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30.

没有存稿的我码字全靠缘分(。

前文走tag逆转轨迹



30.

 

 

 

人群让开一条路,兴奋地低语着。洛哈特冲上前来,抓住哈利的胳膊,把他拉到前面,全场爆发出一阵掌声。洛哈特的动作迅速的让德拉科愣住了,手上抱着书的莱姆斯也来不及阻止。

哈利冷着脸站在那儿,洛哈特握着他的手让摄影师拍照。矮个子男人疯狂地连连按动快门,阵阵浓烟飘到韦斯莱一家身上。

“笑一个,哈利。”洛哈特展示着一口晶亮的牙齿,“咱们俩可以上第一版。”

哈利麻木的站在那儿任由洛哈特摆布,期间丢了无数个混杂着不耐烦、哀怨的眼神给莱姆斯和德拉科,洛哈特的一只胳膊搭在他肩上,把他牢牢夹在身边。

“女士们先生们,”洛哈特大声说,挥手让大家安静,“这是多么不同寻常的一刻!我要借这个绝妙的场合宣布一件小小的事情,这件事我压了一段时间一直没有说。”

“你要把书免费赠送给我吗,”哈利接了一句,这下子让洛哈特始料不及了。

“噢,是的,当然。”洛哈特很快反应过来,脸上又挂起了灿烂的笑容,“但是不久他将得到比拙作《会魔法的我》更有价值的东西……”

“他要去霍格沃茨当教授了。”德拉科又接了一句,“我爸爸说的。”

洛哈特的笑容凝固在自己脸上,变成了一个滑稽的表情,正说到精彩的地方被打断了两次的滋味让他心里非常难受,然而人群却已经欢呼了起来。

哈利把洛哈特送他的书一股脑倒进了站在墙边的金妮的新坩埚里。

“这些给你,莱姆斯已经在排队了,我自己再买。”

“讨人厌的洛哈特,连在书店都不能不成为头版新闻。”德拉科跟到了哈利身边。

“他是在利用你的名气,哈利。”罗恩也挤了过来,脸上也是非常不高兴的模样。

哈利摊摊手,这还只是开始,而后面一年洛哈特都将会是他们的黑魔法防御教授,那才是灾难。

“我已经可以预计今年的黑魔法防御课会是什么样子了。”德拉科皱着眉,满脸的不情愿。

“我听到有人提……”

“黑魔法防御课!”双胞胎突然从哈利和德拉科的两边冒了出来。

“韦斯莱出品,”

“速效逃课糖!”

“你值得拥有~”双胞胎快乐的一唱一和。

“那是什么?”德拉科问道。

“是乔治和弗雷德做的恶作剧小发明,可以产生很多种效果让你看起来像是病了来逃避上课。”罗恩小心翼翼回头看了一眼,确认韦斯莱夫人暂时不会过来这边,而韦斯莱先生正和格兰杰夫妇交谈:大人们都没注意到这边。

“目前只有小量生产,”

“不过如果马尔福少爷要的话我们可以友情打个九九折哦。”弗雷德和乔治勾上德拉科的肩膀,冲着他挤眉弄眼。

“德拉科,”哈利想了想,“这是个好主意。”

“你们要逃避上课?”赫敏出现在他们身侧,“这可不是个好主意,要是被发现了……”

“我宁可禁闭也不想上洛哈特的课。”罗恩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能这么说?洛哈特教授是个优秀出色的巫师!”赫敏不高兴的反驳着罗恩,罗恩注意到她手上正拿着一本《与吸血鬼同船旅行》。

“我爸爸妈妈说洛哈特就是个草包。”德拉科慢悠悠的搭了腔,“他根本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胡说,”赫敏说,“你们都看过他的书,想想他做的那些惊人的事情吧……”

“只是他自己说他做过。”罗恩嘀咕道。

孩子们的争论最后被各家大人所打断,哈利和德拉科跟着莱姆斯回了布莱克老宅,卢修斯则在稍晚一些才回到了马尔福庄园。

 

暑假结束了,哈利在西里斯和莱姆斯的帮助下收拾好了行李,然后他们两个送哈利和德拉科一起去霍格沃茨。

没有多比,没有会飞的汽车,他们一路平稳的到达了霍格沃茨,坐着夜骐马车,没有打人柳,没有差点被开除的警告,安然无恙的度过了第二个分院仪式。

 

哈利的好运气似乎在返校当天就用完了:他们在开学第一天就有一节黑魔法防御课,一想到洛哈特,哈利就觉得自己头都大了。

中午的时候,他们吃完饭,几个人聚在一起聊天。罗恩和德拉科下着巫师棋——最近德拉科发现罗恩很擅长下巫师棋以后,就热衷于和罗恩下棋。哈利和布雷斯在讨论魁地奇,而赫敏则在旁边读着《与吸血鬼同船旅行》,后来哈利感到有人在密切地注视着自己。他抬起头,看到昨晚分院仪式上那个非常瘦小的灰头发小男孩正着了魔似的盯着自己。那男孩手里攥着一个普通的麻瓜照相机。哈利一看他,男孩的脸立刻变得通红。

“你好,哈利!我……我叫科林克里维。”他呼吸急促地说,怯怯地向前走了一步。“我在格兰芬多,虽然不是同一个学院……你认为……可不可以……我能给你拍张照吗?”他一脸期望地举起了相机。

“当然可以,”哈利站起身。

“太好了!这样我可以证明见到你了。”科林热切地说,又往前挪了几步,“我知道你的一切。每个人都跟我说。你怎样逃过了神秘人的毒手,他怎样消失了等等,你额头上现在还有一道闪电形伤疤。我宿舍的一个男孩说,如果我用了正确的显影药水,照片上的人就会动。”科林深吸了一口气,兴奋得微微颤抖,“这儿真有意思,是不是?在收到霍格沃茨的信以前,我一直不知道我会做的那些奇怪的事就是魔法。我爸爸是送牛奶的,他也不能相信。所以我要拍一大堆照片寄给他看。要是能有一张你的照片……”他乞求地看着哈利,“……也许我可以站在你旁边,请你的朋友帮着按一下……然后,你能不能签一个名?”

德拉科挑了挑眉看着科林,赫敏帮着他们俩拍了张合照。

“谢谢!”科林捧着照片跑开了,哈利又在德拉科身旁坐下。

“你都有小粉丝了。”德拉科笑着捅捅哈利,“你简直就像洛哈特,只不过是不炫耀不草包的那种。”

“马尔福!”赫敏不赞同的喊了一声,怒视着他。

德拉科不在意的耸耸肩,继续和罗恩下巫师棋。

“赫敏,”哈利斟酌着开了口,“你知道的,有一些关于记忆的魔法,可以经历和改变别人的故事。”

“噢,比如冥想盆和一忘皆空。”罗恩插了一句嘴,获得了哈利和赫敏的注意。“你们不知道吗?我爸爸提过,冥想盆,就是把经历者关于那段事情的记忆放进去,然后别人就可以以旁观的角度去经历体会这件事。他说邓布利多就有一个。”

“所以呢?”小女巫皱着眉思考他们两个的意思。

“他们是想提醒你,有些事情并不是别人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德拉科落下最后一步棋,拉着哈利起身,“接下来就是黑魔法防御课,拉文克劳也一起上,我们到时候看看洛哈特到底是不是个草包吧。”

 

到了洛哈特的教室,他们两个走到最后排的一个位子坐下来,把七本洛哈特的书堆在面前,免得看见那个真人。其他同学叽叽嘎嘎地聊着天走进教室,赫敏和她的拉文克劳同学坐在一起。

全班同学坐好后,洛哈特大声清了清嗓子,使大家安静下来。他伸手拿起纳威隆巴顿的《与巨怪同行》举在手里,展示着封面上他本人眨着眼睛的照片。

“我,”他指着自己的照片,也眨着眼睛说,“吉德罗洛哈特,梅林爵士团三等勋章,反黑魔法联盟荣誉会员,五次荣获《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但我不把那个挂在嘴上,我不是靠微笑驱除万伦的女鬼的!”

他等着大家发笑,有几个人淡淡地微笑了一下。

“不挂在嘴上他为什么要说出来?”德拉科一脸的嫌弃,趴在桌上压低声音对哈利说道。

“我看到你们都买了我的全套著作……很好。我想咱们今天就先来做个小测验。不要害怕……只是看看你们读得怎么样,领会了多少。”他发完卷子,回到讲台上说:“给你们三十分钟。现在……开始!”

德拉科忍着撕碎卷子的冲动,念道:1.吉德罗·洛哈特最喜欢什么颜色?2.吉德罗洛哈特的秘密抱负是什么?如此等等,整整三面纸。

哈利默默在卷子上随意乱填答案,德拉科把所有题目都写满了金加隆以嘲讽洛哈特的虚荣心。

半小时后,洛哈特把试卷收上去,当着全班同学翻看着。

“啧啧……几乎没有人记得我最喜欢丁香色。我在《与西藏雪人在一起的一年》里面提到过。有几个同学要再仔细读读《与狼人共度周末》,我在书中第十二章明确讲过我理想的生日礼物是一切会魔法和不会魔法的人和睦相处不过我也不会拒绝一大瓶奥格登陈年热火威士忌!”

他又朝他们调皮地眨了眨眼。赫敏全神贯注地聆听着,洛哈特突然提到了她的名字,把她吓了一跳。

“……可是赫敏格兰杰小姐知道我的秘密抱负是消除世上的邪恶,以及销售我自己的系列护发水……好姑娘!事实上——”他把她的卷子翻过来,“一百分!赫敏格兰杰小姐在哪里?”

赫敏举起一只颤抖的手。

“好极了!”洛哈特笑着说,“非常好!给拉文克劳加十分!现在,言归正传.……”他弯腰从讲台后面拎出一只蒙着罩布的大笼子,放到桌上。

“要当心!我的任务是教你们抵御魔法界所知的最邪恶的东西!你们在这间教室里会面对最恐怖的事物。但是记住,只要我在这儿,你们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我只要求你们保持镇静。”

洛哈特把一一只手放在罩子上,“我必须请你们不要尖叫,”洛哈特压低声音说,“那会激怒它们的!”

全班同学屏住呼吸,洛哈特掀开了罩子。

“不错,”他演戏似的说,“刚抓到的康沃尔郡小精灵。”

有学生发出了嗤笑,一些学生甚至开始窃窃私语。

“怎么?”他微笑着问道。

“嗯,它们并不……它们不是非常……危险,对吗,教授?”有学生接话道。

“不要这样肯定!”洛哈特恼火地朝他摇着指头说,“它们也可能是卡魔鬼一样狡猾的小破坏者!”

这些小精灵是铁青色的,大约八英寸高,小尖脸,嗓子非常尖厉刺耳,就好像是许多虎皮鹦鹉在争吵一样。罩子一拿开,它们就开始叽叽喳喳,上蹿下跳,摇晃着笼栅,朝近旁的人做各种古怪的鬼脸。

“好吧,”洛哈特高声说,“看看你们怎么对付它们!”他打开了笼门。

这下可乱了套。小精灵像火箭一样四处乱飞。有几个直接冲出窗外,在教室后排撤了一地碎玻璃。剩下的在教室里大肆搞起破坏,比一头横冲直撞的犀牛还要厉害。它们抓起墨水瓶朝全班乱泼,把书和纸撕成碎片,扯下墙上贴的图画,把废物箱掀了个底朝天,又把书包和课本从破窗户扔了出去。几分钟后,全班同学有一半躲到了桌子底下。

“来来,把它们赶拢,把它们赶拢,它们不过是一些小精灵……”洛哈特喊道。他卷起衣袖,挥舞着魔杖吼道:“佩斯奇皮克西佩斯特诺米!”

全然无效,一个小精灵抓住洛哈特的魔杖,把它也扔出了窗外。洛哈特倒吸一口气,钻到了讲台桌下面。下课铃晌了,大家没命地冲出去。在此后相对的宁静中,洛哈特直起身子,教室里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他和一群小精灵。

晚餐时布雷斯带来了好消息:“接下来一周我们的黑魔法防御课由斯内普教授代上,因为洛哈特被小精灵伤害而不得不休养一周。”


评论
热度(17)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