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29

_(:з」∠)_开头的部分卡了好久,脑袋锈住思考无能。

我真的需要鞭笞才能勤快点……

前文走tag:逆转轨迹


29.

 

哈利在隐身衣下捏紧了自己的魔杖,深呼吸了几口气,脑袋里想着应对办法——一定是白天拿日记本的时候惊动了卢修斯,让他有了疑心,才特意在这里等着哈利。

“波特先生?”卢修斯手里拿着日记本,“我知道你对这个感兴趣。”

“卢修斯叔叔。”哈利犹豫再三,还是选择掀开隐身衣。

“除你武器!”卢修斯看见哈利手上的魔杖,果断扔出了一个缴械咒,“你接近德拉科到底有什么目的?”

哈利抓着隐身衣,犹豫再三才开了口:“卢修斯叔叔,你知道那本日记本是什么吗?”

卢修斯被哈利问的一愣,他当然知道。这本日记本是属于黑魔王的,他把日记本和一个金杯送给了当时最得势的马尔福家和莱斯特兰奇家作为奖励和荣誉的象征,在一众食死徒里只有他们两家享受了这个荣誉。他也用过检测魔法,知道这本日记本是个特殊的黑魔法物品,但是却并不知道它具体是什么。避免不知情的纳西莎和德拉科误碰,他才在日记本放置的位置施了忽略咒还布下了有人拿走日记本就会提示的咒语,好在日记本出现变故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到。

“这本日记本怎么了吗。”卢修斯用魔杖轻碰了一下日记本,抬着下巴看哈利。

“这是一本麻瓜界常见的日记本,但是却出现在很讨厌麻瓜的马尔福庄园里,所以我就好奇想看看。”哈利眨眨眼,“因为放的地方施了忽略咒,而卢修斯叔叔之后又很快过来了,所以我就想趁着晚上来看看这本日记。”

卢修斯不动声色的盯着哈利,想从他看起来无辜的表情上看出他的想法,但是很快就放弃了——哈利眨着他那双绿色的眼睛,一脸天真无辜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十二岁少年的模样。

卢修斯看着哈利犹豫了,他需要处理掉所有和黑魔王有关的物品,哈利如果想要,顺水推舟送给他也是可以的。但是哈利和德拉科走的太近,他无法保证这个日记本会产生的后果,日记本给德拉科带来的一切后果他都会无法承担。

“我不会告诉德拉科的,”哈利像是看穿卢修斯的想法立刻开口了,“那是麻瓜的东西,德拉科不喜欢麻瓜,不是吗?而且今天我是偷溜出来的,所以我不会告诉他的。”

卢修斯动摇了,日记本只是伏地魔奖赏给食死徒的一个黑魔法物品,哈利马上去霍格沃茨,霍格沃茨又有西弗勒斯和邓布利多在,应该不会出事才是。

“我可以把日记本给你,”卢修斯终于做了决定,“但是你必须保证,你永远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德拉科的举动,也不会让他涉险。”

“当然,”哈利接过日记本,抬着脸直视卢修斯的眼睛,“他是我的朋友。”

 

拿到日记本过了没两天,哈利和德拉科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早上收到了霍格沃茨的信。

“学校来信了,”卢修斯说着就递给哈利和德拉科一人一封信,都是用微黄的羊皮信封和绿墨水写的地址。“哈利的也寄来了。”

信里让他们像往常一样在九月一号国王十字车站乘坐霍格沃茨特快专列,信中还附上了新学期的用书清单。

哈利快速扫了一眼,把那张清单扣在了桌上。

“吉德罗·洛哈特?”纳西莎把清单拿起来看了一眼,“邓布利多居然聘用了他也不让西弗勒斯当黑魔法防御学的教授?”

“教父今年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申请又被拒绝了。”德拉科悄悄告诉哈利,“那天他来的时候和父亲的谈话,我听到了。”

“还要买一整套他的书,他的书简直是对智商的侮辱。”卢修斯对此嗤之以鼻,“邓布利多年纪大了,脑袋也跟着混乱了。”

哈利默默在心里附和卢修斯和纳西莎对洛哈特的轻蔑:当初他可是被洛哈特狠狠地折磨了一番。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三的一大早,卢修斯带着哈利通过飞路粉到了对角巷。

“哈利,”早就在那儿等着他们的莱姆斯向他们挥了挥手,“马尔福。”

哈利和莱姆斯拥抱了一下,卢修斯冲着莱姆斯点头示意:“卢平。”

“西里斯呢?”哈利抬头看着莱姆斯。

“今天是威森加摩的审判日,他得到那儿去。”莱姆斯歉意的对哈利笑了笑,“他很抱歉不能陪你买开学必需品。”

哈利和德拉科走在前面,边走边聊天,小声讨论着魂器和开学以后的打算,而卢修斯和莱姆斯则跟在他们身后。

“哈利!马尔福!”赫敏在丽痕书店门口冲他们招了招手。“噢,这是你教父?”赫敏看着莱姆斯问哈利。

“不,他是我教父的伴侣。”哈利一句话让棕发小女巫瞪圆了眼睛,“他叫莱姆斯·卢平,也是我父亲的好友。”

“你好,格兰杰小姐。”卢平微笑着冲小女巫伸出了手,回过神的赫敏立刻握住狼人的手。

“您好,我是赫敏·格兰杰。”

“我知道你,哈利说你是个很优秀的女巫。”莱姆斯友善的和赫敏聊着天,“哈利告诉我们,你的父母都不会魔法,但是你很好学,天分也很好。”

莱姆斯的话吸引了卢修斯的注意力,他当然知道赫敏,一个麻瓜出身却成为年级第一的优秀女巫。但是他没有打算要和赫敏交谈的意思,直接略过他们走开了。

“那是我爸爸,”德拉科指着卢修斯的背影对赫敏说,“他不喜欢麻瓜。”

赫敏点点头,拉着哈利就想往丽痕书店里跑,她父母和韦斯莱一家都在里面,而且现在丽痕书店也非常热闹:店门外挤了一大群人,都想进去。楼上拉出了一条大横幅:“吉德罗·洛哈特签名出售自传《会魔法的我》今日下午12:30-4:30”

“我们可以当面见到他啦!”赫敏叫起来,“我是说,书单上的书几乎全是他写的!”

人群中似乎大部分都是韦斯莱夫人这个年纪的女巫。一位面色疲惫的男巫站在门口说:“女士们,安静……不要拥挤……当心图书……”

哈利的脚步犹豫的停顿了下来,赫敏没能拉动他,自己跌了个趔趄。

“哈利?”这下子德拉科也回头看着他了,就连莱姆斯都疑惑的看着他。

“呃……这里人太多了……”哈利转了转眼珠,找着借口想要离开。

“但是你们需要的书都在这里。”莱姆斯推着哈利的肩膀,不容拒绝的带着他们从人堆里挤了进去。弯弯曲曲的队伍从门口一直排到书店后面,洛哈特在那里签名售书。哈利无奈的垂着手,和德拉科一起去拿齐需要的书,而莱姆斯则去到韦斯莱一家和格兰杰夫妇排队的地方。

“哦,莱姆斯,你们可来了,太好了。”韦斯莱夫人说。她呼吸急促,不停地拍着头发。“我们一会儿就能见到他了……”

等到哈利他们俩也过来的时候,已经可以望见洛哈特了。他坐在桌子后面,被他自己的大幅照片包围着,照片上的那些脸全都在向人群眨着眼睛,闪露着白得耀眼的牙齿。真正的洛哈特穿着件跟勿忘我花一样蓝色的长袍,与他的蓝眼睛正好相配。尖顶巫师帽俏皮地歪戴在一头鬈发上。

一个脾气暴躁的矮个子男人举着一个黑色的大照相机,在他前前后后跳来跳去地拍照。每次闪光灯炫目地一闪,相机里便喷出一股股紫色的烟雾。

“闪开,”他对罗恩嚷道,一面后退着选取一个更好的角度,“这是给《预言家日报》拍的。”

“真了不起。”罗恩揉着被那人踩痛的脚背说。

哈利脸色铁青的看着洛哈特,莱姆斯把他和德拉科的书都接了过去。“哈利,你看起来脸色很难看,是不舒服吗?”

“不,我没事,就是人太多了,我需要透个气。”哈利说完就拉着德拉科转身准备逃跑,吉德罗洛哈特听到了。他抬起头来,看到了莱姆斯,接着又看到了哈利。他盯着哈利看了一会儿,跳起来喊道:“这不是哈利波特吗?”

评论
热度(15)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