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
EC/锤基/盾冬/德哈
 
 

HP-逆转轨迹 32.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32.

 

晚上八点,他们又回到礼堂。长长的饭桌消失了,沿着一面墙出现了一个木制的舞台,舞台上铺着红色的毯子,由上空飘浮的几百支蜡烛照耀着。天花板又一次变得像天鹅绒一般漆黑,全校一到三年级的同学都来了,在舞台周围挤成一团,每个人都拿着自己的魔杖,满脸兴奋。

“不知道由谁来教我们,”感谢斯莱特林继承人的传言,哈利和德拉科周围除了罗恩、赫敏和布雷斯、科林就没别人了。

“说不定会是哈利呢,他应该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了。”

哈利摇摇头,这时斯内普走上了舞台,还穿着他平常那身黑衣服。他身边跟着西里斯•布莱克。

“哦,是西里斯……”哈利捂住脸,西里斯已经冲他挥起了手,让学生的注意力放在了哈利身上。

“都安静点。”斯内普一开口所有人立刻安静了下来,抬头看着站在高处的他们两个人。“鉴于最近学校发生的事情,邓布利多决定举办决斗俱乐部来训练你们。当然,我不认为你们这些低年级的学生能做到多好,至少能保证自己不死。”

“我想起來他是谁了!”台下突然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呼,“他是西里斯·布莱克!波特的教父,那个被冤枉关在阿兹卡班十一年的英雄!”

这句话在台下学生里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下子窃窃私语的声音变得多了起来。

“噢,很高兴你们有人认识我。”西里斯向台下微微弯腰示意,“因为邓布利多的邀请,从今天开始我将担任黑魔法防御学的助教,直到曼德拉草成熟被加以制作成解除石化的药剂为止,你们的黑魔法防御都由我来教导。因为斯内普对决斗也略知一二,所以邓布利多让他和我共同开办决斗俱乐部,并且做一些示范。”

西里斯和斯内普转身面向对方,斯内普脸上露出不耐烦的样子,西里斯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们都没有鞠躬,只是单纯点头示意,然后,他们把各自的魔杖像箭一样举在胸前。

“在这里,我们用一般的决斗姿势握住魔杖,”西里斯对寂静的人群说,“数到三,我们就施第一道魔法。当然,平时遇到敌人的时候是不会这么做的。”

“一……二……三!” 两人同时把魔杖猛地举过肩膀。斯内普喊道:“统统石化!”忽然闪过一道耀眼的红光笔直冲向西里斯。“盔甲护身!”西里斯往自己身上丢了一个铁甲咒,躲开石化咒, “哈,复仇?那么,除你武器!”西里斯话音落下的同时一道细微的红光又从他的魔杖里发射了出去。“腿立僵停死!”斯内普在被缴械咒击中之前丢出一个锁腿咒,西里斯躲闪不及被定在原地,而斯内普的魔杖飞了出去。

台下的学生们都看呆了,对这一双方都中招的结果始料不及。

“好,大家看到了,”西里斯解除了自己的锁腿咒,“几个简单的小咒语,可以保护自身抵消一些简单魔咒效果的铁甲咒、让对手全身石化僵硬的石化咒、缴械咒和锁腿咒。虽然有的只是很简单的低级魔咒,但是如果在敌人预料不及的情况下也是会有特殊效果的。”

斯内普一脸杀气,从斯莱特林学生手里拿回了自己的魔杖站在一边。“示范到此结束,现在你们两两分成一组进行决斗训练。”

他们在人群中穿行,给大家配成一对。西里斯让罗恩和赫敏组成了一队,那边斯内普却已经把哈利和德拉科分开了。“马尔福,上这儿来。”斯内普说,脸上冷冰冰地笑着。哈利给了德拉科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希望待会儿我不需要把马尔福装在一只火柴盒里送进医疗翼,隆巴顿先生。”

哈利被斯内普分给了布雷斯,罗恩和赫敏在一组。

“禁止任何伤害咒语,除了缴械咒以外,进行攻击只允许是一些小的恶作剧咒语,像是咧嘴呼啦啦之类的。如果有人使用攻击性咒语,我不介意把他交给费尔奇,进行一个月的留校劳动。”西里斯回到了台上大喊,“面对你们的搭档!鞠躬!举起魔杖,做好准备!我数到三,就施魔法,一……二……三!”

一时之间各种颜色的魔咒在礼堂里四处乱飞,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咒语击在自己的同伴身上,偶尔还有几个模糊不清的除你武器混杂在里面。

哈利和布雷斯只是互丢了几个无伤大雅的小咒语,在西里斯和斯内普注意力移开以后就凑在一起聊天。

“你没提过你教父会是黑魔法防御的助教。”布雷斯一只手搭在哈利肩膀上,看着不远处的纳威和德拉科,“他和斯内普教授简直像是真的要打一架,而不是决斗。”

“我也不知道他要来,他和莱姆斯都没提过。”哈利的注意力转移到一边的赫敏和罗恩身上,“他和斯内普教授过去是同学,有点过节。”

在他们没注意到的时候,一支魔杖躲在暗处悄悄对准了德拉科。

“昏昏倒地。”

轻声念出的魔咒带着一抹细小的红光没进了德拉科身体里,德拉科立刻软倒在地。

“德拉科!”关注着德拉科的布雷斯发出了一声惊叫,他和反应过来的哈利立刻扑了过去。

“德拉科?德拉科!”哈利抱着德拉科,听到动静的西里斯和斯内普立刻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西里斯吓了一跳,“德拉科怎么了?”

“我不知道……他突然就倒下来了……”纳威吓坏了,躲在一边看着他们,“他还好吗?”

“我不知道,我得带他去医疗翼检查一下。”西里斯抱起德拉科,“今天就到这里结束了。波特,隆巴顿,扎比尼,你们跟着来。”

“我看见了,”在哈利跟上西里斯离开之前,赫敏突然凑了过来小声说道,“是从他背后出现的红色的咒语。”

 

德拉科被送到医疗翼后不久就恢复了意识,斯内普和西里斯被邓布利多叫走,只有哈利留在医疗翼里。

“没什么大事,只是一个昏迷咒,大人们太大惊小怪了。”庞弗雷夫人在医疗翼里忙的团团转,“决斗俱乐部,我就知道,这太危险了!”

“庞弗雷夫人,”哈利站在德拉科的床尾,乖巧的看着她,“德拉科需要继续留下来吗?”

“噢,当然不亲爱的。”庞弗雷夫人正在清除一个赫奇帕奇三年级学生身上因为生发咒而长出的长毛,“马尔福先生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哈利和德拉科立刻离开了医疗翼,“是背后袭击。”哈利轻声和德拉科分享赫敏见到的事情,“不清楚是谁发出来的,但是绝不是误伤。”

“我们得要尽快解决一下斯莱特林继承人的事情了……”


评论(2)
热度(13)
© 竹酒|Powered by LOFTER