一样,巫师的约束对他们没有用处。”哈利轻声回答,“伏地魔不会想到家养小精灵会他不会的魔法。”

“家养小精灵最高的法律是主人的命令,”西里斯的声音压的低低的,“雷古勒斯让他回来,所以他就回来了。”

“那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德拉科问克利切,“你没有违反主人的命令。”

“克利切回来以后告诉了雷古勒斯少爷发生的事情,雷古勒斯少爷很担心,非常担心,”克利切嘶哑的说。“雷古勒斯少爷交待克利切待在房子里不要出去。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一天晚上雷古勒斯少爷到他的橱柜里找克利切,克利切能看出来,雷古勒斯少爷很奇怪,跟平时不一样,他的精神好像很混乱……他要克利切带他去山洞,去克利切曾经和黑魔王一起去过的山洞……”

“你喝了那个毒药?”克利切摇头哭了。

“雷……雷古勒斯少爷从口袋中拿出和黑魔王的相似的盒子,”说着,克利切的眼泪从大鼻子的两边倾泻而下。“他交待克利切带着它,一旦石盆空了,就掉换盒子……”

西里斯挣脱了莱姆斯,恍惚的站起身。

克利切的呜咽变成了尖利的哭叫:“他还命令……克利切离开……他。他还交待克利切……回家……不告诉女主人……他所做的事情……还要毁掉……第一个盒子。他喝下了……所有的毒药……克利切掉换了盒子……看着……雷古勒斯少爷……被拖到水面下……被……”

“他就是这么死的,是吗?”西里斯看着克利切,“1979年?死在那个山洞里?”

小精灵颤抖着,喘着气,绿色的鼻涕粘在鼻子上。他眼睛肿胀,布满血丝的眼睛中充满泪水。

“那个盒子——那个盒子!”西里斯愤怒的从德拉科手上抢走挂坠盒,“四分五裂!粉身碎骨!左右分离!”

挂坠盒被魔咒击中却没有留下任何伤痕,西里斯徒劳的扔着他所知道的魔咒却毫无用处。

“是很强大的黑魔法,没办法从外部破坏,必须得打开它。我们得告诉邓布利多。”莱姆斯检查了一遍那个挂坠盒。

“晚点再告诉他,”西里斯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克利切,带我去那个山洞。”

“我也要去。”哈利上前一步抓住西里斯,那个山洞里有魔药又有阴尸,西里斯一个人没办法全身而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伏地魔准备的那个船只针对成年巫师,如果有个未成年巫师跟着一起去,是可以上去的。”

“不,太危险了哈利,你不能跟我一起去。”西里斯拍拍哈利的肩膀,“我一个人没办法同时保护好你。”

“但是——”哈利还想争辩什么,却被德拉科打断了。

“既然克利切可以幻影移形到那个山洞,为什么不能直接幻影移形到湖中心的岛上?”四个人里唯一正统的斯莱特林小蛇露出了一个微笑。

两个成年巫师和内心年龄成年的哈利都陷入了沉默:他们竟然都没想到这一点。


最后在哈利和德拉科的坚持下,西里斯和莱姆斯还是带着他们一起去了那个山洞。

“无论我说什么都不要理我,把魔药灌给我喝。如果阴尸出来了,首先保护好他们两个。”西里斯低声和莱姆斯交代,义无反顾的靠近了石盆。

等到西里斯灌下所有的魔药,哈利把那个挂坠盒拿出来,轻声念出挂坠盒上的内容。

“致黑魔王:

我知道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死了,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是我发现了你的这个秘密,我已经拿走了真的魂器并将它尽快销毁。

我甘冒一死,为你遇到命中对手时只是个血肉之躯的凡人。


  R.A.B.”

“我一直以为雷古勒斯是个胆小鬼,我以为他是因为对别人要他做的事情感到恐惧,而想退出才被食死徒或者伏地魔杀死的……但是我错了,他比我想的更勇敢……”西里斯靠在莱姆斯身上,握紧了那个假的挂坠盒,克利切带着他们又回到了格里莫广场12号。


评论(2)
热度(15)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