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31.

有错漏欢迎捉虫(半夜那次更新就有!qnq

无奖竞猜:新助教是谁


前文走tag逆转轨迹


31.


哈利带着韦斯莱双胞胎去了有求必应室制作他们的玩笑商品,资金由马尔福和布莱克友情赞助,材料则是从萨拉查的密室里拿了一部分,又拜托了对哈利的请求没有抵抗力的西里斯通过海德薇送来。

德拉科和哈利加入了斯莱特林学院的魁地奇队伍,为了庆祝这件事西里斯送来了一把新扫帚——火弩箭。

“他就像个傻爸爸。”德拉科冲着火弩箭说道。


过了万圣节以后哈利总一个人呆在萨拉查的密室里,由萨拉查指导着研究书上的魔药和魔咒。

这天哈利钻进密室,拿出了那本日记本。

“这是什么?”萨拉查看着那本日记本,“看起来很有年头了。”

“这是一个魂器,”哈利翻弄着日记本,“第一个魂器。”

“什么?”萨拉查从画像里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你得把它毁了,立刻毁了它。”

“我得想办法知道关于魂器的事情,”哈利拿起一支羽毛笔蘸满墨水, “我了解的并不全面,何况现在主魂死了,只剩下几个魂器了。”

在萨拉查不赞同的目光里,哈利写下了我叫Iapetus•Hel的字样。 

墨水在纸上鲜艳地闪耀了一秒钟,接着就好像被纸吸了进去,消失得无影无踪。纸上突然渗出一些哈利从未写过的文字,用的正是他的墨水。

你好,Iapetus•Hel。我名叫汤姆•里德尔。你怎么找到我的日记的?

这些文字也很快消失了,不过是在哈利开始匆匆写字后才消失的。

“我是意外捡到的这本日记,它被丢弃在发霉潮湿的角落里。”哈利随便编了个谎话。

幸好我用比墨水更持久的方式记录我的往事。我一直知道总有一些人不愿意这本日记被人读到。

“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本日记里记载着一些可怕的往事。一些被掩盖的往事。一些发生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往事。

“我就在这里,在霍格沃茨。”哈利飞快的写着,和里德尔聊起了现在的霍格沃茨。

在萨拉查又一次制止哈利以后,哈利终于停下和里德尔的聊天,合上了日记本。

“你们表现的像是两个朋友。”萨拉查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叫哈利•波特?”

“很难保证他会不会和主魂记忆共享,”哈利耸耸肩,随意把日记本塞进自己的书里,“要是他知道是我,立刻就吸干我的生命力怎么办?”

萨拉查无言的沉默了,决定不去干涉哈利幼稚的欺骗行为。


哈利他们在图书馆里为魔药课的论文奔波。上一世抄赫敏的论文随意应付了事,但这一世他是个斯莱特林,虽然斯内普对斯莱特林格外的宽容,但是这不代表他也会接受哈利敷衍他的作业——他会把哈利抓到办公室里,让他去处理一些黏糊糊又恶心的魔药材料,一连一个星期。

除了哈利和德拉科,赫敏带着卢娜、罗恩带着金妮也来了。

德拉科决定不去过多的理睬其他人,而哈利专注于写自己的魔药论文,一直到天快黑了几个人才把一桌乱七八糟的书和本子收好离开。

“啊,这个本子……”金妮最后才收拾好东西,她在桌子上发现了一本封面破破烂烂、连字迹都褪色了的黑色本子。

“哈利……”金妮看着哈利和德拉科一起离开的背影,小声嘟囔了两句,把日记本收了起来。“下次还他吧。”

过了一周哈利才想起来日记本的事情,然而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日记本在哪儿了。

“还没找到吗?”布雷斯和德拉科看着哈利念了好几次的飞来咒,然而寝室里一片平静,没有任何变化。

“它不见了,里德尔的日记本不见了。”哈利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意外发生在圣诞节结束后的一天。哈利和德拉科在去有求必应室的路上突然听见了那个声音。

那是一个说话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呼吸停止、冰冷恶毒的说话声。

“来……过来……让我撕裂你……杀死你……”

哈利停下了脚步,纳闷的看向一旁的墙壁。卡米拉在管道里爬行着,发出嘶嘶声。

“哈利,怎么了?”德拉科回头看停下了脚步的哈利。

“不……可能是我听错了吧。”哈利摇摇头,和德拉科一起离开了。结果当天晚上就传来了一个赫奇帕奇的麻瓜女学生和洛哈特被石化的消息。

“噢,不。”礼堂里一片女生伤心的哭泣。

“墙上还写着‘密室被打开了。与继承人为敌者,警惕。’”

哈利疑惑极了——萨拉查已经认可了他和德拉科,就算日记本被别人得到并且使用,那卡米拉不应该还会袭击学生才对。

哈利他们打算去找卡米拉询问,然而却被弗林特叫去进行魁地奇训练,筋疲力尽回到寝室里几乎是倒头就睡。结果不过两天时间,又有学生被石化了,学校里一下子风言四起。

“又有人被石化了…”

“密室打开了,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回到学校了!”

“肯定是波特或者马尔福,他们两个现在是斯莱特林的领头人,所有人都得听他们的……”

“而且洛哈特教授也出事了,他们两个一向不怎么喜欢他……”

图书馆后排坐着几个赫奇帕奇,他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这么说,厄尼,你能肯定就是他们之一吗?会是谁?”一个梳着金色马尾辫的姑娘急切地问。

“我认为是波特。”大个子男孩严肃地说,“他一年级就成了学院首席,一个在麻瓜世界的普通巫师怎么会做到呢?除非他是个黑巫师,私下有人教他黑魔法。”

“不过,他虽然是斯莱特林,但是他看上去总是那么友好。”汉娜犹豫不决地说,“还有,对了,当年是他使神秘人消失的。他不可能那么坏,对吧?”厄尼神秘地压低声音,赫奇帕奇们凑得更紧了。

“谁也不知道,当年他遭到神秘人袭击时,是怎么死里逃生的。我的意思是,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他还是个婴儿。他应该被炸成碎片才是啊。只有真正威力无穷的黑巫师才能逃脱那样的咒语。”他的声音更低了,简直跟耳语差不多,他说:“大概正是因为这点,神秘人才想首先把他弄死,他不希望又出现一个‘魔头’跟他较量。我不知道波特还有什么别的法术瞒着大家。”

哈利和德拉科哑口无言,也无法辩解什么:他们俩确实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哈利也确实不只是个普通的12岁小巫师。恐慌在学生里蔓延,邓布利多不得不想出一个解决办法。

在邓布利多公布他的办法之前,哈利和德拉科去了一趟密室,卡米拉待在密室里和他们打招呼。

“卡米拉,你最近出去过吗。”哈利用蛇佬腔和卡米拉交谈,闭着眼睛的卡米拉点了点头。

“有一个蛇佬腔的人进来过,他想让我帮他杀人,但是我不愿意,他又说可以放我出去,我在这里呆了太久了,就出去转了一下。遇见那几个人是意外,我没想伤害他们。”

“它出去过!它怎么会出去过!”德拉科难以置信的喊出了声。

“因为有人进来了。”哈利面色凝重的看着德拉科。

“可是会蛇佬腔的人只有你和神秘人…”德拉科想到黑魔王,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难……难道说……”

“不是他本人,但是是他。”哈利在德拉科旁边坐下,努力回忆日记本是在哪儿丢失的——他问过赫敏和罗恩,他们那儿也没有。

哈利再三叮嘱了卡米拉不要轻易离开密室,也不要到人前去避免造成误伤以产生任何无法挽回的事情。


“我今天上魔法史课的时候问了宾斯教授密室的事。”小女巫大步走进有求必应室,哈利、德拉科和罗恩已经在里面等着了。“他说这只是一个非常耸人听闻,甚至滑稽可笑的故事。但是他也提到了霍格沃茨的历史。”

“霍格沃茨的历史?”德拉科嗤之以鼻,“不就是传统的那个说法么?四大创始人之间存在分歧,斯莱特林希望霍格沃茨招收学生时更挑剔一些,他认为魔法教育只应局限于纯魔法家庭。他不愿意接收麻瓜出身的孩子,认为他们是靠不住的。后来因为这个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因为这个问题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吵,然后斯莱特林离开了学校。”

“这是事实……”罗恩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不全是,”哈利摇摇头,“斯莱特林也有混血,比如我,比如斯内普教授,还有伏地魔。”

“伏地魔是混血?!”罗恩和赫敏吃了一惊,已经知道这件事的德拉科反应平平。

“他父亲是麻瓜,母亲是个哑炮,萨拉查•斯莱特林和佩弗利尔兄弟的后代。”哈利用魔杖在空中写下“Tom Marvolo Riddle”的字样,又挥了一下魔杖改变了字母顺序变成了“I am Lord Voldemort”。

“最疯狂的纯血拥护者居然不是个纯血……”赫敏和罗恩已经惊呆了,德拉科看着哈利陷入了思考:为什么哈利会知道这么多事情?

“里德尔五十年前获得了对学校的特殊贡献奖,他的奖杯就放在纪念杯陈列室里,上面写着他的名字。传言五十年年前密室曾经开启过,他又凑巧是那个时候获得的特殊贡献奖,我就稍微留意了一下,最后无意中发现的这件事。”哈利推出一本厚厚的书,“斯莱特林本人是个蛇佬腔,能够和蛇对话,恐怕这个能力也遗传给了他的后代伏地魔。”书上翻开的那一页正是蛇怪的介绍。

“这就说得过去了,密室里关着一只蛇怪,他想要用蛇怪清理学校!”赫敏抓过那本书,罗恩凑了过来和她一起看。

“但是被蛇怪注视的人会死,而洛哈特他们只是被石化,这是为什么?”德拉科接过那本书随意看了两眼,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因为他们谁也没有直接跟它对视。”赫敏深吸了一口气,“洛哈特教授他们被发现的时候,那个女生手上拿着一面镜子。而第二次被袭击的两个之一是幽灵,那个学生是透过幽灵看见的蛇怪,幽灵不会死第二次。”

哈利赞许的看着赫敏,聪明的女巫一下就明白了许多事情。


第二天哈利和德拉科带着斯莱特林穿过门厅,突然看见一小群人聚集在布告栏周围,读着一张刚刚被钉上去的羊皮纸上的文字。西莫•斐尼甘和迪安•托马斯一副很兴奋的样子,罗恩招呼他们过去。

“他们要开办决斗俱乐部!”西莫兴奋的说。“今天晚上第一次聚会。我不反对学一些决斗的课程,有朝一日可能会派上用场……”

“什么,你以为斯莱特林的怪物会决斗吗?”罗恩说,但他也很感兴趣地读着那则告示。

“总会有用的。”布雷斯对他们说。

哈利留意看了一眼告示栏,念出了上面的内容:“为预防意外情况的出现,学校决定开办决斗俱乐部,周二晚上进行一到三年级的训练,周三晚上进行四到七年级的训练。指导教授为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及学校新聘请的助教……”

“一个新助教,”德拉科挑挑眉,“暂代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自从洛哈特被石化以后他们的黑魔法防御课就是由斯内普和邓布利多轮流暂代:魔药教授没空的时候才会是邓布利多。

“可能是吧,毕竟斯内普教授和邓布利多教授都很忙。”哈利耸耸肩。

“是谁都好,不是洛哈特就行。”罗恩嫌弃的抱紧肩膀抖了一下。自从洛哈特在那次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的课堂上放出康沃尔郡小精灵造成混乱以后,他就开始念自己书作为上课内容了,“教点真材实料的吧。”

评论(2)
热度(16)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